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章 身上又脏又臭,把我的床都弄脏了!
    “这也倒不必,我们家公子想公开的时候,自然也就公开了。”

    “那是,那是,都听萧公子的……”

    姜慕生连声应着将二人送出去,秦冉哭的软软倒在地上:“姜慕生……你是要眼睁睁看着女儿去死吗……”

    “再等等,你着什么急!还会有肾源的,已经有消息了,要不是你们等不及,我也不会非要把星尔扯进来……”

    姜慕生此时却又换了说辞,将秦冉从地上拽起来,一瞥头看见姜心安血肉模糊躺在手术台上,他不由得一阵心惊肉跳,赶紧吩

    咐医生:“快缝合,先缝合上……”

    姜心安像是被人抽走了身上全部的血液,她的脸一片雪白,只是睁大一双黑瞳虚弱望着天花板,秦冉看着女儿惨状,眼前一黑

    就晕厥了过去……

    姜慕生瞧着这一团糟,不由得心烦意乱。

    这母女俩十几年来,都没让他安生过一天,花了这么多钱养着姜心安,却还整日里提心吊胆的,早知如此,还不如当初生下来

    就不要她的好……

    可想着这十几年的情分,秦冉又一向柔顺听话,深得他心,姜慕生摇了摇头叹了一声,罢了罢了。

    反正已经有好消息传回来,心安若是个有福气的,就能熬过去这一劫好生活下去,他这个做父亲的,也算是仁至义尽了。

    ……

    “太太,您醒了?”

    “太太,您觉得怎么样?要不要喝点水?”

    太太?谁是太太?难道她穿越了不成?

    星尔只觉得头痛欲裂,眼前模模糊糊的几道人影晃着闪着,她却辨认不出是谁。

    “快去告诉先生,就说太太醒了……”

    “你们……是谁?”星尔使劲揉了揉眼,视线却还是有些迷离,面前佣人模样的几个人,面目都是生疏的,她隐约觉得见过,却

    又想不起来在哪里。

    “太太,您这是麻醉剂的药效还没完全过去呢……等一会儿就好了啊。”

    有人把温热的毛巾轻轻放在她的额头上,星尔觉得舒服极了,她又想闭了眼睡去,却被人轻轻摇晃了手臂:“太太可不敢再睡了

    ,该起来喝点水,吃点东西……”

    “我要睡……”

    星尔以为自己是在做梦,理直气壮的撒娇。

    脸上温热柔软的毛巾却忽然被人拿走了,随之却是一道有些清冷的声音疏离响起:“姜星尔,再睡你就睡成傻子了!”

    平日里看起来也是精灵古怪的,一肚子的坏主意层出不穷,怎么真的遇到事了就变的这样怂,简直就是蠢的无可救药!

    姜慕生逼她取出一颗肾脏,她就当真乖乖的躺在手术台上等着医生取出来啊?

    她平时的得瑟劲儿都跑哪去了?

    在他面前嚣张不行的劲头呢?

    她根本就是个纸老虎,一戳就破!

    “萧庭月?”她就算是穿越了,她也能认得出他的声音,他不会是和她一起穿越了吧?

    她不要穿越到另一个世界里了她还是在他面前这么怂,该换成他追着她跑才是。

    不要不要,她要重新穿越一次……

    萧庭月看着那个女孩儿把自己卷进被子里,一头长发揉的乱七八糟的,嘴里叽叽咕咕还不知在念叨着什么,他忍不住轻哼一声

    ,弯腰,从被子里精准的捉住了女孩儿细细的小胳膊,直接把她拎了出来……

    房间里冷气开的很足,星尔只觉得冷气瞬间袭遍全身,她忍不住叫了一声:“啊啊啊萧庭月我要冷死了……”

    “身上又脏又臭,我还还没怪你把我的床弄脏了,滚去洗澡去!”

    萧庭月直接把星尔拎到了浴室里去,可怜的姜星尔小姑娘终于清醒了过来,可怜巴巴的抱住自己的手臂站在浴缸里:“萧叔叔你

    怎么一点都不怜香惜玉啊,你没看见我没穿衣服吗?”

    萧庭月面无表情的打开花洒丢给星尔:“你现在这鬼样子,鬼才愿意看你。”

    “萧叔叔你的嘴巴能不那么恶毒吗?”

    星尔弱弱的反抗了一句。

    萧庭月抬眉睨着她:“姜四小姐还有说不过人的时候?”

    星尔瘪了瘪 小嘴,乖乖坐进浴缸里,垂着眼眸不再说话了。

    好一会儿,萧庭月不开口也不出去,星尔觉得这气氛怪别扭的,就又抬头望向萧庭月,努力的让气氛变的欢快一点:“我刚才好

    像做梦梦到我穿越了,一群人围着我给我喊太太,太太……”

    萧庭月唇角勾出淡淡冷笑睨着她:“姜星尔,我今天才发现,你其实……”

    “怎么了?是不是也很呆萌可爱有一颗萌萌哒少女心?”星尔故作天真的忽闪着一双大眼睛,比了一颗心。

    萧庭月劈面把一条毛巾丢在她脸上:“你其实真的比猪还要蠢!”

    星尔:“……”

    萧庭月好似懒得再理她,转身出了浴室。

    星尔一个人坐在浴缸中,温暖的水将她包裹起来,身体在温水中舒展打开,不知多久,她轻轻叹了一声,靠在浴缸上闭了眼。

    她不是喜欢伤春悲秋的人,小时候因为无父无母,学校里被人讥笑是野孩子,她也不过是咬着牙将人家打的满地乱滚,然后一

    个人背着书包跑到山上狠狠的哭一场,从此以后再不问父母的事。

    过去的,就过去了,姜慕生待她没有父女情谊,她也就当自己没有父亲好了,十六年不是都那样过去了吗?

    她只要江蓝村和外婆就好了。

    只是……

    她本来以为,萧庭月不会管她的,毕竟上次在这里,她和他发生了一场争吵,而后她直接走人,萧庭月也再未曾理过她。

    他安排好她出国读书的事,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

    她向来不贪婪,还死要面子,面对他,她已经无数次不要自己的底线了……

    星尔都快把自己泡皱了,浴室门外传来叩门声,“太太,您洗好了吗?我把衣服给您送进来,都已经洗干净熨烫好了……”

    太太?星尔有些 摸不着头脑,难道……

    她刚才没有做梦?她也不是梦到自己穿越了?

    而是,这宅子里的佣人真真切切的就是这样称呼她的?

    可是……她什么时候成太太了啊?

    再者说,是谁的太太?

    萧庭月……不会把她卖了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