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章 天然就对姜星尔心存恐惧
    “我小舅那人就是十分可怕,我从小到大最怕的就是我小舅了,不过现在我都毕业了,他老人家也不会再多管我了,怎么样,我们去喝酒去吧?”

    星尔却抬了下巴颏儿,小模样颇是嚣张的望着谢锦修,拿了手机出来打开相机:“谢锦修,你再重复一遍,我好录下来,省的你小舅又要污蔑我别有心机接近你……”

    谢锦修:“……”

    一瓶啤酒喝完的时候,星尔觉得自己是真的醉了,谢锦修把她手里的啤酒瓶夺过去,星尔气恼的想要夺回来,谢锦修不肯给她,直接摔在了地上。

    星尔怔怔坐在那里好半天,忽然哇的一声张嘴哭了。

    她要是把他胖揍一顿,他想必还不觉得奇怪,可她忽然哭了,谢锦修却是吓的差点蹦起来。

    “小姑奶奶,不就是一瓶酒,你想喝我再给你拿,你快别哭了啊……”

    谢锦修赶紧招呼老板拿酒,星尔却干脆仰脸张大嘴,哭的越发厉害起来。

    谢锦修都快疯了:“小姑奶奶,你倒是说你想怎样,怎样你才能不哭啊!”

    星尔抬手抹了一把眼泪,瘪着小嘴委屈不已的看着谢锦修:“谢锦修,我心情特别不好,你能不能说点你的凄惨事让我开心开心啊。”

    谢锦修:“……”

    江边,谢锦修有气无力的第六遍讲述着他小时候淘气被萧庭月胖揍的轶事。

    偏生姜星尔似乎永远都听不够似的,缠着他一遍一遍不停讲。

    “姜星尔,你丫够了啊!”

    谢锦修跳起来,他都快被逼疯了,十七八岁的大男孩,谁愿意一个劲儿提小时候的傻事啊。

    “谢锦修,这么多年,你小舅有喜欢的女人吗?”

    星尔忽然轻轻问了一句,谢锦修蓦地打了一个冷颤,他垂眸看着那坐在江堤上的少女,星眸里浮动着江面上点点渔火,她像是妖,又像是凌波而来的仙,虚幻的毫无真实感。

    那个传言,在一中沸沸扬扬,谢锦修又怎会没耳闻,可他一直都以为,只是姜心语背后的谣传。

    可如今看来……

    她是真的,一直都偷偷喜欢着小舅舅吗?

    谢锦修的心窝里,忽然丝丝缕缕的泛起了无以言说的酸楚。

    “星尔,你和我小舅舅,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星尔拍拍手站起来,她冷笑看了谢锦修一眼:“是啊,我不过是一只野麻雀,飞不上你们家的梧桐树,你就放心吧!”

    “姜星尔……”

    谢锦修忽然很不喜欢她这种妄自菲薄的样子。

    “好了,麻烦谢小公子送我去医院,我想去陪陪外婆。”

    外婆一直在重症监护室,实则去了她也没办法进去看她老人家,只是,就算隔着玻璃,或者只能视频和外婆说说话,她心里也能好受一点。

    星尔在医院一直待到清晨,医生说,外婆的病情逐渐稳定了下来,下周就可以转移到普通病房,观察一段时间若无大碍就能出院回江蓝村了。

    星尔一个人在医院的走廊上坐了很久,终于还是决定给舅舅舅妈打一个电话。

    当年因为生母盛若兰的事情,外婆和舅舅闹僵了,这么些年,不管舅舅怎么示好,外婆都不肯原谅他。

    可是……

    她想要摆脱姜家和姜慕生对她的控制利用,除了出国,她没有其他的路可以走。

    她若是出国去念书,外婆只有舅舅照顾着她才能放心。

    走之前,一定要想办法把舅舅和外婆之间的矛盾化解掉才好。

    星尔正想着心事,手机忽然响了。

    她匆匆打车赶到莘柑家的时候,莘柑家的房子已经被人砸的不成样子。

    莘柑的爸爸头上破了一个洞,血流了一脸被人打的在地上打滚惨叫,莘柑跪在地上,抱着姜心恒的腿苦苦哀求,哭的泣不成声。

    可姜心恒却硬是不让人停手,莘柑哭的快晕过去了,扑过去要护着爸爸,可姜心恒却攥着她的手腕不许她过去。

    星尔见状,当即忍不住火冒三丈,她随手抄了个椅子走过去,直接拽住姜心恒的后衣领将他拽到了一边:“都给我停手,要不然我打死你们小少爷!”

    姜心恒的跟班自然认识这个女魔头,自家小少爷两年来从没在姜星尔手上讨到一丁点好处。

    “姜星尔你他吗的少管闲事!”姜心恒怒极,反手就要甩开星尔的桎梏,星尔却望着他唇角一挑,另一手中拎着的椅子直接就拍在了离她最近的一个跟班儿头上。

    姜心恒眼见得姜星尔眼都不眨就把那人砸的头破血流,他不由得惊惧睁大了眼,“姜星尔你这个疯子!”

    “现在,你要么带着你的人滚,以后不要再来骚扰莘柑,要么,就和我打一架,谁输谁滚蛋,怎么样?”

    姜心恒恨不得掐死她,他一个金尊玉贵的小少爷,从小到大抬抬手指头就有人把所有事给他摆平,他还需要自己动手打架?

    “怎么,不敢了?既然不敢就带着你的狗腿子给我滚!”

    星尔伸手攥紧他的衣襟,星眸微倏:“我警告你,莘柑是我的人,你再敢来找她的麻烦,姜心恒,我的拳头可不认人,管他是谁,照打不误!”

    姜心恒气的全身发抖,可那被姜星尔用椅子砸的满头是血的男人呻吟不断的惨叫却还是让他心悸。

    有时候他也觉得很奇怪,他这个姜家长房唯一的小少爷为什么偏偏害怕一个不受宠的乡下臭丫头?

    也许,这就是别人说的不是‘东风压倒了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了东风?”

    因为第一次交手他就输的一塌糊涂,所以他心底天然就对姜星尔存有一股恐惧?

    “姜心恒你听见我的话没有!”星尔有些不耐烦的微微蹙眉,姜心恒下意识的想要点头,却忽然醒悟过来,怒目瞪着姜星尔:“你少管我的闲事!莘柑是我的人,我想来就来,你管的着吗!”

    “你的意思,是要和我杠上了?”

    “我劝你还是先管好你自己吧,秋后的蚂蚱,你以为你还能蹦达几天!”

    姜心恒想到自己无意间知晓的那个秘密,他不由得得意一笑:“我今儿就先走一步,姜星尔,你护得了莘柑一时,你也护不住她一辈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