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章 古怪的一场婚礼
    “姜慕生!”星尔彻底怒了,她放开苏苏和莘柑,转身几步冲到姜慕生面前,十八岁的女孩儿,却有着烈火一般璀璨的双眸。

    只是这世上的男人,从来喜欢的想要的都是温顺的百分百臣服的女人。

    因为无法全然的驯服,因为无法彻底的拥有得到,所以他们恨不得将那人亲手摧毁。

    “我知道我这条命不值钱,你们是有需要我的地方才会好吃好喝养着我,可我告诉你姜慕生,我不稀罕,什么名门姜家,什么锦衣玉食,对我来说屁都不算,我宁愿在江蓝村吃糠咽菜,我也不想在这金碧辉煌的笼子里看你们的脸色!”

    “盛若兰被你们姜家人欺负死了,尸骨都沤烂了,怎么,你还不满足,还想再弄死一个是不是?”

    “可我告诉你姜慕生,我不是盛若兰,我不会任你们拿捏,今天我就把话丢在这里,要么你亲手掐死我,要么以后就别再管我姜星尔的任何破事!”

    “说够了吗?”

    姜慕生怒到了极致,却反而平静了下来,他甚至还微微笑了一笑:“那么现在该我说了。”

    “你外婆犯了旧病,江蓝村的村长电话打到了姜家来,我已经派人把你外婆接到了医院,现在正在重症监护室抢救。”

    姜慕生看着星尔的脸一点点白了起来,他眼底讥诮笑意更盛:“你如果不想管你外婆死活,现在,你就可以出去,随便你去哪里,我决不会再管你一次。”

    “星尔……”

    苏苏从未曾看到过星尔这样的神色,她脸上的血色仿佛瞬间被抽的干干净净,那原本燃着火的眼瞳中,火光中被一点点的浇熄了,变成了死一样的一片寂色。

    “星尔,你没事儿吧……”

    苏苏轻轻握住了星尔的手,担忧询问,她知道外婆对星尔有多么的重要,可她只是一个孩子,一个还在念书没有能力养活自己和亲人的孩子,她能怎么做?

    “老老实实回姜家去,别再出来丢人现眼,我会看在她是你外婆的份上好好给她治病,要不然……”

    姜慕生眼底闪过一抹厌弃,他没有忘记,当年这个老太婆毫不犹豫的怂恿盛若兰和他离婚,他不过是犯了全天下男人都会犯的错而已,他们本来就高攀了姜家,却连这一点委屈都不肯忍……

    也是她自己造的孽,所以害的盛若兰年纪轻轻就死了,她也得了一身的病,这就是报应!

    “姜慕生……”

    星尔抬起手,轻轻摸了摸红肿的半边脸,“我一直不明白,我在江蓝村过了十六年,没有碍着你们的眼,好端端的,为什么让我回来。”

    姜慕生闻言,眼底倒是闪过了一抹不自在:“你是姜家的孩子,当然要回姜家来。”

    星尔讥诮一笑:“我可以乖乖回姜家去,我也可以温顺听话,别为难外婆她老人家。”

    “这个自然。”

    “还有,将来如果真的需要用到我这个便宜女儿出力的时候,希望姜先生让我死的明明白白,别做个糊涂鬼。”

    姜慕生沉默了片刻,到底还是轻轻点了点头。

    星尔转身向外走:“我回姜家去,可以,但是,高考,我依旧要参加。”

    姜慕生想说一句‘高考没什么必要了’,可在看着那女孩儿瘦弱却又倔强的背影时,这句话到底还是没有说出口。

    姜慕生说是要亲自管束姜星尔,可他又哪里有时间做这些,不过三日,就把管束星尔的事丢给了姜太太。

    姜太太知晓她还要参加高考,就变着法的折腾星尔,片刻复习的时间都不留给她。

    她实在是个精明的人,对姜星尔不打也不骂,吃喝上也不难为她,就是找了无数的琐事磋磨星尔的时间,每每到深夜,才放星尔回房间休息。

    若照着星尔从前的脾气,大约早就爆炸了,只是如今,外婆还在抢救,姜家操控着外婆的氧气管呢,她只能任人摆布。

    白日里没时间,她就晚上回去后争分夺秒的复习,苏苏和莘柑轮流给她送模拟卷子和学校老师布置的复习提纲和习题,星尔每每都要做题到凌晨三四点,才会去睡觉。

    才几日功夫,她整个人就瘦了一大圈,看起来憔悴的不像样子。

    姜太太知晓她半夜还在房间复读,却不死心的晚上也开始折腾星尔。

    借口姜老太太身体不舒服,让星尔去老太太那里守夜,老人年纪大了瞌睡少,姜老太太早上五点就起床打太极,星尔刚睡下就被人喊醒,迷迷瞪瞪的端茶倒水伺候着,却还要挨骂。

    这般日夜煎熬,铁打的身子也熬不住,一天深夜星尔就发起了高烧,连着两三日反反复复,没有退烧的迹象。

    姜太太又存心不让人好好给她看病,及至离高考还有一周时,星尔还没有痊愈。

    她 病的难受的时候,曾偷偷给萧庭月打过电话,可他没有接听,事后也不曾给她回过电话。

    星尔没有再打第二次。

    而她不知道的是,她给萧庭月打电话的时候,他人正在万里之外的美国参加一场婚礼。

    确切的说,他并没有亲自到婚礼现场去,只是让东子送了一捧白色马蹄莲和一个白色的礼盒。

    那一场婚礼也很怪异。

    新娘没有出席,只有英俊的新郎一个人出现在了婚礼的现场。

    可参加婚礼的众人却都感动的泪盈于眶,因为新郎的深情,不离不弃,也因为两人凄美却又让人心碎的爱情。

    听说,那新娘因为天生的疾病,活不了太久了……

    可新郎却还是执意要迎娶了新娘,哪怕,新娘随时都可能失去生命……

    这样的爱情放在别人身上,永远都是感人的,可若是新郎是自己的孩子,怕是十个母亲就会有十个不赞同。

    新郎的母亲,未曾出席这一场婚礼,据说,她一直都执意反对。

    婚礼还未曾结束的时候,萧庭月已经乘坐私人飞机回到蓉城。

    肖城拿了他的私人手机进来:“先生,您出国后,姜小姐曾有电话打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