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章 谁让我喜欢你呢,你想吃就吃吧~~
    “好啦。”

    星尔忽然倾身贴了过去,柔软的嘴唇软软的覆在了萧庭月的唇瓣上:“谁让我喜欢你呢,喏,你想吃就吃吧……”

    女孩子的小嘴柔软而又甘甜,姜星尔这个脸皮厚的如城墙一般的小东西又惯是个不要脸的,亲过来就吮住了他菲薄唇瓣……

    湿漉漉的小手在冰凉的车窗上缓缓的滑下,留下纤细的五道指痕,男人额发汗湿,眸中火光簌簌,车厢内的气温几乎濒临沸点。

    “萧庭月……”

    星尔的声音早已气弱,原本雪白凝脂一般的身躯此刻却是全然变作了娇嫩绯色,纤细的腰肢上密布凌乱指痕,却是连举起手指的微薄力气都没有了……

    “怎么?”萧庭月微湿的指尖探过去,抚上她柔软唇瓣,男人声音性感微哑,在星尔的耳畔响起:“不行了?”

    星尔点头,却又咬了嘴唇迷乱摇头:“萧庭月……我会怀孕的……”

    男人的动作陡然顿住,片刻后,星尔忍不住吃痛低呼出声,张嘴咬在了萧庭月结实手臂上:“你混蛋……呜呜呜疼死了……”

    “就是让你疼,好好长一长教训……”

    萧庭月说着,却到底还是将小姑娘抱在了怀中,瞧她哭的抽抽搭搭的,抬手有些粗鲁的给她擦了眼泪:“明天回学校好好念书,姜星尔,再让我知道你闹什么幺蛾子,你看我怎么收拾你!”

    星尔抬起雾气弥漫的一双眼软软瞪他:“你也就会在床上收拾我……”

    萧庭月恨的磨牙:“你能不能有个姑娘家的样子!”

    星尔乖乖点头,埋在他怀里抱紧了他的腰不再顶嘴,心内却腹诽,我要是有个姑娘的样子,我这辈子能睡到你才怪呢……

    车子停下时,小姑娘已经被他收拾的干干净净,脸上乱七八糟的妆容擦掉了,看起来倒是清透又美好,只是裙子太短,现在真是没别的办法补救。

    “我回去就把这裙子扔了,我保证我再也不穿了。”

    星尔乖觉的保证,萧庭月冷哼了一声,瞥了一眼她的小蛮腰,星尔赶紧把衬衫死命拽了拽:“这衬衫也丢了,不穿了……”

    “你知道就行,马上要高考了,姜星尔,你最好明白,这不是什么小事,要认真对待。”

    星尔使劲点头:“我会乖乖念书,复习,那你还会找我吗?”

    “高考结束之前,我不会和你见面。”

    “我不要……”

    “你不要,那高考结束我也不会和你见面!”

    星尔乖乖闭了嘴:“那我们说好了的,高考结束,你要第一时间找我,拉钩,不许耍赖!”

    萧庭月抬手在她额上敲了敲:“少给我来这一套。”

    东子已经买了药和水回来,这是第二次了,这么短的时间内,他已经两次让她吃了事后药。

    他向来是自律的人,从前交往过的零星女伴,他也是选择用安全套,虽然他大可以让自己舒服,让女人吃药,但他实则真的不是那种只顾着自己痛快的性子。

    可是对于姜星尔,终究是他亏欠了她。

    就算是她主动撩他,可他终究还是要负这个责任。

    在他眼里,姜星尔好像一直都是那个刚从乡下回来一身是刺却又无助的小孩子,他与她在一起做这样的事,也免不了会有负罪感。

    以后,无论如何,都不能再这样了。

    星尔看着他的那个渺了一目的下属拿着药回来,不由得垂了长长眼睫低下头。

    其实,她这样的女孩子,在正常人眼中该是很坏很坏那一种了,如果盛若兰还活着,会不会把她的腿打断?

    可是,人就活这一辈子,她遇到自己全身心爱的人太难了,如果错过了,也许就是一生。

    星尔不想让自己有任何的遗憾,她虽然也想要更多,也想奢求更多,可她却保持着最后的一线清醒。

    “你快高考了,星尔,你还很小……”

    萧庭月想到她今晚说的那句话,他终究还是缓缓伸出手,将星尔轻轻搂入怀中。

    被他搂入怀中那一刻,她的眼泪终于滂沱落下:“萧庭月我不是小孩子了……”

    “不,星尔,你还太小,很多事情你都不懂,将来,你会遇到合适的人……”

    星尔摇头,使劲摇头,扬了脸直接吻住他的嘴,不许他再说下去。

    萧庭月垂眸,看到小姑娘一脸的泪痕,哭的眼圈红肿,他再冷硬的心,此刻也有了柔软的裂痕。

    仅此一次,下不为例。

    他没有再说下去,只是双臂将她箍紧,然后,回应了她的亲吻。

    东子站在不远处抽烟,肖城也过去借了火,两人都没有说话,却别有默契的在心内轻叹了一声。

    有五年了吧,这好像还是第一次看到先生和一个女孩儿这样纠缠不清。

    这姜星尔,该说她幸运,还是不幸?

    因为他们都很清楚,先生的心,早已容不下任何人了。

    这露水般的一段情缘,也许先生很快就会忘却,可这个执拗的小姑娘呢?

    东子掐灭了烟,“这世上的事儿,这将来的事儿,咱们谁也说不准呢。”

    第二日清晨,星尔规规矩矩穿了校服,头发染回了原本的黑色,小脸上未施粉黛,拎着书包第一个进了教室。

    她本来就是聪慧的性子,成绩底子又好,虽然这几日荒废了功课,却也未曾落下太多,苏苏把整理好的模拟卷子递给她,“你这几天没来,卷子我都给你整理好了,重点也归纳好了,你赶紧好好看看,做一做习题。”

    星尔伸手给好闺蜜一个大大拥抱:“我爱死你了苏苏!”

    苏苏脸都红透了,“星尔……你整天都没个正形!”

    “要不是在班里,我还想亲你一口呢!”星尔捏了捏苏苏粉嫩的小脸蛋儿,看这娇滴滴可人的样子,她要是男的,绝对要把她泡到手。

    “星尔……”

    教室门口传来一道怯怯的声音,星尔抬头看去,却是莘柑捏着一沓卷子站在那里,正有些忐忑的看着她。

    “莘柑?怎么了有事吗?”

    莘柑看了看星尔桌子上整齐的卷子,头压的更低了,星尔这样好的人,肯定好多同学都会给她留卷子,哪里还需要她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