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章 那只有他触碰过的身体,绝不容许,任何人染指!
    姜慕生彻底惊呆了。

    秦冉也吃惊无比的瞪大了一双红肿的眼睛。

    东子和肖城对视一眼,强力保持着镇定,可还是心头犹如飓风刮过……

    如果不是他们家公子疯了,那一定就是他们俩疯了,幻听了……

    宋恒也愣住了,之前几次接触,他能感觉到四哥对姜星尔是有些不一般的,可无论如何,他也没有想到,四哥竟然会说出这样

    的话。

    他的妻子啊……

    多少名媛挤破了头,蓉城前一任市委书记的千金,甚至京城里某一个将军家的小姐都眼巴巴的盼着能嫁给萧庭月,可他甚至连

    正眼都不曾看过那些人……

    这姜星尔,她上辈子是积了什么德烧了什么高香了?

    姜慕生心内飞快的算计着,一个病怏怏的女儿重要,还是一个嫁给萧庭月将来要做萧家当家太太的女儿重要?

    答案自然是不言而喻。

    他飞快做了决定,“萧公子……您这该不会是玩笑话,说出来哄我这个老头子的吧?我们星尔年纪还这么小,还没到法定结婚的

    年龄,是没办法登记结婚的啊……”

    萧庭月薄唇泛出讥诮,淡淡看了他一眼:“姜先生,没办法不代表不可能。”

    “那么您说的都是真的了?”姜慕生抑制不住激动的 搓搓手:“这孩子,也不和我透个口风……”

    萧庭月瞧着他的嘴脸,只觉得厌恶,他懒怠再理会姜慕生,直接越过他向手术室走去。

    东子让人将门打开的时候,医生正握着手术刀预备划开星尔的肚子。

    萧庭月走进去,看到的正是这样一幕。

    姜星尔身上的衣服已经被人脱掉了,她被一块深绿色的手术台布盖着上半身,细白平坦的小腹裸露在外面,已经用碘酒消了毒

    ,她的肚子很快就会被人打开……

    那只有他触碰过的细白的皮肤,纤细不赢一握的腰肢,他绝不容许,任何人染指,任何人,去破坏。

    萧庭月镜片后的眸色冷凝,长眉紧倏,他一步一步走近手术台。

    他看到那个笑起来总是像猫儿一样狡黠精灵的女孩儿,闭了眼眸沉沉的睡着,他看到那个在他面前或哭或笑都生动无比的女孩

    儿,此刻却像是任人摆布的一具尸体。

    她再怎样的有心机,再怎样的算计旁人,再怎样的粗鲁无礼,冷血心狠,她也不过是个没有娘的可怜孩子,一个被自己亲生父

    亲亲手推到手术台上毫无怜惜的失去一颗肾脏的……可怜的孩子。

    萧庭月只能自己欺负姜星尔,只能自己看轻姜星尔,可他却容不得别人这样糟践她。

    一丝一毫,都不可以。

    “滚出去。”

    菲薄的唇间吐出森冷的字眼,只是清浅的三个字,却让人不寒而栗,握着手术刀的医生怔然退到一边。

    萧庭月上前一步,雪白的床单将那半裸的身子包覆起来,而直到此时,他方才看清楚,星尔的双腕和双腿都绑缚在手术床上。

    “萧公子……”

    跟着进来的姜慕生讪讪开口,萧庭月森寒一笑:“姜先生这样的父亲,我真是平生第一次得见。”

    姜慕生满面尴尬,说不出话来。

    “不,不可以……我的安安已经开始手术了……”

    秦冉的声音忽然颤栗响起,姜慕生这才看到姜心安的腹腔已经被打开,医生已经将病灶清理了大半,就等着从星尔身上摘下健

    康的肾脏移植进去……

    姜心安身体柔弱,一丁点的风险都承受不住,打开腹腔伤了元气,却没有健康的肾脏移植进去,不过是平白受了一遭罪而已。

    秦冉当即就崩溃了,扑过去死死抱了姜慕生嚎啕哭出声来:“慕生……不能让他带走姜星尔,安安会死的,安安等了十几年了慕

    生……”

    “她们是姐妹,身上流着一样的血,做姐姐的给妹妹一颗肾脏又怎么了……”

    “萧公子,我求求你,安安已经开始手术了……她会熬不下去的,她熬不下去的……”

    秦冉跪在地上哀求,姜慕生神色复杂的低着头,萧庭月却充耳不闻,吩咐东子拿了刀子过来,将绑缚住星尔的绳索根根切断。

    “妈……”

    姜心安虚弱无力的轻轻开口,她下半身不能动弹,可神志却是清醒的。

    她煎熬了十几年,才等到今日,所以她才执意选择了半麻,就是想要清醒的记住,自己怎样恢复健康的,自己,再也不用整天

    躺在病床上了……

    可她却没想到,她的肚子都被剖开了,姜星尔却被人救走了。

    如果姜星尔不把肾脏给她,那么她剖开肚子又有什么意义?

    之前就是因为害怕术后感染,医生才不敢给她切除身上病灶,她一直都煎熬着忍受着这样非人 的折磨,却没想到……

    竟会发生这样的事!

    姜星尔若当真不愿,大可以直接拒绝,为什么要这样害她?

    她已经够惨了,却还要再遭一次这样的罪,她这个做姐姐的,怎么就这样冷血?

    “安安,安安你别怕,妈妈会救你的,妈妈不会让你出事的……”

    秦冉像是有些疯魔了,她不管不顾的扑过去想要抱住萧庭月的腿:“你不能带走她,她得留下来救我的女儿,你不能带走她……

    ”

    东子一步上前,轻易制住了陷入癫狂的秦冉,萧庭月将星尔整个人抱起来,转身向手术室外走去。

    “不能走,你们不能走……”

    秦冉嘶声裂肺的大喊着,东子讥诮一笑,抬手将她推到姜慕生身边:“姜先生,看好你的女人,别再惹我们家公子不高兴!”

    肖城也道:“孰轻孰重,姜先生可要掂量掂量。”

    “是,是是,我会掂量清楚的,不会给萧公子惹麻烦的,放心,二位放心……”

    肖城又道:“姜四小姐年纪还小,事情传出去总归要惹口舌是非,姜先生,您是聪明人,知道该怎么做。”

    姜慕生一怔,旋即却是明白了这话中意思,是啊,星尔才十八岁,萧庭月足足比她大了十岁,两个人在一起的事真传出去,对

    萧公子名声也不好听。

    他忙不迭的点头:“放心,放心,这事儿出不了今天这个门,我会烂死在肚子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