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章 在我眼里,你哪里都比不上她
    林涵不由得皱了眉,“星尔,你知不知道马上就要高考了?依着你的成绩,很轻松就能考进b大……”

    “我的事,轮不到外人来操心。”星尔坐在花台上,仰脸吐出漂亮的烟圈,她今日肯和林涵说话,也不过是看在上次他送她去医院的份上。

    却不代表着,她就会听他的话。

    “星尔,我知道你家里的事……可是你不能和自己的前途过不去……”

    林涵苦口婆心的劝着,星尔却掐了烟站起身就要走。

    “星尔……”

    “没看见她不想和你说话吗!”谢锦修甩着手中的机车钥匙走过来,勾住星尔的肩熟稔的将她拉到身边,冷冷对林涵说了一句。

    “算了,和一个书呆子计较什么,我们走吧。”

    星尔看了林涵一眼,红唇潋滟溢出笑来:“林涵,你也别劝我了,我对念书没兴趣。”

    “我们去兜风,然后去江桥口吃宵夜,你不是说想喝酒……”

    “好啊,今晚不醉不归!”

    “不醉不归!”

    谢锦修揽着星尔的肩走到机车旁边,林涵眼睁睁的看着星尔戴上了头盔跨坐在谢锦修的机车后,午后的阳光烈烈的刺着他的眼睛,他攥紧了手指看着谢锦修载着他心上的女孩儿呼啸离开,却终究还是没有追上去……

    姜心语的脸上到底还是落了疤,也因此,她的性子日益变的乖张而又乖戾。

    晚自习的时候,教室里原本十分安静,大家都在埋头做模拟卷子,姜心语却忽然蹭地站起身,一巴掌甩在了身后女生的脸上。

    教室里忽然躁动起来,莘柑捂住红肿的脸,怔然坐在位子上,漆黑瞳仁里有泪飞快聚集然后缓缓淌了下来。

    “莘柑……你没事儿吧?”邻座的女孩儿有些不忍的轻声询问,班长也站了起来:“姜心语,你干什么呢!”

    姜心语瞧着有人为莘柑出头,不由得讥讽一笑:“莘家不过是跟着我们姜家的一条狗,莘柑你也不过是个狗奴才而已,就凭你,还想跟我们心恒在一起?”

    姜心语早就瞧着莘柑不顺眼了,她长的柔柔弱弱的,班里男生私底下都叫她玻璃美人,姜心恒简直要把她捧在掌心里疼,偏生莘柑却不和她亲近,倒是时不时的给姜星尔卖好。

    她方才听见莘柑悄悄和同座说,要给姜星尔整理模拟卷子,她当即就恼了。

    那算个什么东西,不过是对她们姜家还有点用才让她做姜家的四小姐,她还真以为自己能一步登天了?

    等她哪一天没了利用价值,她姜星尔就该知道,自己根本一文不值。

    莘柑被姜心语这样羞辱,当即撑不住,眼泪簌簌就落了下来,可姜心语说的却也并不错,父亲巴结着姜家,才有今日,她成绩不好,能来一中读书,也不过是借了姜家的势。

    而姜心恒……

    他喜欢她,缠着她,她又怎么能拒绝呢?

    姜家的独子,是她根本不能开罪的,一家子都要靠着姜家吃饭生存,她就算是不愿在高中恋爱,也不敢拒绝姜心恒的追求。

    见莘柑低了头不敢吭声,姜心语不由越发得意:“知道自己几斤几两,就给我安生一点,有些猪狗不如的东西,最好离的远远的,免得惹一身晦气……”

    莘柑却忽然抬头看向姜心语:“你不能这样骂人!”

    “我骂谁了?”姜心语面色一沉,嘴角伤疤更显狰狞。

    莘柑忍不住害怕的缩了缩头,脸色雪白一片,却还是倔强小声道:“反正,反正,她很好很好,你就是不能骂她……”

    莘柑不会忘记姜星尔是怎么帮她的,她被那些混混纠缠的时候,被几个学校里的小太妹欺负的时候,只有姜星尔把她护在了身后,狠狠揍了那些男生,还把那几个小太妹打的哭爹喊娘再也不敢欺负她了。

    人要知道感恩,她不管姜星尔别人怎么议论,姜家怎么不喜,她只知道,她是个很好很好,很仗义很善良的女孩儿。

    姜心语闻言怒极反笑:“我今日就是要骂她,你能怎样!姜星尔就是个不要脸的贱人,早就被男人睡过了……”

    “你够了姜心语!”

    一直沉默未曾开口的林涵,终是忍不住站起身,他清俊的脸容上眸色沉沉,双拳却紧紧攥了起来,显然已经震怒。

    姜心语望着林涵,缓缓笑了一笑:“林涵,你这些天也看到了吧,姜星尔和谢锦修那些人混在一起,晚上宿舍都不回,难不成他们真的喝酒聊天看星星?也就你傻,喜欢这样一个公交车……”

    “我说,够了!”林涵一步上前,伸手攥住了姜心语衣襟,俊秀的少年,面容却因怒火而隐现狰狞:“姜心语,不管你怎样诟病她,我都不会讨厌她,我也不会喜欢上你!”

    姜心语猩红双眸中骤然涌出泪来:“林涵我哪里比不上她……”

    林涵松开手,重重将她推开到一边,他嫌恶的看她一眼,转身向外走去:“在我眼里,你哪里都比不上她!”

    “林涵……你会后悔的!你一定会后悔的!”

    姜心语失控的哭喊出声,班里死一样一片寂静。

    林涵一步一步走出教室,夏日的风徐徐吹来,却吹不散压在他心头的沉重雾霾。

    他也不知他是怎么了,怎么就对姜星尔念念不忘,她乖张,泼辣,叛逆,丝毫没有一丁点符合他找女朋友的标准,可他就是被她占据了整颗心。

    她现在,和谢锦修在做什么呢,真的,只是单纯的兜风,喝酒,还是,如姜心语所说……

    林涵只要想一想她跟着谢锦修离开的画面,就觉得胸口一阵锐利生疼,姜星尔,她知不知道,他多么希望她能好好的。

    好好的念书,好好的考试,好好的,和他念同一所大学,好好的,等着他有足够的能力,来保护她……

    星尔长腿撑地,头上的安全头盔并没摘下来,她就那样坐在机车上,眉眼间透出了几分的不耐,望着不远处的谢锦修。

    方才他开机车载她出来,还未到高架桥就被一辆车子拦住了,那小爷正想发脾气,可瞧到车上下来的司机,却立刻就怂了,老老实实下车走了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