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章 如神降临
    她一点都不喜欢姜心恒,哪怕是姜心恒主动纠缠她,可在姜家人眼中,也是她不要脸勾搭了姜家长房唯一的小少爷。

    “莘柑……”

    “我,苏苏,我都想好了……”莘柑看起来柔柔弱弱的,可她实则骨子里十分的执拗。

    苏苏还想劝,莘柑却忽然把自己的准考证直接撕了,她撕了准考证,倒是松了一口气挤出一个大大的笑脸:“好了,终于做了一直想做却不敢做的事,真好……”

    “莘柑,有星尔的消息,记得第一时间告诉我。”苏苏沉默许久,却终是没有再多说,只是用力拥抱了莘柑一下。

    每个人都有自己要走的路,谁都无法替别人做决定,她只希望,这个善良柔弱的女孩儿,将来会遇到她的幸福。

    她在躲避姜心恒,实则,又何尝不是把过去那个软弱无能的莘柑给甩掉了呢。

    上午九点,萧庭月惯常要喝一杯蓝山。

    秘书煮好咖啡送进去,转身离开的时候心脏还在怦怦乱跳。

    他穿白色衬衫,端然坐在办公桌后,衣袖卷在肘上,露出一截结实的蜜色手臂,握着钢笔的手指修长有力,指甲修剪的干净整齐,短而有型的浓密短发,眉目犀利,薄唇斐然,不知多少女人,一遇误终身。

    可这个男人,却是蓉城出了名的洁身自好。

    肖城拿了手机叩门进来:“先生,白小姐的电话。”

    萧庭月未曾抬头,只是修长手指翻动文件,眉目冷淡疏离,彰显了他的不悦和不耐。

    肖城见状,直接按了接听:“……白小姐,先生此刻正忙,没办法接听电话。”

    白若不知说了什么,肖城的眉毛一点一点紧皱了起来,他放下手机,走上前对萧庭月道:“白小姐说,她是有一些有关她姐姐的事情想要和您说。”

    萧庭月手中握着的钢笔顿住,过了几秒,他方才放下钢笔抬起头来:“电话给我。”

    “四哥……”白若柔弱的声音袭入耳膜,一瞬间,他整个人似微微恍惚了一下。

    毕竟是亲姊妹,声音相像不足为奇。

    “你想说什么。”

    白若哽咽的声音传来:“……姐姐又昏迷了,姐夫说,如果再找不到合适的心脏移植,姐姐就会死……”

    萧庭月抬手摘了眼镜,他定定望着前方某一处,菲薄的唇一点一点绷紧,许久,他开口:“与我有什么关系。”

    “四哥……求你救救姐姐……”

    “她已经嫁人了,你该去求你的姐夫,而不是我。”

    萧庭月没有再多言,直接挂断了电话。

    他把手机递给肖城:“以后,白二小姐的电话再打来,一概不要接听。”

    肖城点头应下,接了手机却不曾出去,反而有些欲言又止。

    “先生……”

    “有话就说。”萧庭月蹙眉,伸手取了一支烟出来点上,青白色烟雾袅娜升起,他英俊脸容掩在那烟雾后,却是冷的让人心颤。

    肖城跟他多年,又怎会不知,萧公子看起来温文尔雅很好相处,实则,却是最难拿捏琢磨的一个人。

    “先生……姜四小姐今天没有参加高考……”

    萧庭月咬了烟,微微眯眼看向肖城:“我看你真是太闲了,不如你去非洲替二哥养狮子去好了。”

    肖城闻言不由得打了一个冷颤,他绝对不要去,他还记得傅子遇那个没眼色的下属被打发去了非洲,没一个月就哭爹喊娘的求着要回来,据说还染了一身虱子,头发都剃光了……

    “还不给我滚出去。”萧庭月斥了一声,肖城却大松一口气,赶紧退出了办公室。

    肖城离开之后,萧庭月却摘了烟摁灭在烟灰缸中,俊逸脸容渐渐沉了下来。

    他就知道,姜星尔最是心机,一边乖觉答应他会好好念书复习功课准备高考来换与他亲近,一边却暗地里打着小九九。

    既然她连自己的前程都不关心,愿意自暴自弃,那么他又何必去浪费心思在她身上。

    高考是她姜星尔人生的转折,她自己放弃了,那么日后不管发生什么事,都怨不得他萧庭月。

    想及昨夜姜家打来的那一通电话,萧庭月不由得眼底泛起嫌恶,其实在她十六岁那一年的慈善晚宴上,她纠缠不休那一刻开始,他就该清楚知道——

    姜星尔这个野丫头,他一开始就不该给她机会,让她对他生出不安分的心思来。

    只是……

    萧庭月终是忍不住想起与姜星尔的这两次缠绵,他忽然觉得有些头痛。

    算了,最后一次他插手她的事,就当是彻底补偿了她,从此以后,他绝不会再管她的死活。

    萧庭月拿起手机拨了一个电话:“东子……”

    ……

    车子在去往京城的路上疾驰,后座上姜星尔昏沉沉睡着,嘴上贴了胶布,双手缚在身后,哪怕她此时在药效的作用下,根本没有任何反抗能力,可姜太太也不敢掉以轻心。

    司机和车上的保镖俱是她的心腹,为的就是毫无波折的将姜星尔送到京城裴家去。

    据说那裴家的嫡长孙,每每发起病来都要生饮人血才能抑制病情,她怎舍得让自己的女儿去受这种折辱,姜星尔去做这个替死鬼最好不过。

    等到裴家嫡长孙折腾够了,一命呜呼,姜星尔大约也就只剩下半条命了。

    姜太太想一想心中就畅快无比,只是,若能干脆折腾没了这条命,才是最妙。

    余下三分之一车程的时候,姜太太吩咐停车休息。

    一个小时后,就当司机回到车子预备启程时,忽然从四面八方传来此起彼伏的汽车引擎声。

    姜太太疲惫蹙眉:“去看看怎么回事。”

    裴家派来的车子就在一百公里外等着,只要将姜星尔移送到裴家人手中,那么就高枕无忧了,万万不能在此时出什么岔子。

    少顷,司机一脸惶恐折转回来:“太太,不好了,不知哪里来的那么多车子,把咱们的车都围起来了……”

    姜太太立时扬眉:“你有没有告诉他们我们是谁?”

    司机急的直搓手:“说了,可对方说,找的就是我们……”

    姜太太正要再说什么,头顶忽然有飓风卷下,直升机上的螺旋桨声震耳欲聋,姜太太被那气流刮的几乎站不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