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章 萧先生亲自抱了一个小姑娘回来
    可他不喜欢这一种失控。

    更也许,他是不喜欢自己身上有自己无法操控的东西存在。

    直升机在他的私人宅邸停机坪降落。

    那是2004年的盛夏,萧庭月位于蓉城西的那一栋占地面积极为可观的私人宅邸里,第一次迎来了一个年轻的女孩儿。

    草坪上的十字形喷水支架旋转着,阳光照耀下来,水珠儿在阳光里是绚烂的,折射出靡丽的光泽。

    管家带了佣人静默站成两列,直升机上降下舷梯,他们看到素来持重严谨,私生活干净犹如一张白纸的萧先生,亲自抱了一个小姑娘走下舷梯。

    那小姑娘似是睡着了,大半个脸庞都掩在萧先生的怀中,她的头发很长,微微的凌乱着,随着走动发梢轻轻摇晃。

    看不到模样,只看到垂下来的细细白嫩的手臂,还有线条流畅纤细的两条小腿。

    宋恒在台阶下立住,没有再跟上去。

    姜星尔再过一个小时就会醒来,她的身子没有大碍,也并不需要他继续逗留。

    四哥。

    你能从过往中一步一步走出来,身边有了新的人,真好。

    可是我呢。

    宋恒摇头失笑,他转身向外走去,湿润的空气湿润了他的眼睛。

    他耳边不停回荡着的,只是那一句。

    宋恒,我要嫁人了。

    不要,不要再来找我。

    ……

    京城,裴家。

    姜心恋脸色煞白从车上下来,随同裴家的佣人一起走进大宅前厅,那原本威严坐着的年迈老者,在看到她出现那一刻,浑浊的老眼忽地亮了起来。

    “姜二小姐稍坐一会儿,少爷这会儿还在睡着。”

    佣人温和的说完,递了一杯绿茶给她,姜心恋机械的接过来,怔怔坐下。

    她不明白为什么她会忽然被送到裴家来,等她醒来时,却已经是在裴家接人的车子上了。

    不是姜星尔嫁来裴家吗,为什么成了她?

    这中间到底出了什么阴差阳错……

    姜星尔呢?

    姜心恋的脑子飞快的转着,不行,她不能坐以待毙,她总得想办法逃过这一劫……

    “好孩子,快过来让我看看……”

    裴老爷子温声开口,抬手招呼姜心恋上前。

    姜心恋生的秀美,一张鹅蛋脸圆润可人,姜家书香门第,对孩子教育实则算是用心的,姜心恋秀外慧中,裴老爷子瞧她第一眼,就觉得十分满意。

    姜心恋缓缓站起身,却咬了咬嘴唇逼着自己定下心来。

    “裴老爷子,您有所不知……”

    “今日,今日我实则是替我妹妹来的,她年纪小,心里害怕的很,我这个做姐姐的……”

    姜心恋缓缓抬起脸,眼圈泛了红,看起来好不可怜:“我实在不忍心看妹妹担惊受怕,老爷子……”

    裴老爷子眼底的笑容一点一点消散:“丫头,你可知道当年我与你爷爷订下两家婚约时,说了什么?”

    姜心恋腹诽,又能是什么,裴家在京城找不到孙媳妇,才看上了姜家,姜家要巴结裴家,自然是答应的,牺牲一个孙女儿又算得了什么。

    姜心恋微微点头。

    裴老爷子又道:“你既知道,那我问你,若是现在我告诉你,裴姜两家的婚事可以取消,你,心中怎么想?”

    姜心恋不由得心脏砰砰乱跳,若当真可以取消,那真是再好不过了,她斟酌一番,抬起头,眼底滴了泪下来:“裴少爷现在病重,我们姜家人心里都很难受,只是妹妹年纪小,父母舍不得,若老爷子您当真慈悲愿意取消婚事,我自是感激不尽……”

    裴老爷子微微闭了闭眼,许久,他抬起手摆了摆:“你先去休息吧,我明日让人送你回姜家去。”

    姜心恋心中狂喜,面上却不敢显露,她轻轻擦拭眼泪,又替妹妹说了几句道谢的话,这才折身退出了客厅。

    她辅一离开,就有一貌美中年妇人疾步从隔断后走出来:“父亲,您方才怎么不说清楚呢……怎么也要留下姜家小姐冲喜才是,昭儿,昭儿若再犯病,可怎么了得……”

    “谋事在人,成事在天,谁也逆不了天意,姜家既然不愿意,留下姜家小姐也是枉然。”

    “可是昭儿……”

    “如果上天要昭儿的性命,那我们就是留了人冲喜也无用。”

    “那……如今可怎么办呢,济源寺的大师可说了,昭儿今年恰好红鸾星动,要一场大喜才能度过这一劫……”

    “我瞧那姜小姐并非良配。”

    “可这一时半会儿往哪里去找合适的?”

    “明日,我再去大师那里拜访一趟吧。”

    裴老爷子无力的站起身:“昭儿这会儿怎样了?”

    “刚吃了药,昏沉沉睡过去了……”

    “那等他醒了我再去看他。”

    老爷子颤巍巍站起身,仿佛瞬间苍老了十岁。

    原本还以为这姜小姐嫁过来,昭儿就会如大师说的那样,渐渐的好转起来。

    可没想到,这姜家小姐竟是这般的心性……

    如今瞧来,她不愿意嫁,倒是裴家的福气了。

    ……

    星尔睁开眼,模糊的视线一点一点的清晰起来,这房间很陌生,可却异样的,并不让她心生恐惧。

    头很痛,脑子里断断续续的画面浮动,却是很久都想不起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星尔起身,赤足下床,卧室的门虚掩着,她拉开门走出去,面前是长长一条走廊,柚木的地板擦拭的干干净净,空气里浮动着淡淡的清冽香气,楼下无人,四处安静一片。

    星尔茫然的穿过走廊,这里极大,穿过一条走廊却又是曲折回廊,星尔站在那里,听到低低说话的男声,从不远处半掩的房门内传出。

    “庭月,你心中到底怎么想的?”

    “什么怎么想。”

    “你都二十八岁了,像你这般年纪的孩子都能打酱油了……”

    “家里缺打酱油的了?”

    “……”

    “我就直说吧,你什么时候结婚,什么时候给我添个重孙子!”

    “我想结婚的时候您不让,那现在您想让我结婚,我也偏偏不想了。”

    想结婚的时候……

    星尔双手蓦地收紧,她面色雪白怔怔立在回廊上,耳边回旋不断的,翻来覆去都是萧庭月所说的这一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