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章 让你嫁,那可是高攀了!
    肖城拿了他的私人手机进来:“先生,您出国后,姜小姐曾有电话打来。”

    萧庭月摆了摆手,肖城识趣的拿了手机出去,萧庭月站在窗前,抬手按了按微痛的眉心,几日的奔波让他原本俊逸无双的容颜上染了几分的疲惫。

    尤其那一双黑曜石一般的眼眸,似揉着化不开的沉寂和哀色,怎样都无法消散开来。

    他垂眸,盯着手指上的那一枚银戒,不知多久,似将自己站成了一樽泥雕木像,直到暮色西沉。

    只存了一个号码的手机里,收件箱里躺着一条简讯,可他却不曾打开。

    从此以后,不会再想你了。

    白芷……

    新婚快乐。

    我永远,永远不会再想你了……

    银色的戒指缓缓的从手指上褪下,那戒指不知戴了多少年,多少的时光镌刻下。

    在指节上留下深深的凹痕,还有,那小小的两个字。

    萧庭月缓缓伸手,轻轻抚了抚那字迹,心脏上爬过锐利的疼,他闭了眼,将那戒指攥紧在掌心许久,方才寻了一个精致盒子小心的收进去,放在了抽屉深处。

    离高考只剩下三天。

    蝉鸣声阵阵,吵的人心头烦躁。

    姜太太翻身从床上坐起来,不悦蹙眉:“姜星尔呢,不是让她在外面捕蝉吗?怎么还这么吵?”

    佣人小心翼翼道:“太太,四小姐一直在外面捕蝉呢,只是咱们这里树木多,一时半会儿也捕不完……”

    “废物点心,这点事都办不好,吃我们的喝我们的,要她还有什么用!”

    姜太太甩手把茶杯砸在了地上:“去,就说我吵的头疼,让她进来给我按摩。”

    佣人不敢多言,赶紧退了出去。

    星尔满头都是汗,身上的衣服湿了干干了湿,久病未愈人本就虚弱,却又在酷夏马不停蹄的到处粘蝉,她的体力早已透支干净。

    姜家的园子并不太大,只是姜太太房间外正对着这一片林子,夏日里无数蝉鸣,怎么能弄干净?

    放了捕蝉的粘杆,洗了手脸去姜太太房间,冷气开的极足,扑面吹来冷风钻入张开的毛孔,星尔忍不住就打了几个喷嚏。

    “晦气!”姜太太没好气的看了她一眼:“滚出去吧,看到你闹心。”

    星尔双手攥紧,紧到手背上青筋毕露,姜太太却慢条斯理的喝着茶,根本不理会她。

    打蛇就要打七寸,捏到了姜星尔的软肋,把盛若兰那死鬼留下的小贱人变着法儿的磋磨,真是让人舒心无比。

    星尔终是什么都没说,转身出了姜太太房间。

    不用给姜太太按摩揉头,却还有无数琐碎的活儿等着她,星尔酷暑下晒了一下午,又被冷气一吹,到了晚上就头疼欲裂,昏沉沉又开始发起烧来。

    这一次病势汹涌,人都烧的迷糊开始说起胡话,姜太太看了一眼,让佣人不用理会,却反而是姜心恒在莘柑哭哭啼啼的哀求下,偷偷让人给姜星尔送了几片退烧药,这才没让她烧成个傻子。

    可她病成这样,眼见是无法参加高考了,毕竟,身子虚弱到连坐都坐不起来,她又怎么能耗费脑力体力去考试?

    星尔从未曾有过这样灰心无力的时刻,她曾经那些胡闹,为所欲为,如今看来,却不过像是一场笑话。

    姜家伸伸手指就能捏死她,可笑她却以为自己能掌控自己的命运。

    高考前一天,星尔不再反复发烧,只是久病体虚,连稍微在床上坐一会儿都直冒虚汗,姜太太又不让厨房给她煲汤调理,见她不再发烧,又开始指派琐事要她去做。

    正中午日头下,要她去清理园子里的池塘,太阳晒的人头晕眼花,星尔瞧着池塘里游鱼惊起的一圈一圈涟漪,有那么一个瞬间,她竟是想,还不如就这样跳进去淹死好了。

    可她若是死了,躺在病床上的外婆该怎么办?

    她老人家中年丧夫丧女,晚年又送走命根子一样的外孙女,她还能活吗?

    星尔怔怔坐在池塘边的树荫下,她一直以为自己是山野里自在的飞鸟,可如今她才知晓,她连这池塘中游来游去的游鱼,都比不得。

    姜家园子里却忽然传来一阵骚动,姜心恋双眼通红从车上下来,直奔姜太太房间而去。

    “妈……”姜心恋哭着扑入姜太太怀中:“裴昭那个病痨鬼今天早晨起来又吐血昏迷不醒,现在正在京城最好的医院抢救,可是医生都说凶多吉少……裴家说让我尽早嫁过去好给裴昭冲喜……”

    “妈,我不要嫁给一个快死的人,我不要守寡……”

    姜心恋哭的泣不成声,姜太太心都要被独女哭的碎了,慌忙揽住姜心恋,一边摩挲着她的头发,一边跟着掉泪:“……怎么这般命苦,你爷爷也是,好端端的订什么娃娃亲,坑了你一辈子……”

    “妈,我可不可以不要嫁?”

    姜太太抹着眼泪摇头:“那怎么行呢,你们的婚事是你爷爷敲定的……”

    姜心恋素白的小脸浮出哀婉的情绪,她咬了咬嘴唇,拽住姜太太的衣袖:“妈……爷爷也只是说要我们姜家的一个孙女嫁过去……”

    “心语可不行,裴家要的是咱们大房的女儿……”

    姜心恋伏在姜太太膝上,低低道:“……星尔也是爸爸的女儿啊。”

    姜太太一怔,不由得眼睛一亮。

    是啊,姜星尔,也是姜慕生的女儿啊。

    如果姜星尔代替心恋嫁到裴家去,她的女儿不就不用再跳那个火坑了?

    反正……

    姜慕生如今对姜星尔不如往昔,反正,姜慕生也早就打算牺牲姜星尔了,那么,就再牺牲一次,又何妨?

    晚上十点。

    姜家宅子里灯火通明,可此刻却是死一样的一片寂静。

    “所以,你们让我代替姜心恋去嫁给一个快死的疯子?”

    星尔声音十分平静,可她越是这般,却越是让人觉得心悸,姜太太腹内打鼓,这小贱人还想闹什么幺蛾子出来?

    不过有那个老太婆在姜家手里捏着,她也翻不出什么浪来。

    “那可是京城裴家的嫡长孙,是你高攀了!”姜老太太皱纹包裹着的一双眼睛睨了星尔一眼:“要不是你姐姐身子不好,这样的好事轮得到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