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章 如果我说,她是我萧庭月的妻子呢!
    甚至是在明知姜星尔与他关系匪浅的情况下,还敢做出这样的事,姜家,是在名目张胆的打他的脸。

    不管他怎么看待姜星尔,也不管姜星尔在他心中多么不堪讨人嫌,可也轮不到姜家这般来糟践她。

    医院。

    手术准备室。

    麻醉师正在有条不紊的准备着手术前的麻醉事宜。

    星尔安静躺在雪白床单上,双眸漆黑却无光泽,她只是静静的盯着头顶的天花板,脑子里是空的,什么都没有想,也什么都不

    愿想。

    输液的药水已经准备好,护士出出进进的忙碌着,她很快就会被推入手术室,她的肚子会被划开,她的健康的新鲜的肾脏会被

    摘出来一颗,移植在她同父异母的‘妹妹’身体里。

    然后,她拖着一具残破的身子,成为一颗废子,姜慕生会怎么补偿她?

    给她一笔钱,然后把她和外婆都丢回江蓝村里去?

    如果以后用不着她,一辈子都不会有人再想起她,如果什么时候又需要她,她这个病秧子大约还会被拎出来,直到最后一滴血

    被耗尽,尘归尘,土归土。

    星尔的手指微微动了一下,微风将窗帘卷起,暖暖阳光爬在了她的脸上,她忍不住的闭上眼屏住呼吸去感受这细微的暖意。

    姜心安频频病发,已经无法再等下去,姜慕生为了这个心爱的小女儿,一定做了万全的准备。

    萧庭月那般的厌弃她,将她打发到万里之外远远的,再不想见到她,又怎会插手这件事?

    无菌手术室,姜星尔和姜心安被穿了无菌衣的护士一前一后推了进来。

    姜心安刚刚犯了病,此刻昏沉沉的睡着。

    星尔微微侧过头,只看到一张白的如纸的小脸一闪而过。

    那就是姜慕生疼得入骨的小女儿吧。

    星尔收回视线自嘲一笑,薄薄的白色被子下,她的双手双腿都被固定在手术床上,动弹不得。

    尖细的针头刺破手背上的皮肤,冰凉的药水缓缓滴入血管,麻醉剂随同输液药水一起进入身体,星尔觉得自己的神志一点一点

    的模糊起来,眼皮越来越重,很快,她就闭上眼再无了任何意识。

    “麻醉剂已经起效,现在开始手术吗?”

    麻醉师询问主刀医生,医生却抬腕看看表,对助手道:“再等一等。”

    姜心安腹内病灶需要切除,为了让手术时间吻合,她的主刀医生已经开始对她进行开腹手术。

    而星尔这边只需要开腹将健康肾脏取出即可,姜心安此时躺在手术台上,除了外衣,露出平坦的小腹,而手术部位已经严格消

    毒完毕,医生握了锋利的手术刀在那皎白的小腹上轻轻划动,护士拿了止血钳和吸血绷带及时的将淌出的鲜血吸走。

    一切进行的有条不紊。

    清理病灶需要花费不短的时间,秦冉站在山手术室外,一直都在不安的轻声祈祷。

    姜慕生拍了怕她的肩,示意她不用太过紧张,秦冉却红着眼圈靠在他肩上低低哭了起来。

    姜慕生瞧着她柔婉的小脸,却忍不住又想起那个人。

    秦冉和盛若兰生的有些肖似,可秦冉的性子却十分的温婉柔顺,如果,盛若兰也是这般的性子,他们想必如今还是夫妻。

    他也不会有姜心安这个女儿,他一定也很疼姜星尔。

    只是可惜,谁让那个贱人后来和旧情人死灰复燃呢,所以,这一切,就是她的报应。

    是她背叛了他姜慕生的报应。

    秦冉跟了他这么多年,委屈了这么多年,他无论如何都要补偿她,他会把原本该给她的好,都给秦冉母女,他要让盛若兰在地

    下,也后悔自己当年的决定。

    “四哥,就是在这里……”

    电梯门打开,宋恒的声音刚落定,就有此起彼伏的脚步声急促响起然后渐渐逼近。

    秦冉慌乱的抬起泪眼,姜慕生也向来人看去。

    “萧公子?”

    姜慕生微微蹙眉,心底暗道了一声不好。

    姜太太与他说了萧庭月将人截回来的事,可却含糊其辞说的并不仔细。

    而在姜慕生的心里,大约也从来都不信萧庭月这样的男人会真的看上星尔,所以,他才会毫无顾忌的这样行事。

    可是,此刻,看着萧庭月脸上的神色,姜慕生却是再也无法骗自己了。

    手术室的电子门早已锁上,萧庭月瞥了一眼,微微侧首吩咐东子:“想办法给我把门砸开。”

    只是清淡的一句,姜慕生的脸色却是骤然变了:“萧公子,这不行,里面正在进行手术,您不能这样……”

    “行不行,在蓉城是我说了算。”

    萧庭月镜片后一双眸子冷的凝霜,他微微抬首,薄唇泛出讥诮:“姜先生,看来,我之前和你说的话,你并没有放在心上。”

    姜慕生心头微颤,却还是保持着镇定:“萧公子,这是我们姜家的家事,和您无关,请您不要横加干涉,就算是说到萧老爷子那

    里,您也是没理的……”

    “谁说你的家事和我无关了?”

    萧庭月那一双好看的长眉微微扬起:“姜星尔,是我的人。”

    姜慕生蓦地一怔,这怎么可能?星尔,怎么会是萧庭月的人!

    蓉城权贵萧家,是高不可攀的贵胄之家,就算在京城,萧老爷子也是能说的上话的人物,据说几十年前,裴家老爷子和萧家老

    爷子还曾一起在部队共事,感情甚笃。

    萧庭月身为萧家长子,板上钉钉的继承人,他的身份该有多么贵重自然不言而喻,多少女人妄想嫁入萧家,可都是一场泡影。

    萧庭月眼光极高,他数年前唯一承认过的恋人,家世优渥,相貌一等,甚至还是美国知名大学g大的建筑系高材生……

    像他这样的男人,怎么会看上这样粗鲁野蛮满身毛病的姜星尔呢?

    “姜先生,你说,今日这事到底与我有没有关系?”

    萧庭月眸色寒凉,东子已经将手术室的电子门锁打开,姜慕生下意识的过去阻拦:“萧公子,星尔是我们姜家的女孩儿,是我的

    亲生女儿,我是她的法定监护人,她的所有事,我都有权干涉并做主,不瞒您说,现在手术正在进行中……”

    “如果我说,她是我萧庭月的妻子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