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章 原来这就是她被接回姜家的目的
    姜心恒说着,甩开星尔的手,他临走时忽然回头阴恻恻看了莘柑一眼:“莘柑,你记住,我姜心恒想要的东西,就没有得不到的!”

    莘柑整个人蓦地一阵哆嗦,姜心恒之前追求她时,待她温柔体贴,可今日他知晓了高考之事,忽然就变了嘴脸。

    爸爸被打的头破血流,妈妈带着小弟弟躲在邻居家才逃过一劫,可今后,她该怎么办?

    她怎么逃过姜心恒的手掌心?

    “你别怕,我会帮你想办法的。”星尔口中说着,心头却沉甸甸的压得难受。

    莘柑苦笑摇了摇头:“星尔,你在家里处境这么艰难,我怎么还能再拖累你……”

    “说什么拖累,我们难道不是好朋友?”

    “正因为是好朋友,我才不想给你惹麻烦,星尔,我想……”

    “不行!”那裴家的嫡长孙病的都要死了,姜太太这样趋炎附势的人都不惜得罪裴家也不舍得把女儿嫁过去,可见裴昭的病多可怕。

    莘柑如果真的嫁过去,她这一辈子就完了。

    “也许,星尔……这是我唯一的出路呢……”莘柑低了头,唇角抿紧,心底却是渐渐做了一个决定。

    ……

    京城裴家。

    “要去蓉城?”裴太太不由睁大了眼:“大师果真这样说的?咱们昭儿的贵人就在蓉城?”

    裴老爷子点点头:“济源大师亲自卜算的,又怎会有假?”

    “难不成当真是姜家的小姐?”裴太太蹙了眉,心底却有些不愿。

    在做母亲的心中,自己孩子自然是千好万好的,就算裴昭发起病来十分可怖,可裴太太却还是觉得裴昭千好万好,姜心恋敢嫌弃裴昭,她心里早已不满了。

    裴老爷子摇摇头:“先不要管这些了,你现在就让家人准备一番,我们今日就启程去蓉城。”

    “昭儿这几日也清醒过来了,能出去走走也是好事儿,只是,昭儿的眼睛,已经什么都看不见了……

    裴太太想到自己丰神俊朗的儿子被活活折磨成了这个样子,忍不住又心酸落泪。

    “好了,你也别难过了,济源大师既然说了昭儿去蓉城能遇到贵人,说不得这病就彻底的好了呢。”

    “但愿如此,但愿如此,若昭儿的病真的好了,我宁愿日日吃斋念佛……”

    ……

    这一周,星尔几乎就住在了医院里,大约是裴家的事情解决了,姜太太也没有找她的麻烦,日子倒也过的平静。

    一周后,萧庭月的助手肖城给她打了电话,并将出国所需的一应证件都交到了星尔的手中。

    而其中,最让人侧目的就是那一封美国g大建筑工程学的录取通知书。

    星尔盯着录取通知书上的建筑工程四个字,不由得愣住了。

    她一个女孩子,怎么会对建筑工程感兴趣?萧庭月不会是在故意整她的吧?

    虽然她确实理科很强悍,可她也是有着一颗少女心的啊,去国外学点别的不行偏偏要和一堆老爷们泡在一起学建筑工程?

    她这样肤白貌美娇滴滴的一个小姑娘,学几年建筑回来不就成个黑黢黢的糙老爷们儿了?

    就算她心里再对他觊觎着什么,皮粗肉厚的她也没脸去纠缠他了吧?

    萧庭月啊萧庭月,你为了永绝后患,还真是用心良苦了……

    星尔真想把录取通知书给撕掉,可现在她为鱼肉,萧庭月掌握着生杀大权,她怎么敢折腾?

    刚把一堆证件和录取通知书放在随身包包里,医院长廊尽头却忽然涌进来一堆人,直奔星尔而来。

    “你们……想干什么!”

    星尔话还未曾说完,就看到姜慕生的身影出现在众人之后:“立刻带她去做全面的身体检查和配型检测,我要第一时间知道检测结果。”

    身体检查?配型检测?

    这是要干什么?当初姜慕生接她回来蓉城之前,曾经给她做过一次身体检查,她那时候还以为他是担心她会在乡下染上什么传染病才会这般慎重……

    可是今日,他忽然又要检查,还做什么配型检测……

    配型,配什么型?

    她只在小说和电视里看过听过……

    器官配型。

    星尔陡地一个激灵,忽然脑子里就想通了什么。

    她像是周身的血液都被人抽空了一般,整个人怔然立在那里,仿似瞬间成了泥胎木像。

    没有人生下来就是冷血动物,也没有人天生就对身边的人存着敌意。

    没有父母疼爱,野草一样长大的姜星尔,她的内心深处,谁又是否真的知道,她对亲情从不曾有任何的希冀和渴望?

    姜慕生要将她从江蓝村接到蓉城的时候,她心中对姜慕生存过一丝幻想。

    只是很快,现实就狠狠的给了她一个耳光。

    再后来,她把自己心底残存的一线希望重重的扼杀掉了,她亦是很清楚,她身上肯定有什么东西对姜家有用。

    她想逃,想拼命的逃的远远的。

    她喜欢萧庭月,她也曾幻想过,他是否能成为她的救赎。

    投注的感情是真的,可她也不曾否认,她想要借助于他摆脱姜家对自己的掌控。

    只是,到如今,她已经彻底的心灰意冷了。

    原来一个人从不可能真切的知道,生活到底会怎样狠狠的磋磨你。

    每一次你以为就此到了终点,再不会更惨的时候,却每一次,都会再遭遇生活的重击。

    是不是,她根本不是姜慕生的亲骨肉?

    所以,他才可以残忍的作践她,根本未曾将她当一个女儿,不,当一个人来看待。

    “星尔。”

    姜慕生眼底有一线悲悯闪过,可很快的,这一切怜悯和不忍,都烟消云散了。

    “爸爸,以后会好好的补偿你。”

    姜慕生想要摸一摸她的头发,可最终,他抬起来的手,还是无法在那个面容沉静而又疏冷的女孩儿头上落下。

    “姜慕生,你已经决定了吗?”

    星尔沉寂乌黑的眼瞳睁大,她努力的想要从姜慕生的脸上找出来不舍,不忍,心疼,或者……挣扎的情绪。

    可是,没有,什么都没有。

    她的心脏飞快的往无边无际的深渊之中沉下去,那永无止境的黑暗,像是张大的兽口,将她的全部都吞噬干净。

    原来,她真的从出生那一刻,就是一无所有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