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章 贱人生的也是贱种!
    莘柑看了看星尔桌子上整齐的卷子,头压的更低了,星尔这样好的人,肯定好多同学都会给她留卷子,哪里还需要她呢……

    “没,没什么事了,就是来看看你,你回来上课就太好了……”

    莘柑结结巴巴的说着,心里却是掩不住的失落,她从小性子内向,也没什么好朋友,星尔对她这么好,她很想和她做好朋友,只是,也许星尔根本不需要她这样没用的朋友……

    星尔却在看到莘柑手里的卷子时,立时就明白了她的来意。

    她对姜心恒没什么好感,可却很喜欢莘柑,莘柑和苏苏有些相像,只是苏苏出身好一些,性子也开朗,莘柑却是整天都怯生生的,被人欺负了也只会偷偷的哭。

    “你给我送模拟卷子吗?”星尔站起身,笑的眼睛弯弯:“真是太好了,我刚才还在对苏苏说,如果还有一份卷子可以放在家里就好了。”

    “真的吗?”莘柑一双漂亮的杏核眼陡然亮了起来,星尔从来都觉得莘柑很漂亮,可这一瞬间,她竟是觉得这女孩子十分的惊艳。

    也怨不得,她那个无法无天的所谓的弟弟,会这样迷恋她。

    “当然是真的,快给我吧,急缺!”

    星尔笑嘻嘻的伸手,莘柑赶紧把自己整理好的模拟卷子递过去,可斜刺里却伸出来一只手,直接将那卷子抢过去撕成了两半。

    莘柑吓了一跳,抬头看到是姜心语,她更是吓的脸都白了,星尔没有说话,只是脸上的笑意一点一点的掩去了。

    “星尔……”苏苏赶紧走过来,轻轻拉了拉她的手臂,她真的很怕星尔又要动刀子,她在姜家的日子,本来就很煎熬了……

    “你们俩先出去,苏苏,你带着莘柑。”

    星尔将苏苏的手推开,沉沉说了一句。

    她说话的音调很平静,可苏苏却知道,她是真的生气了。

    姜星尔这个人啊,别人对她好一分,她恨不得把心都掏出来,莘柑的好意被践踏,她又怎会坐视不理。

    “星尔,我没事儿的,我再给你复印一份……”莘柑生怕星尔因此生气,慌忙小声说道。

    “姜星尔,我来就是为了告诉你一句,你不用高考了,这些卷子,你当然也就不需要了!”

    姜心语却不像从前那样害怕,反而越发嚣张的将那卷子撕成了碎片狠狠扔在了地上。

    莘柑眼圈一点点泛红,眼泪 直打转,她成绩不好,这些卷子,她前后整理了一个星期,方才把所有的标准答案都查到……

    “姜心语,我说过的话,看来你忘的很快……”

    星尔缓缓的上前一步,她望向姜心语,瞳仁微倏,若不是为了这种人不值得赔上自己,她真相一刀解决了她。

    “怎么,又想对我动刀动枪吗?姜星尔,你倒是动手啊,再给我一刀啊……”

    姜心语像是故意要惹恼星尔一般,甚至把自己的脸往星尔面前凑了凑。

    “姜心语,收起你的伎俩吧!”星尔怎么不知道她的小把戏,她自然不会上当,只是,她这话刚落定,姜心语却忽然尖叫一声,身子一歪摔在了地上……

    而下一瞬,却是姜慕生暴怒的声音在门外适时响起。

    原来,如此。

    怨不得姜心语根本不怕她的样子,还故意挑衅她……

    原来都是为了让她的那个便宜爹亲眼看到她怎样‘仗势欺人’的啊。

    星尔不屑的轻笑,不得不说,姜心语还真是长能耐了,脑子也知道转圈了呢。

    “星尔,你太让我失望了!”姜慕生满脸掩不住的失望,他上前,将姜心语从地上拉起来:“好孩子,让你受委屈了……”

    “伯父……”

    姜慕生回身,晨光里姜星尔安静站着,花儿一样的唇瓣却有着浅浅上扬的弧度,透着不屑,透着讥诮。

    那么的像她,那么的像,他又爱又恨的那个人。

    姜慕生抬起手,星尔眼都未眨,只是笑意越发潋滟,似在讥笑他不敢动手。

    “贱人!”

    星尔的脸,好似一点点的和盛若兰那一张娇美的脸庞融在了一起,姜慕生那重重的一巴掌终是落了下来。

    贱人,贱人生的,必定也是贱种。

    他早该知道,他不该对她心慈手软。

    “星尔……”

    苏苏急的就要冲过去,莘柑的泪也怔怔落了下来,怎么可以,对自己的孩子,下这样重的手?

    星尔却抬手制止了苏苏过来。

    她的半边脸肿了,牙齿磕破了口腔内侧的娇嫩的皮肉,满嘴的血沫子。

    姜慕生这一巴掌打的可 真疼啊,当年,是不是也是因为这样的一巴掌,寒了她亲娘的心?

    “给你堂妹认错!”姜慕生最是厌烦她这样的表情,女孩子家贞静为主,她就不能温顺一些,偏生要学那个贱人吗!

    “姜慕生。”

    “畜生!我是你父亲!”

    姜慕生气的浑身发颤,抬手又要打下去。

    苏苏却冲过去抱住了他的手臂:“叔叔求你别打了,星尔都流血了……”

    “苏苏,不许求他!”

    “姜星尔,你果然和你妈一样!”姜慕生脸色铁青,面前这张脸,让他恨不得亲手撕碎,不让它在一次次提醒自己当年受的羞辱……

    “你有什么资格提起她,你说我是畜生,那你这个畜生的父亲又算什么?”

    “姜慕生,你除了提供了一颗精子之外,你哪里尽到了做父亲的责任!”

    “今天这一巴掌,我不会还手,只是,从此以后,我也不会再叫你一声爸爸!”

    星尔将苏苏拽回身边:“苏苏,不要为了我求任何人,记住了没有!”

    苏苏流着泪直摇头,莘柑也哭的泣不成声,她没有想到,那样凶悍而又厉害的姜星尔,原来却得不到家人的关爱……

    “好,子不教,父之过,你如今成了这样无法无天的性子,都是我这个父亲教管不严,从今天起,我会亲自来管束你……”

    “别让我再重复第二遍姜慕生,你没有资格管我!”

    星尔一手拉了苏苏一手拉了莘柑,转身就向外走。

    “你想去哪!你给我站住!”

    “我去哪,你也没资格管!”

    星尔头也不回,姜慕生气的太阳穴处青筋剧烈颤抖,他抬起手,指着教室外立着的几个佣人:“你们,去,把这个野丫头给我绑到车上送回姜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