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章 我喜欢你,我有罪,是不是?
    星尔双手蓦地收紧,她面色雪白怔怔立在回廊上,耳边回旋不断的,翻来覆去都是萧庭月所说的这一句。

    总是阴晴不定,难以捉摸靠近的样子,总像是隔着深深沟壑怎样都无法跨越过去贴近他的心,无论是哭是闹,是笑还是撒娇卖痴,他都不过是隔岸观火一般的冷眼看着。

    心情好了,逗弄一番,心情不好的时候,冷若冰霜,嗬,这就是萧庭月。

    星尔转身预备离开,可失魂落魄间却将回廊里摆放的精致花瓶撞翻在了地上。

    房间内的交谈戛然而止。

    “这是谁?”

    老者的询问威严低沉,目光钉在星尔的 后背上,似要将她整个人看穿。

    “捡回来的一个小孩子而已。”

    “小孩子?”

    老者轻轻哂笑:“我可不认为萧公子有这样的闲情雅致。”

    “随便你怎么想。”

    萧庭月点了一支烟,沉声吩咐宅子里的佣人:“送老爷子回去。”

    “庭月,你是萧家未来的继承人,记住爷爷的话,这世上任何人都可以随心所欲的活着,唯独你,不可以。”

    老者说完,目光复又落在星尔的身上:“不管这女孩儿是谁,以后,不要再让他来这里。”

    “爷爷,您的年纪大了,没事儿养养鱼种种花才是正理,至于孙儿的事,您老人家就不要插手了。”

    “看来,这女孩儿果然在你心里不一般。”

    “萧叔叔!”

    星尔忽然转过身来,小姑娘笑的一派天真,走过来亲昵抱住了萧庭月的手臂,她扬了脸,望着她心爱的那个男人:“萧叔叔,您什么时候送我回家?”

    萧老爷子微微扬眉,叔叔?难不成,真是庭月带回来的小孩子……

    “随时都可以。”萧庭月微微垂眸,镜片后的瞳仁里淬着细微的光芒,他唇角勾出浅淡的弧度,似是心情愉悦。

    星尔也在笑着,可那笑意却透着掩饰不住的苍凉。

    这般一打岔,萧老爷子也不再多说什么,只是他离开之后,星尔抱着萧庭月的手臂立时就放开了。

    “京城裴家的事,不用担心了。”

    “谢谢。”

    萧庭月蹙眉,忽然有些烦躁的点了一支烟:“姜星尔……”

    “今天是高考。”

    星尔忽然开口,她转过身看向他,神色却是死一般的平静:“我给你打电话那一次,你没有接。”

    “如果你接了,我现在大约正坐在考场上考试。”

    “你知不知道高考对我来说意味着什么?”

    “我妈妈是学霸,宾夕法尼亚大学的高材生,差一点直博的大才女,可是我呢,我连参加高考的机会都失去了。”

    “萧庭月,我喜欢你,我有罪,是不是?”

    “姜星尔,自己遇到的挫折怪责在别人的头上,你知不知道这很愚蠢。”

    萧庭月摘了烟,烟灰轻掸,“当你没有足够的能力与欺辱你的人抗衡的时候,偶尔的低头是必要的。”

    “我不低头,尚且被人践踏如斯,我若是低头,怕也是那坟里的一堆枯骨了。”

    “那么你的意思,你错过高考的事情需要我来负责?”

    星尔深深吸了一口气:“萧庭月,我想摆脱姜家,我没人可以依靠,我唯一认识的,让姜家惧怕的,只有你。”

    “你凭什么笃定我会帮你。”

    “毕竟……”

    “我们睡了两次,而我,让你很快乐。”

    姜星尔说这话的时候,毫无羞赧的迹象,她那一双大而野性的双瞳,就直勾勾的望着他,丝毫都不曾躲闪,她哪里像刚刚十八岁的小姑娘,她根本就是不通伦常不懂规矩的野丫头!

    萧庭月忽然垂眸笑了:“如果我睡一个姑娘就得负责到底的话,姜星尔,如今这宅子怕是早已装不下你们了。”

    实则这只是他的一句玩笑,可星尔却并不知内情当了真。

    从前偷偷看小说的时候,不知什么是心脏锐痛的滋味儿,可此刻自己疼的痛不欲生时,方才真切知晓这是什么感觉。

    那一日瓢泼的大雨中,他抱着的那一个,还有更多更多,她不知道的。

    她又算什么,一个乡下来的粗鄙的野丫头,他大约也是把她当成了一只逗趣的鸟儿而已。

    “我不需要你负责,我只要你帮我摆脱姜家,让我继续念书,我,我可以出国去读书,一辈子不回来,永远不再纠缠你。”

    星尔一口气说完,瞳仁里淬出决绝的火光来,她一走万里,见不到就不会再想,哪怕痛的欲生欲死,可熬过去,她也就飞升成神了。

    她再不会想起他就难过,彻夜难眠,她也再不会,为了他变成如今这般患得患失的模样。

    “接近我,就是为了这个目的,对不对?”

    萧庭月讥诮的望着她:“小小年纪,步步为营,也难为了你有这样的心机,好,我可以答应你的要求,但是自此之后,还望姜四小姐不要再提起那些前尘往事。”

    星尔缓缓抬起手,指了指自己的心脏:“我会一辈子烂死在心里,不对第三人说起。”

    萧庭月缓缓点头:“好,一周后,我会让肖城把所有东西送到你手里,”

    “多谢萧先生。”

    星尔转身就走,萧庭月看着她的背影消失在回廊尽头,忽然将指间夹着的烟丢在地板上,抬起脚,一下一下的狠狠碾成了碎末。

    也好,从此以后少了一个麻烦精缠着自己,真是再好不过了。

    ……

    姜太太正躺在床上心肝肉的哭着叫着,佣人却来回禀说二小姐回来了,姜太太一骨碌从床上爬起来,姜心恋正向她的卧室奔来:“妈……”

    “我的心肝宝贝,快让妈妈看看,没有受委屈吧,裴家的人,没有,没有怎样你吧我的乖宝儿……”

    姜太太抱着姜心恋,哭的泣不成声。

    姜心恋赶紧摇头;“妈,没有,我好好儿的,什么事都没发生,裴家答应我取消婚约了,我不用再嫁过去了……”

    “真的?”

    “千真万确,裴家的人送我回来的,他们这会儿正陪着爸爸和奶奶说话呢。”

    “那真是太好了,只是,只是也便宜了姜星尔这个小贱人……”

    姜心恋眸子转了转,依偎在姜太太怀中,软软的道:“妈您也别多想了,这样一闹,她连高考都错过了,也算是一桩好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