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章 心死成灰
    “慕生心慈,离了婚瞧着她可怜,还给了她一笔钱……”

    “只是啊,人贱自有天收,你妈这样的贱人,老天爷都看不下去,所以,她才会在生那个野种的时候,一尸两命……”

    “有其母必有其女,你如今年纪小小的就会勾引男人,恬不知耻的说自己怀了身孕,果不其然是继承了你母亲的好基因……”

    “姜星尔,你如今若安安生生的替心恋嫁过去,你父亲想必还能对你存留一些父女情分,你若不安分,小心落得一个和你母亲一样的下场……”

    星尔自始至终只是安静的坐着,姜太太一气说完,见她面色平静如昔,不由讶异挑眉:“怎么,你今日的伶牙俐齿去哪里了?”

    星尔淡淡一笑:“我妈死了这么多年了,还劳您惦记着,是要说陈小姐你太长情,还是……十几年了,你还对丈夫的前妻耿耿于怀,自觉自己不如人呢?”

    “你——”

    姜太太直气的要吐血,可姜星尔这些话,却像是根针一般,直接戳到了她心窝里最隐秘的一处去。

    就算她心高气傲,可却也不得不承认,在姜慕生的心里,那个下贱无耻的盛若兰,实则依旧的地位斐然。

    因为在意,所以才会越来越恨,若当真毫无情意了,他又怎会提起盛若兰就暴躁动怒呢。

    “说说吧,姜家到底想要我做什么,如今我为鱼肉,你为刀俎,我只能任你们摆布,可是,就算死,我也想死的明明白白……”

    “这是你父亲的主意,我这个枕边人也不知晓他的心思,你想知道答案,就去问姜慕生吧。”

    姜太太一摆手,示意医生和佣人上前。

    佣人捉了星尔的手臂,有人摁住她双腿不许她挣扎,可离奇的,姜星尔自始至终都没有挣扎的意思。

    针头刺进手臂上的静脉,冰凉的液体缓缓涌入,药物进入身体产生排异,疼的锥心,她紧紧咬着嘴唇,一声呻吟都不曾溢出。

    意识一点点的模糊起来,星尔只觉得心跳逐渐缓慢沉重,眼皮似有千斤重,阖上就再也睁不开。

    萧庭月……

    她无声轻喃,可这一次,她却连眼泪都没有。

    姜星尔,我不喜欢你,我不喜欢你这样的女孩儿,我不喜欢你……

    心脏,真的好疼啊,疼的像是立时就要死了。

    就死了吧,死了,就不用再一次次的希冀着,然后再一次次的心死成灰。

    ————

    宿舍里的女孩子们都已经睡熟了,姜心语却悄悄从床上爬了起来。

    昏黄的路灯将她纤细身影拉长,她蹙了眉警觉四下看着,快步穿过操场来到了体育馆的洗手间外。

    早已等在那里的男人伸手把她拽进了洗手间的隔断里。

    “答应我的事……”

    “放心,我会帮你办的妥妥帖帖,先让我亲亲……”

    男人有些急迫的抱了姜心语坐在洗手台上,低头就去亲她小嘴。

    姜心语却下意识的想要躲开,男生嗤笑一声:“啧,这么好看的小脸多了一道子,那个林涵更瞧不上你了吧?”

    “你闭嘴!再乱说我现在就走……”

    “好好好,小姑奶奶我不说了……”

    姜心语最初还有些欲迎还拒,可不消片刻她就咿咿呀呀叫了起来……

    一直到天色发白,男人方才恋恋不舍的从她身上出来,姜心语双腿打颤,几乎都快要合不拢了,还有几个小时就要高考,她现在这样的状态……

    不过,她成绩本来就很一般,也没有想过指望高考念一个好大学。

    “别忘了吃药。”男人临走的时候还不忘叮嘱一句,姜心语脸色微微发白,咬了嘴唇点点头,却到底还是忍不住蹙眉:“你就不能用安全套吗?”

    男人瞧着她一身斑斑驳驳的痕迹,忍不住又有些蠢蠢欲动,“不用才舒服啊,你说是不是?”

    姜心语忿忿瞪他:“那你下次别想再碰我!”

    “好好好,我用还不行吗我的小姑奶奶……”

    “赶紧滚吧。”姜心语没好气的说着,对镜子整理自己的衣服。

    “啧,还真是翻脸就不认人,刚才还好哥哥好哥哥的叫着……”

    男人调笑几声,看看天色微亮,没敢再逗留,悄无声息的离开了。

    姜心语望着镜子里有些陌生的自己,却低头捂住脸,低低的哭了出来。

    林涵……怕是再也没有要她的可能了。

    从前她脸没有受伤时,他就不喜欢她,更何况是现在呢……

    都怪那个姜星尔,都是因为她!

    姜心语双手撑在冰凉的台面上,手指一根一根攥紧,镜子里映出她嘴角狰狞的一道粉色伤疤,像是最刻薄的嘲笑。

    姜心语忽然抓起洗手台上的洗手液瓶子,狠狠砸在了镜子上。

    姜星尔,姜星尔。

    ——————

    苏苏和莘柑一直到进考场前十五分钟,还在校门口翘首等着星尔,只是,当巡场的老师最后一次严肃警告她们必须要进入考场时,星尔还一直不见踪影。

    她的电话打不通,姜家她们进不去,谁都不知道她出了什么事,可却很清楚,高考,星尔怕是赶不上了。

    苏苏怏怏的转过身,莘柑眼圈已经泛红,她们都知道,星尔多么的在意高考,更何况,她那么聪明,功课那样好。

    “苏苏……”

    莘柑在快要走到考场门口的时候,忽然轻轻叫了苏苏的名字。

    “怎么了?还在担心星尔……”苏苏瞧着她泛红的眼,想要安慰一句,可却难过的说不出更多的话来。

    “我,我想去找她,我功课不好,就算参加考试,也考不了什么好学校,还不如不参加了……”

    莘柑这般说着,就缓缓低了头:“更何况,更何况,我不想,不想和姜心恒念同一所学校……”

    姜心恒早已和她说了,不管她考什么成绩,都会让姜家动用关系把她弄到他所在的大学去。

    可她不喜欢姜心恒,她一点都不喜欢姜心恒,哪怕是姜心恒主动纠缠她,可在姜家人眼中,也是她不要脸勾搭了姜家长房唯一的小少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