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章 我和你没话说!
    姜心语脸上的伤缝了针后就回来家中休养,麻药劲儿过去疼了大半夜,才刚睡着,就被人摇醒了。

    姜慕生更是连夜从国外总公司飞了回来,半杯水还未喝完,萧庭月就带了星尔站在了姜家的主楼外。

    那几个人早已吓破了胆,不等人问,就竹筒倒豆子将事情说了个清清楚楚。

    姜二太太听的眼睛都直了,姜老太太也是一副不敢置信的神色,姜太太坐在姜慕生旁边,神色变了几变,到最后,只是无声叹了一叹。

    这丫头的命也忒好了一些,都到了这样关头,却又偏偏被人救了。

    若真是让人得逞了,这才叫痛快,她今后,也甭想再这样蹦达的让人心烦了。

    姜慕生就算再对她存了几分怜惜,大约心里也会厌弃了她。

    毕竟,她的生母盛若兰,不也是 因为那些污秽的丑事,才被姜慕生和姜家所放弃嫌恶的么。

    这样,才叫有其母必有其女呢。

    可谁能想到,萧庭月偏偏又插了一手。

    也幸好,这事儿是姜心语做的,和她们这一房丝毫关系都没有。

    姜太太稳了稳心神,安然看戏。

    “大哥……大嫂,这肯定有什么误会,我们心语向来乖巧,怎么可能做出这种事呢……”

    姜二太太推了推丈夫,抢先开口辩解。

    姜心语却面如死灰,怔怔站在那里,脸色惨白,毫无血色。

    “慕生啊,我也觉得会不会有什么误会?心语这孩子一向乖巧听话,怎么会做糊涂事呢?”

    姜老太太看向长子,皱着眉询问。

    萧庭月并不想看他们一家人表演,他直接对姜慕生道:“姜先生,如果你们觉得这事儿有什么误会,那就现在请警局的人过来亲自调查好了,我相信警察是绝不会说谎的,必定会秉公行事。”

    “这怎么行,这样的事传出去岂不丢人!”

    姜老太太立刻否决,萧庭月讥诮一笑道:“传出去丢人,那么做了伤天害理之事的人,姜老太太就不觉得她有辱门楣?”

    “事情还没出来结果,可能有什么误会呢……”

    姜老太太恨恨看了萧庭月一眼,复又唤姜心语:“心语丫头你说,是不是有人逼你……”

    “够了!”姜慕生忽然重重拍了怕桌子,还有什么好问的,姜心语从头到尾吓的面无人色,还不足以说明问题?

    “这事儿,我会给星尔一个公道,萧公子,这样深更半夜的,让您费心了……”

    “没什么费心不费心的,我只是好心提醒姜先生一下,同是姜家的血脉,却做不到一视同仁的话,姜先生,那您还不如送她回江蓝村去。”

    萧庭月说完这一句,不再停留,他转身向外走去,东方天色微白,黎明就要到了。

    “萧公子放心,这一次的事,我不会再坐视不理的,星尔她现在怎么样?”

    姜慕生追出来,有些讪讪的询问。

    “没什么大碍,暂时死不了。”

    姜慕生不由得面露尴尬,好一会儿,他又小心翼翼道:“……可是今日星尔出手伤人,大庭广众之下,实在是遮掩不住……”

    “那是你们姜家的事。”

    萧庭月容色淡淡,姜心语设计害人,只因为没有暴露在大庭广众之下,所以就可以轻轻揭过?

    姜星尔虽然出手太狠辣,完全不像个十七八岁的女孩儿行事作风,着实让人不敢苟同,可就因为众人皆知,就无法兜揽?

    说到底,还不过是因为这个女儿并没有多重要罢了。

    “星尔……”

    “她这些日子在医院休养身子,我会安排护工照顾她。”

    “那怎么敢劳烦您……”

    姜慕生一路将萧庭月送出去,萧庭月的车子驶出姜家宅院的时候,他让司机停了车,吩咐了东子一句。

    姜慕生和姜家佣人听着那几个人不时传来的惨叫声,只觉得心头恻恻。

    萧庭月竟然就吩咐自己的那个手下,在姜家的大门外,把这几个人的手指头一人剁下来了一根。

    姜心语当即就惊吓的病倒了,连日的发着高烧,不停说胡话,姜二太太哭成了泪人,求姜老太太劝姜慕生手下留情。

    毕竟姜星尔安然无恙,姜心语并未铸成大错,姜慕生见侄女病的不省人事,也只得揭过不提。

    星尔住在医院直到痊愈,也并未见过萧庭月一面。

    可他的那个下属肖城,倒是见过几次。

    周末的时候,苏苏红着眼睛来医院看星尔。

    星尔哭笑不得,还要安抚好闺蜜:“你瞧瞧你多出息,我不过是发烧而已,又没吃亏。”

    苏苏抽噎着瞪了她一眼:“你以后别这样动刀动枪的,太吓人了,万一出什么大事……”

    星尔却冷冷一笑:“那又如何,这还是轻的,我没在她脸上划个十道八道,都算是手下留情了。”

    苏苏不知之前的那些过节,轻声劝道:“她嘴贱活该,可你下手也太狠了,对你名声也不好听,怎么说,她都是你堂妹呢……”

    “什么堂妹不堂妹,在我眼里,他们连外人都不如,再犯我一次,绝不是这般简单……”

    星尔话音未落,病房门忽然被人大力推开,苏苏吓了一跳回过身,却看到萧庭月 一身黑衣肃穆站在那里,面上的神色却阴鹫摄人。

    星尔眸光闪了闪,转过脸看向一边,下巴却抬的高高的,倔强的样子让人恨不得狠狠抽她一耳光。

    “苏小姐先出去,我和她有几句话要说。”

    萧庭月待苏苏还算客气,苏苏却在他强大气场面前大气都不敢出,慌忙跑了出去,还不忘关上了门。

    “我和你没话说!”星尔拉起被子把自己蒙住,**的丢下了一句。

    萧庭月走到床边,毫不客气的拉开被子直接丢到了一边去。

    “我听说过你生母的名字,她是个很温柔,很知书达理的好女人,姜星尔,回来蓉城到今日,你问问自己,你做过一件让她脸上有光彩的事吗?”

    萧庭月的一声质问,忽然让星尔整个人全都崩溃了。

    她忽地坐起身,一双眸子赤红含了泪,死死盯着男人深邃莫测的双瞳,她整个人剧烈的颤着,双手攥紧了身下的床单,嘴唇哆嗦着,抽搐着,泪珠儿滚滚而下,却许久都未曾说出一句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