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章 吸人血的美女蛇
    姜慕生和姜老太太送走了裴家的人,两人对坐片刻,心里都有些说不出的憋屈和失落。

    裴姜两家当年约定婚事,是姜老爷子一个人去京城订下的,至于他们之间商谈的细节,姜老太太却是直到如今还不知晓。

    不过如今想这些也都没什么意义了,婚事已经取消了,姜家也算是松了一口气。

    只是,姜老太太心内不由得腹诽,倒是便宜了那个小贱人。

    瞧着昨日的阵仗,那萧庭月还真是动了真格了,她要好生的想一想办法,无论如何,都绝不能让姜星尔这个白眼狼飞上枝头变凤凰。

    莘柑终于打通了星尔的电话,星尔知道莘柑竟然撕了准考证放弃高考,也不由得大吃了一惊。

    她们约好了见面的地点,星尔就直接从萧庭月的宅子离开了。

    她走的时候并无人阻拦她,甚至管家还十分客气的询问需不需要备车送她。

    星尔当然是一口答应了下来。

    这鬼地方连打车都打不到,她才不会傻乎乎的逞能一个人走下山呢。

    见到莘柑的时候,星尔肚子都要饿坏了,莘柑赶紧给她点了一大堆的好吃的,星尔心满意足的喝着红豆奶茶,整个人没有形象的瘫坐在沙发上叹了一叹:“真舒服……”

    莘柑抿着嘴,秀秀气气的笑着,一副贤妻良母的样子,又是给星尔夹菜,又是给她剥虾,递纸巾,倒温水,忙的不亦乐乎。

    星尔忍不住就抱了莘柑的胳膊摇晃:“我要是男的,一定把你和苏苏都娶回来捧在手心里疼着……”

    莘柑软软的笑着,又询问星尔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星尔并没有隐瞒,却也只是简单的说了一个大概,复又询问莘柑,好端端的为什么放弃高考。

    “……就是不想和姜心恒念一所大学,可又没有其他的办法。”

    莘柑低了头,长睫微微颤着覆下来,看起来别样的楚楚可怜。

    她不喜欢姜心恒,可莘柑的爸爸却要靠着姜家谋生,她之前不得已答应了姜心恒的追求,但最终,却还是不愿意就这样一辈子被姜心恒捆绑上。

    姜心恒还不知道她放弃高考的事,妈妈还在帮她隐瞒着爸爸,如果他们知道了,还不知会发生什么事。

    “你也太冲动了,高考关系着你自己的前途呢傻丫头。”

    莘柑柔柔一笑:“我本来成绩就不好,星尔你没能参加高考才最可惜。”

    “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就不要再胡思乱想,还是好好想一想以后该怎么办。”

    姜心恒是姜慕生的独子,早就被惯坏了,向来无法无天唯我独尊,莘柑这样做,无疑是狠狠打了姜心恒一耳光,这小少爷还不知要怎样闹腾呢。

    莘柑却忽然抬眸看向星尔:“星尔,你刚才说,京城的那个裴家……姜家都不敢得罪,都很害怕对不对?”

    星尔点点头:“应该是吧,要不然,他们怎么明知裴昭病的快死了也不敢提出退婚的事呢。”

    莘柑低了头,死死的咬着嘴唇,心里却有一个想法越来越清晰浮现。

    从小到大,在莘柑的心里,姜家就像是莘家的天,姜家的人就像是高高在上的神,他们根本惹不起,全家人都要依附着姜家而存活下去。

    而如今,却有一个姜家还要惧怕的裴家出现了……

    星尔说,裴家的少爷快要病死了需要新娘子冲喜,姜家不愿嫁女儿过去,那么……

    如果她主动提出去冲喜,她成了裴家的孙媳妇,那么,莘家是不是就再也不用看姜家的脸色了?

    “莘柑你千万别胡思乱想!”

    星尔那样剔透玲珑心的人,莘柑眼珠子一动,她就立刻明白了这小姑娘心里在想什么。

    姜太太为了女儿,不惜这样费尽心思的害她,可见那裴昭定然病的极重,嫁过去冲喜大约也无济于事,若裴昭新婚后一命呜呼了,裴家那样的人家,肯定让孙媳妇为裴昭守着。

    说不定还要过继一个孩子给裴昭承继香火,最可怜的,就是那个一辈子独守空闺的新妇。

    莘柑可不能有这样的心思,这是女孩子一辈子的大事,绝不能草率。

    “莘柑,你年纪这么小,不能往火坑里跳,更何况,事情没到这样严重的地步,你放心吧,还有我呢,姜心恒要是敢欺负你,我还揍他!”

    莘柑‘嗯’了一声,嘴角泛起小小一朵笑花:“星尔,跟你在一起我特别的开心,你可不可以,可不可以 像对苏苏那样,也让我做你的好朋友?”

    “我们不早就是好朋友了吗?”

    星尔伸手把莘柑揽入怀中:“好啦,以后星姐罩着你。”

    莘柑看了看时间,差不多是下午考试结束的时候,她也该算着时间回去了,毕竟,今日是高考的第二天,她还要瞒着爸爸不让他知道她没有参加高考的 事。

    星尔看着莘柑坐上出租车,又把车牌号记下来,才转身离开,她没有地方去,姜家她肯定不会再回去,萧庭月那里……

    她更不想回去面对他。

    百无聊赖在街上游荡的星尔,却遇到了骑着机车在大街上呼啸而过的二世祖谢锦修。

    谢锦修见到她就停了机车,这二世祖不需要高考,家里早已给他申请了国外的名校,因此才这样闲。

    “姜星尔!”

    谢锦修见姜星尔面无表情的越过他直接离开,赶紧摘了头盔喊道。

    星尔却似根本没听到,扭身就走。

    他可是萧庭月的亲外甥,她可不敢再给谢锦修说话了,要不然萧庭月知道,又该说她心机叵测。

    “姜星尔你怎么了?发什么神经啊,哥们儿一场这么快就翻脸不认人了?”

    谢锦修脾气上来,挡住星尔的去路,皱着眉讽刺道。

    星尔抬眸看着谢锦修:“不是我翻脸不认人,是你舅舅不让我和你接触,怕我害你。”

    谢锦修差点喷了一口血:“我小舅?怕你……害我?”

    星尔一本正经点头:“是啊,你小舅多半以为我是吸人精血的美女蛇,你跟我走的近的话,就要灰飞烟灭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