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章 对于她,他无疑是失控的
    姜太太正要再说什么,头顶忽然有飓风卷下,直升机上的螺旋桨声震耳欲聋,姜太太被那气流刮的几乎站不住。

    她趔趄了几步被佣人扶着堪堪站稳,不由气的火冒三丈,待那直升机降下舷梯,那穿一袭黑衣的男人出现在众人视线中,姜太太不由得倒抽了一口冷气。

    竟是萧庭月……

    可萧庭月从走下舷梯那一刻开始,就没有看姜太太一眼,他脸色冷凝,面沉如水,直接越过满面羞怒的姜太太走向被围的那几辆黑色越野车。

    “把这里所有的车子,都给我砸了。”

    萧庭月淡淡吩咐了一声,东子扬声应是,他一抬手,两列保镖立时把姜家的三辆车子围了起来,片刻功夫就将车子砸成了一堆废铁。

    姜太太气的青筋直跳,甩开佣人的手冲到萧庭月跟前,可他还未靠近,就被东子吩咐人给拦住了。

    “萧公子!您别欺人太甚,我们姜家虽然比不得你们萧家,可在蓉城也是数的着的人家,你这样做,我倒是要去问问萧老爷子,让他老人家来评评这个理!”

    姜太太嘴巴向来厉害,也就在星尔跟前,她讨不得好处。

    “你既然知道姜家比不得萧家,那就少说废话。”

    萧庭月漠漠看了姜太太一眼,薄唇含霜:“姜太太,动我萧庭月的女人,你好大的胆子!”

    姜太太又恨又气:“萧公子你这话什么意思,昨日我们姜家打过电话询问您,您说了与您无关……”

    萧庭月骤然眼眸倏紧:“你们所说的她肚子里的孩子,自然与我无关,可姜星尔这个人,却与我有关。”

    姜太太见他这般颠倒黑白,直恨不得将银牙咬碎:“萧公子,星尔已经与京城裴家的嫡长孙订下了婚事了,裴家,想必您听过他们的大名,所以我奉劝您,今日的事,您不要插手的好……”

    萧庭月闻言倒是淡淡笑了一笑:“姜太太,你说,如果裴政道他老人家知道,你们姜家送来的孙媳妇并非完璧,他会不会震怒之下,直接让手下部队把你们姜家给踏平了?”

    姜太太倏然睁大了双瞳,怔怔说不出话来。

    这一点,她还真是没有想过。

    裴昭就算再怎样是个病痨鬼,可也是裴家的嫡长孙,裴政道最看重的长孙,姜星尔若并非完璧,裴家定然要勃然大怒,毕竟……

    裴家此前话里话外已经说的很直白,未来的长孙媳,一定要清清白白……

    清清白白,那就必定要是处子之身,可姜星尔……难不成真的,真的和萧庭月有什么……苟且?

    “先生,姜小姐一直昏迷不醒,应该是被人注射了什么镇定类的药物。”

    东子快步走来,沉声对萧庭月说道。

    萧庭月目光凉凉落在姜太太脸上,姜太太不由得缩了缩脖子。

    “联系宋医生,让他立刻赶过来。”

    东子应声而去,姜太太面色雪白一片,目光闪烁不定,悄悄向心腹使了眼色,要她去搬救兵。

    萧庭月却漠漠一笑:“姜太太还是不要白费心机了,既然裴家你们惹不起,那就乖乖把姜二小姐送去不就成了。”

    姜太太怎么舍得,那裴昭就是因为这一身的病才在京城找不到合适的妻子,才相中了他们姜家……

    她的掌上明珠心头肉,她怎么舍得送到狼窝里去?

    “舍不得吗?”萧庭月冷蔑一笑:“那可真是抱歉了呢。”

    “你这话什么意思!”姜太太蓦地想到了什么,立时面色大变。

    而此时,姜家佣人却一脸慌张的拿了姜太太手机送过来:“太太,裴家的电话……”

    姜太太浑身颤栗的接过手机,在听到电话那端的人说‘已经安全接到姜二小姐,请她放心’时,她整个人直接眼前一黑晕厥了过去……

    她的心恋,她的心头肉儿啊……

    裴昭那病痨鬼会害死她的宝贝女儿的,那个喜欢喝人血的病秧子,裴家那个大火坑……

    她的女儿怎么能跳进去呢!

    萧庭月却毫无一丝怜悯的直接越过姜太太走向了载着星尔的那一辆车子。

    她依然昏迷不醒,沉沉睡着,可却异样的乖巧。

    染回了黑色的长发,凌乱散在肩上,双手腕上还有被绳索勒出的深痕,小嘴上因为被人恶意紧紧贴了一层胶布,现在还有些微红肿胀。

    东子见他过来,就让到了一边,萧庭月弯身将她抱了起来,她眉毛都没有皱一下,没有血色的脸容沉静安谧。

    他明显感觉到她瘦了很多,抱在怀中好似婴孩一般没有重量。

    他自己可以伤害她,冷待她,却不能眼睁睁看着别人算计她,暗害她。

    毕竟,她的身子给了他。

    东子和肖城跟着萧庭月上了直升机,宋恒也被萧庭月的私人飞机接了过来。

    他顾不得喘口气登上萧庭月所在的那架飞机,简单的先给星尔检查了一番,不由得蹙眉啧了一声:“这些人下手还真是狠,用的药剂量实在是重,足能让小丫头昏迷个三天三夜不会醒。”

    三天三夜,萧庭月眸色骤然阴沉无比,片刻之间就会有无数变数,更遑论三日会发生多少大事。

    这姜太太的心肝还真是够黑,自己亲生女儿舍不得,就糟践别人的孩子。

    “不过你放心,我给她注射一针,她下午就会醒了。”

    宋恒一边打开药箱配药,一边睨了萧庭月一眼:“四哥,你这是……动真格了?”

    萧庭月摘了眼镜捏了捏眉心,声音慵懒:“她不过是个孩子,我对她没兴趣。”

    宋恒忍不住笑:“是没兴趣,还是没性趣?”

    萧庭月却眸光一沉,思绪怔住了。

    他也无法否认,姜星尔这个小姑娘很轻易就能撩拨起他的**。

    他并不是沉沦床笫之欢的性子,而这么多年,他孤枕一人也早就成了习惯。

    可当半梦半醒的夜里,那不着寸缕的小姑娘迷迷糊糊的缠上他的身子,纤细的小腿和他的长腿纠缠在一起,滚烫的小手无意识的摩挲着他结实的腰腹,在他怀中哼哼唧唧的念着他的名字时……

    他无疑是失控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