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章 吃不到肉,就让人家滚……萧叔叔你可真现实!
    “姜星尔,我上次已经和你说的很清……”

    “只是抱一抱,又不是要缠着你再上一次床,你不要这么胆小好不好?”

    星尔伸出去的两条小胳膊,已经主动缠上了萧庭月的腰。

    小姑娘紧紧贴着他的身子抱住他,嫩生生的脸蛋在他胸口蹭着,隔着薄薄的一层衬衫,他甚至能感觉到她柔软的唇压在了自己的胸膛上。

    胸腔里有烈火在翻腾,似是怒气,也似是莫名的躁动。

    只是这一次,很快,她就放开了他。

    柔软温热的躯体骤然从他怀中离开,却让他生出一种无形的失落来。

    “好啦。”星尔扬起脸对他咧出一个大大的笑:“我以后会离谢锦修远远的,你放心吧。”

    她说完就走,毫不留恋的样子。

    萧庭月却没看到,她转过身去眼泪就落了下来,只是,她没有抬手去擦,只是任眼泪肆意的往下淌。

    人不该太贪心的,从前不敢肖想的,已经得到了,还贪求其他的干什么呢?

    “姜星尔……”

    身后忽然传来熟悉的声音,是错觉吧,因为太想念,太依恋,所以才会有这样的错觉。

    星尔没有回头,也没有停步。

    手臂忽然被人握住了,星尔一怔,抬起哭花的脸,却看到了他模糊的脸庞。

    “萧庭月?”星尔轻轻呢喃他的名字。

    萧庭月没有说话,可带着他味道的手帕却落在了她的脸上。

    “你这个鬼样子回学校去想被开除滚回家?”萧庭月眉眼间似乎有些不耐,星尔却忽然裂开嘴笑了,她抬手,抓紧了他的手帕。

    “萧庭月!”

    小姑娘直接跳起来挂在了萧庭月的身上,两条细白长腿一左一右直接夹住了男人的劲腰。

    她的裙子太短了,这样挂在男人身上,几乎雪白的大腿都完全暴露了出来。

    萧庭月恨的磨牙,他就是好了伤疤忘了疼,这祸害根本就是个难缠的狗皮膏药,粘上就揭不下来了!

    星尔小脸埋在萧庭月肩窝里,几乎是贪婪的嗅着他身上好闻的味道,他抽惯的烟,他下巴上的须后水的清冽气息,他头发上干净的味道,他衣领上淡淡的香气……

    她连他的头发丝都爱的不行,她恨不得变成他胸口的一颗痣,日日伴着他的心跳。

    “你给我下来!”萧庭月几乎是咬牙切齿的开口。

    星尔却勾缠的更紧:“不要,我不要,就不要,就不要!”

    “你信不信我把你直接丢河里去!”

    “丢河里我也不下来,反正我死了也心满意足了!”星尔双手死死抱紧萧庭月的脖子,殷红柔软的唇贴在他敞开了两粒扣子的锁骨处,小猫一样又是舔又是轻咬。

    夏日里穿的单薄,小姑娘香香软软贴在他怀中,这样紧紧缠在一起,血气方刚的男人受得了才怪。

    萧庭月终是忍不住,伸手拧住她玉雪可爱的小耳朵,咬牙沉沉开口:“姜星尔,我看你是要上天了!”

    星尔冷不丁被他拧了耳朵,当即又疼又委屈眼泪汪汪的盯着他控诉:“萧庭月你大变态!”

    萧庭月讥诮冷笑一声:“论变态,你敢称第二可没人敢称第一了!”

    星尔嗷呜张嘴咬在他喉结上,含混不清的控诉:“……可我都没有这样拧过你!”

    她敢!

    姜星尔小姑娘上了车不肯乖乖坐在座位上,原因是她耳朵疼,需要萧叔叔亲亲抱抱举高高。

    萧庭月忍的太阳穴直抽抽,差点又要把她扔出去。

    只是那小东西论起不要脸厚脸皮缠人功夫,绝对天下无双,她穿着露脐的小衬衫,短的要露出内库的小短裙在他身上又蹭又拧。

    萧庭月拧着眉攥住星尔的胳膊想把她拉下去,可她却像是黏在他身上了一样,柔若无骨手脚并用的缠的死紧。

    “姜星尔!”

    萧庭月眸色阴鹫沉沉,她知不知道她到底在做什么。

    看来,好了伤疤忘了疼,还真是她的秉性!

    小姑娘却丝毫不怕的样子,睁着猫儿一样的一双眼,故意懵懂的望着他,圈着他脖子嗲嗲的撒娇:“萧叔叔……你怎么脸色这么难看啊……是不是发烧了?身上好像还很烫的样子……”

    一边说着,一边故意抬起小手去摸他额头,萧庭月只觉得胸膛内火气乱窜,伸手按了按钮降下了隔板来。

    “姜星尔,我看你真是想找死!”萧庭月伸手将她两条小细胳膊从身上扒拉下来,直接将星尔推在了宽敞的后座上……

    “萧庭月……你变态!”

    他不会在车上把她给吃了吧?这个变态老男人!

    他变态?嗬,她的脸皮还真是厚的独一无二了,也不知道刚才是谁勾引的他,也不知道刚才又是谁装作一副纯情小女生的模样问是什么把她硌疼了!

    她既然想作死,他若是不满足她,岂不是辜负了她的用心良苦?

    又是一巴掌落下去,星尔疼的倒抽了一口冷气,红着眼圈扭脸控诉那个老男人:“萧庭月!你不能换个地方打吗!”

    “不能!”萧庭月冷冷吐出两个字,慢条斯理的解开了皮带扣。

    “大变态!”星尔眼圈更红了,拉着自己的小裙子护着被打的红红的某处,缩在角落里躲的远远的。

    萧庭月瞧着她矫情的小模样,不耐的吐出一句,长眉轻扬:“不愿意就给我滚下车去。”

    星尔委屈的小嘴瘪起来:“萧庭月你凶死了……”

    “姜小姐方才撩我不就是为了让我睡你?”

    萧庭月伸手拽住她小细胳膊,忽然拉近的距离,让星尔清晰感受到他周身强烈爆棚的男性荷尔蒙气息,她不由得一阵心襟动摇。

    根本没办法抗拒好不好,整个人都软了好不好……

    可是……

    星尔眨巴了一下漂亮的水眸:“可是我今晚真的只是想让你抱抱我……”

    萧庭月:“……”

    “那你滚吧。”

    萧庭月松开手,脸色忽然变的冷冽难看。

    男人兴头上被泼冷水的滋味,没几个还能保持绅士风度。

    星尔忍不住嘟了嘟小嘴:“吃不到肉就要人家滚,萧叔叔你也太现实了……”

    萧庭月冷笑:“姜星尔,你别得了便宜还卖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