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章 姜家那个乡下回来的女孩儿,怎么就勾住了你的魂儿了...
    蒋怡会做人,在萧家口碑不错,萧南山信重她,她的当家太太位子就十分的稳当。

    只是,原配留下的孩子实在太优秀了一些,总是让人不安。

    萧庭月依旧是淡淡的神色,略微尝了一口茶,也就放下了,蒋怡眸色一闪,却并未再开口。

    顾向晚站在蒋怡身侧,悄悄抬眸飞快看了萧庭月一眼,却是双颊已然红透。

    她真是没有想到,原来,他的真人比电视杂志上还要好看数倍。

    “这是你母亲娘家的女孩儿,你也该问声好。”

    萧南山穿一袭软缎唐装,闲适无比的从楼上下来,对长子吩咐了一句。

    萧太太抿嘴笑,将顾向晚推了出去:“论理,你也该叫一声妹妹呢。”

    萧庭月这才看向顾向晚,顾向晚双颊绯红,却还是努力保持着大方的仪态,上前一步抬起头来,明眸善睐的望向萧庭月:“萧公子……”

    萧庭月的目光却很快就从她的脸上移开,他唇角的弧度似乎越发疏冷了几分,淡淡看向萧南山:“父亲叫我回来是有什么重要事吗?”

    “你的婚姻大事,你说重要不重要?”

    “我已经和爷爷说过了,我的私事,我自己会处理。”

    “你的婚姻大事,怎么会是你的私事?庭月,你已经二十八岁了,该成家了,向晚这孩子很不错,你母亲眼光向来极好……”

    萧南山还在絮絮叨叨说着,萧庭月却已经站起身来:“公司还有事,我先走了。”

    “庭月……南山!”萧太太赶紧站起来拉住萧庭月:“你们父子这才刚见面,有什么话,就慢慢儿说……”

    萧庭月却忽然似笑非笑看向萧太太:“太太打的倒是好主意,什么地方找来一个远房侄女就要塞给我,知道的,说是太太疼我,不知道的,还当我这个萧家的长子当真就这般生冷不忌呢。”

    萧太太立时面色一阵青白,顾向晚却是窘的几乎要哭出来,死死咬住嘴唇浑身哆嗦,眼前却已经一片泪雾迷蒙。

    “放肆!”

    萧老爷子中气十足的呵斥忽然响起,萧太太眼圈一红,泪珠儿适时的落了下来:“老爷子你别生气,是我做事欠考虑,太唐突了一些,庭月没有心理准备才会不高兴……”

    “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这些日子做了什么荒唐事!”

    萧老爷子重重一拍桌案:“姜家那个乡下接回来的女孩儿,怎么就勾住了你的魂了,为了她,几次三番和姜家长辈顶撞,还出动了几架飞机去截人,萧公子真是好大的手笔!”

    萧老爷子那一日从萧庭月宅子回来,就留了心眼,着人去打听了姜星尔和自己孙子的事,这才知晓这些日子竟然发生了这么 多让人匪夷所思的事情。

    “不过是一时贪图新鲜,也值得爷爷您大动肝火?”

    “贪图新鲜?你以为我不知晓你那一处宅子从不曾让任何女人进去,偏生那丫头却住在那里,庭月,你打小在我身边长大,我难道会不知晓你的脾性?”

    “不过是觉得有趣,偏疼了一些而已,爷爷不用放在心上,反正也不会娶进来碍您老人家的眼,您又何必这般着急上火?”

    萧庭月慵懒一笑:“再者,我的婚事,我自有主张,就不用你们来为我操心了,至于这位顾小姐,若是亲戚间的走动,那就只管在萧家住下来,若有其他的思量,我萧庭月这个人呐,向来面硬心狠,若不小心得罪了顾小姐……太太可要多多包涵呢。”

    顾向晚再撑不住,她实是没想到萧庭月这男人竟是丝毫情面都不留,把话说的这般直白难听,她又有什么脸面继续在萧家住下?

    萧太太亦是脸色难看至极,这本就是她一力想要促成的婚事,却没想到萧庭月丁点脸面都不给她留。

    顾向晚家世虽然差了一些,可是品貌皆是一等一的,又不曾辱没了他,他但凡有些绅士品格,也不该这般糟践人。

    萧南山脸色沉了下来:“庭月,你母亲是一片好意。”

    “这好意,太太还是留给二弟吧。”

    萧庭月转身就向外走,萧老爷子却又开口说了一句:“庭月,姜家那位四小姐,身份尴尬,名声极差,与你绝不是良配……”

    萧庭月缓缓站定,压抑在胸腔中的那一口恶气,怎样都吐不出,实是憋的人难受。

    他竟是难得的有了逆反的心理。

    “是不是良配,也得是我说了算。”萧庭月转过身,眸色沉沉寂寂望向厅内众人:“我若是觉得好,就算是再被人诟病,在我心里也是良配,我若是不喜呢,哪怕她是天仙神女,在我眼里也分文不值!”

    “这么说,你是对那丫头动真格了?”

    “爷爷若再这样纠缠不休,原本没有动真格的心思,孙儿也想动真格了呢!”

    萧老爷子瞧着他脸上挂着散漫的笑,可那笑意却不达眼底,不由得沉沉叹了一声。

    这个孙子,能耐本事都极大,但却也不服管教,若当真逼的很了,惹得他起了逆反心理当真娶了姜四小姐,那才是不妙。

    萧老爷子深知,萧庭月是绝对可能做出这种事情的。

    萧太太眼睁睁看着萧庭月就这样走了,连萧老爷子都只有无奈妥协的份儿,她也只能暂时按下心思。

    萧庭月坐上车,肖城在副驾上回头对他道:“我已经把所有证件都给姜小姐送过去了,不出意外的话,下周姜小姐就可以启程去美国念书了。”

    萧庭月微微颔首:“这些琐事你去办就好,不用告诉我。”

    话音刚落,放在车座上的手机却忽然震动起来。

    萧庭月瞥到是宋恒的号码,这才按了接听。

    “你说什么!”

    萧庭月倏然坐正了身子,他捏着手机的手指根根攥紧,而脸色却已经波云诡谲的卷起了层层的阴霾和风浪。

    “我也是刚刚才知晓,医院里马上要开始一台肾脏移植手术,我看到接受移植的病人叫姜心安,就留了个心眼……”

    萧庭月脸色越来越难看,他怎么都没有想到,姜家竟然会让姜星尔给一个私生女捐出一颗肾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