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章 姐姐连一颗肾,都不愿给我吗?
    原来,她真的从出生那一刻,就是一无所有的。

    “你的那个妹妹,她今年才十六岁,星尔,她很乖,很懂事很可爱……”

    “她生下来就有病,一直在等一个合适的肾源,可她的血型太稀少……”

    “她没有去过学校,没有朋友,大半的时光都在医院度过……”

    “星尔,你见到她,一定会很心疼,很喜欢她……”

    姜慕生说到最后,面容上浮起温柔的疼惜,就像是这世上每一个普通而又伟大的父亲,一样。

    只是,好可惜。

    他此刻全然忘记了吧,姜星尔,是他结发妻子怀胎十月生下的,也是他的骨肉,也是他的血脉。

    星尔最初还想哭,可此刻,她却根本哭不出来,她甚至还想笑,笑她自己怎么能这么傻。

    盛若兰当年为什么要郁郁而终,外婆为什么执意逼着她和姜慕生离婚。

    因为,与姜慕生有了私情的,是盛若兰的亲表妹,论起辈分来,星尔实则还要叫她一声表姨妈!

    没有女人能受得了这样的委屈,哪怕姜慕生跪地发誓,他绝不会再和那个女人来往,可这一切,终究还是像一根钉子一样扎在两人的心中,再无法回到最初。

    争吵,猜忌,厮打,辱骂,曾经最亲近的两个人,却仿佛成了这世上不共戴天的仇敌。

    到得最后,盛若兰似乎也累了,她不再吵,也不再闹,只想带着刚出生的小女儿和腹内小小的胚胎离婚,离开姜家。

    再后来,盛若兰生第二个孩子的时候,一尸两命,死了,姜慕生一年后娶了新妻陈婉华,可随同陈婉华一起嫁进来的,却还有个比星尔大两岁的姐姐,姜心恋。

    盛若兰的表妹秦冉,费尽心机爬到了姐夫的床上去,却终究还是没能嫁入姜家来。

    可众人不知的却是,姜慕生婚后和陈婉华感情一般,而婚后不久,他就有了金屋藏娇的对象,正是那个秦冉。

    或许是老天也看不过去,姜慕生和秦冉的孩子,生下来就有严重的肾病,这么多年钱堆里养着,才苟延残喘到今日。

    十几年前,秦冉成了盛若兰婚姻破碎的罪魁祸首,十几年后,盛若兰的女儿却又要为秦冉的女儿赔上一颗肾。

    姜星尔忍不住想,是不是她和盛若兰上辈子活生生糟践死了秦冉母女,要不然,这辈子,怎么就甩不脱呢?

    “星尔,你救了你妹妹,爸爸一定不会亏待你,还有你的外婆,爸爸会给她好生的养老送终……”

    “如果我不愿呢?”

    星尔微微侧首,她眸光平静,声音清浅,姜慕生却觉得心头一震。

    似乎是很多年前,也有一个年轻娇嫩的女孩儿,安静的对他说出同样的一句话。

    “姜慕生,你算盘打的很好,只是可惜,我不是我妈,我也没有那么懦弱无能,你想要我给你的那个女儿捐一颗肾脏是吗?我告诉你姜慕生,没、有、这、个、可、能!”

    星尔一字一顿说完,不等姜慕生开口,她又飞快道:“我宁愿死,我宁愿一把火把自己烧成灰烬,我也不可能去救害了我母亲一辈子那个人的孩子!”

    “星尔,你太自私了,大人的恩怨 和孩子无关,你妹妹是无辜的!”

    “我没有妹妹,我也没有任何兄弟,我妈就生了我一个,对,还有一个没来得及看看这世界的胚胎!姜慕生,你少拿什么骨肉亲情来捆绑我,我不是圣母白莲花,我也没有那么容易被人拿捏!”

    “我看你真是被盛家的人给带坏了,小小年纪你的心肠就这般冷硬,将来,我难道还能指望你这个女儿孝顺我?”

    姜慕生冷冷一笑:“星尔,如今唯有你身上还有一线希望,那是你的亲妹妹,这世上谁都能袖手旁观,唯独你不可以。”

    “姜慕生,你放心吧,这颗肾脏呢,我摘了扔了,捐给其他需要的人,也不会给她。”

    星尔转身就向外走,姜慕生脸上神色淡淡,轻轻抬手:“把四小姐带回来。”

    星尔再怎样的奋力挣扎,终究还是无济于事。

    当她被送入检查室内的时候,她望着姜慕生的眼中有着薄薄的一层泪光。

    姜慕生狠下心,转过身去:“配型结果出来,第一时间通知我。”

    他抬腿快步走开,星尔双手徒劳的扒着门框,纤细手指被人一根一根掰开,指尖磨的一片鲜血淋淋,她的泪,却一点点的干涸了。

    姜慕生,从此以后,从此以后,姜星尔在这世上,除了外婆,再没有任何一个亲人了。

    再也没有,任何一个亲人了。

    ……

    躺在床上怔怔看着窗外的少女,面容上浮出一层不健康的霜白色。

    正值盛夏黄昏,窗子外就是小孩子嬉闹欢快的声音,可她却日复一日的躺在床上,连下地走动都是奢侈。

    “安安,今天感觉舒服一些了吗?”秦冉心疼的握着女儿微凉的小手,满目关切。

    姜心安抬起一张尖瘦的小脸,努力绽出大大的笑容望向秦冉:“妈,我舒服多了,您不要太担心我了。”

    秦冉安慰的轻轻点头:“你爸爸那边打过来电话了,说是配型很成功,安安,你有救了,等你换了肾,你就能像正常人一样生活了……”

    姜心安那一双水润的眼瞳里立时溢出了璀璨的光芒:“妈,是姐姐答应给我捐献一颗肾脏了吗?”

    她有些急迫的紧紧抓着秦冉的手询问。

    秦冉却微微蹙了眉,偏过脸去淌了几滴泪:“她怎么会愿意……是你爸爸强硬逼迫她的。”

    “姐姐连一颗肾脏都不愿意给我吗?怎么说……姐姐也要叫您一声表姨妈……”

    姜心安眉心微蹙,轻轻咬了咬嘴唇:“难道,姐姐还在记恨当年的事吗?可是最后爸爸娶的是陈婉华,您这么多年,受尽了委屈……”

    “她怎么能不记恨呢,毕竟当年,你爸爸和我一见钟情,那时候,她妈妈还没有和你爸爸离婚呢……她记恨我,也是人之常情,只是我怎么都没想到,她连你都不肯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