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章 给萧庭月挑中的结婚对象
    “这么多年了,我们煞费苦心的四处寻找肾源,可都和你不匹配,如今好不容易寻到了,还是自家的姐妹,却没想到她这般自私……”

    “妈,您也别太难过了,一切都有爸爸呢,爸爸不会眼睁睁看着我去死的,他一定会有办法的……”

    “也是你乖巧懂事,你爸爸最疼的就是你,如今……一切都要好起来了,妈妈还盼着你长大了结婚生子,我好带我的小外孙呢……”

    秦冉轻轻的抚摸着姜心安微黄的短发,姜心安将头轻轻靠在秦冉的肩上,小女儿般的撒着娇:“妈……您说的都是什么啊,我不要嫁人生孩子,我要一辈子做爸爸妈妈的小宝贝……”

    秦冉就笑着捏了捏她的小脸:“瞎说,哪有姑娘家不嫁人的?”

    “我就是不要嫁人嘛……”

    “那,谢家的小公子你也不要了?”

    秦冉笑眯眯的打趣女儿,姜心安的一张脸,骤然就红透了。

    一年前,她在医院实在闷的厉害,就一个人偷偷溜了出去,孰料中途身子熬不住昏厥了过去,是谢锦修正好路过,救了她……

    她孤寂的青春岁月里,亲密接触到的第一个异性就是谢锦修。

    他生的那么好看,他的怀抱那么的温暖,他握着她的手,轻轻摇晃着,让她醒一醒醒一醒,她睁开眼,看到的就是那样郎艳独绝的一张脸。

    少女的情窦初开,往往都是一瞬间。

    她沉沦了,再不能自拔。

    可谢锦修……

    他有着那样优越的出身,他对她,好似也并无太多的情愫

    姜心安不由得轻轻咬住了下嘴唇,她垂下长长潋滟的睫毛,声音柔柔里透着哀婉:“我这样的身体,怎么敢肖想……”

    秦冉心疼的不行,慌地将女儿揽入怀中:“等你换了肾,你就好了,你身子好了,慢慢调养起来,姜家的小姐们哪一个都比不过你,谢家又怎样……就算是萧家也未尝不可,我女儿这样的好相貌,哪里嫁不得?”

    姜心安唇角微微弯起来,秦冉的这些话,无疑让她心中十分熨帖舒服,毕竟,她除了这样一副好相貌,也确实没有其他拿得出手的了……

    忽而想到了什么,姜心安从秦冉怀中挣出来:“妈,您见过姜星尔吗?她生的怎么样?”

    她见过盛若兰的照片,盛若兰的相貌,不要说秦冉,就连她,都自惭形秽。

    秦冉闻言却笑道:“安安不要胡思乱想,那姜星尔在乡下养了十六年,不过是个讨人嫌的小村姑罢了,若不然,你爸爸怎会一丁点都不疼惜她,姜家人又这般的厌弃她呢?”

    姜心安闻言这才心里好受了一些,秦冉说的也是,那姜星尔在野山村里长了十六年,定然是粗鄙不堪十分讨人嫌的,她又何必凭空给自己捏造出来一个假想敌呢。

    更何况,等她给自己捐了肾脏之后,她就再无利用价值了,爸爸一定又会把她送到乡下去。

    姜心安想到这里,心才一点一点的定了下来,等了这么多年,煎熬了这么多年,人不人鬼不鬼了这么多年,她总算是要熬出头了……

    ……

    萧家主宅,浣月新居。

    老爷子退居二线之后,萧家家主落在萧庭月父亲萧南山的头上,而萧南山一向风流倜傥,醉心书画酒词,却偏生对从商毫无一丝兴趣。

    因此,萧家的家业,实则多半操控在萧庭月手中。

    但不管怎样,萧家的家主是萧南山,萧庭月就算能力再怎样出众,也有不得已的时候。

    譬如这一次,萧南山和萧太太第n次提起,萧庭月该成婚了。

    而萧太太,萧南山的续弦蒋怡,更是已经把自己的那个远房侄女接来了萧家,甚至已经让萧老爷子和萧南山过了目,两人都没有什么意见,觉得这个叫顾向晚的女孩儿,行事大方,明理而又知进退,倒算是个不错的人选。

    萧庭月的座驾辅一在浣月新居外停下,萧太太就得了信,她抬眼看了侄女一眼,示意她一起迎出去。

    顾向晚双颊有些微红,却还是落落大方的站起身,跟在萧太太的身后迎了出去。

    盛夏的黄昏,将浣月新居染成了一片迷离的金色,楼前宽阔的停车坪上,萧庭月的黑色宾利堪堪停下。

    家里的佣人正小跑着殷勤过去开了车门。

    顾向晚心中有些微微恍惚,一向自持镇定的她,此刻却有些说不出的紧张。

    她无数次从表姑妈这里听说过萧庭月,她也无数次在的电视上杂志上看到过他的照片。

    她知道他生的什么样子,知道他喜欢什么颜色的衣服,什么口味的咖啡,知道很多很多的小习惯,可第一次面对真人,她还是觉得心中忐忑不安的紧。

    他会喜欢她吗?还是……

    根本就瞧不上她?

    毕竟,顾家的家世比不得萧家,可是萧家,如今也不需要娶一个豪门媳妇来做臂膀。

    她的表姑妈不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吗?

    小家碧玉的女孩儿,一转眼却一步登天成了萧家的当家太太,说出去,谁不羡慕的眼珠子都要掉下来?

    萧庭月倾身下车,笔挺的西裤裤管包裹着修长结实的两条长腿,顾向晚只觉得呼吸都要凝滞了,整颗心扑腾扑腾跳的厉害。

    她忍不住的呼吸有些急促,想要细细看他脸容,却忽然间连丁点勇气都没有,就那样低了头,像是羞赧的小家小户出来的女孩儿一样,直到萧庭月阔步从她身前走过去很久了,她还惶惶然的立在那里……

    萧太太不由不满的低咳了一声,顾向晚慌地抬起头来,却是忍不住的懊恼无比。

    她向来最为人夸赞的就是落落大方的气度,温柔得体的行事,可是刚才,她简直就像是个村里来的土包子一样……

    萧太太神色严肃的瞪了她一眼,却并未在人前开口指责,只是示意顾向晚快跟进去。

    顾向晚深深吸了一口气,慌忙收拾了一下乱七八糟的情绪,快步跟了进去。

    “庭月,这次回来,可要多住几日,你爷爷和你爸爸,都十分的惦念你。”

    蒋怡温婉说着,吩咐佣人上了顶级的雀舌:“统共就这点子极品的好茶叶,你爸爸都给你留着呢。”

    她口吻慈爱无比,若外人不知,怕会以为她是萧庭月生母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