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章 她手中的刀子还在滴着血
    争不过姐姐也就罢了,一个山野乡村出来的小贱人,她白若难道还不能踩到脚底下?

    白若瞳仁骨碌碌一转,秀美小脸渐渐变作一片雪色,她抬手捂住心口,额上冷汗涔涔而落。

    萧庭月刚出电梯,肖城就匆匆追来:“先生,白小姐犯了旧疾了……”

    雨下的遮天蔽日,星尔没有撑伞,就那样安静立着,雨下的越来越大,她却像是根本未曾察觉到自己早已全身湿透。

    从江蓝村回来,她再也没能见过萧庭月。

    她心里很明白,他是不愿再和她有任何的瓜葛了,可她却不能这样。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她有自己的私心,虽然这私心,看起来并不是那样的光明磊落。

    星尔不知自己站了多久,幸好,她最终等到了萧庭月。

    他的身影出现的那一刻,星尔不管不顾的冲了过去:“萧庭月……”

    他步履未停,冷寂眸光穿透雨雾望向星尔,星尔却怔怔站住了,一双星眸定定落在他怀中女人脸上,再无法移开。

    白若娇弱倚在萧庭月怀中,乌黑双眸紧闭,越发显得楚楚可怜。

    萧庭月抱着她,眉目之间的忧心和关切掩饰不住,她从未见过他这般模样。

    这怀中女人是他心爱之人吧,挂在心尖子上疼着才会这样真情流露。

    哪里像是她呢,怎样的撒娇卖痴,也得不到他的温柔一顾。

    “你来干什么?”萧庭月蹙眉,声音冷漠至极,星尔忽地打了一个冷颤,唇角一点点弯了起来。

    她什么都没说话,只是最后安静的看了萧庭月一眼,直接转身走了。

    雨下的那么大。

    肖城想到那一日她的眼泪,忽然有些不忍:“先生……”

    萧庭月看也未看肖城一眼,抱了白若直接上车,肖城不好再多说什么,匆匆跟着上了另外的车子。

    星尔不知自己走了多久,雨最大的时候,她并不觉得怎样煎熬,只是见过萧庭月后,这雨逐渐的停了,可她却觉得快要撑不住。

    “姜星尔?”

    耳边忽然传来一道温和男声,星尔迷蒙转身看过去,一辆白色世爵缓缓在她身侧停下,降下的车窗里露出来林涵那一张清秀的脸。

    星尔没有说话,转身继续向前走,林涵却下车向她跑来。

    “姜星尔你怎么淋成这样了?不行,这样你会生病的,我先带你去医院……”

    林涵一边说着一边把自己的校服外套脱下来披在了星尔的身上。

    “不用你管,我一会儿回去换衣服就行了。”

    星尔冷着脸将外套脱下递给林涵,林涵却蹙了眉,异常坚持:“你这样不行,女孩子要爱惜自己的身体,你连这点道理都不懂吗姜星尔?”

    爱惜自己的身体?嗬,她还有必要爱惜自己的身体吗。

    “我说了不用你管……”

    “我必须要管!”林涵固执起来,竟也让人毫无办法,星尔恼了,回身瞪着他:“你有什么资格管我?你又是我什么人!”

    “如果你愿意,我现在就可以有资格!”

    星尔怔住了。

    林涵有些不自在的微微别过脸去轻咳了一声:“先上车吧。”

    星尔的手腕被他紧紧扣住,林涵将她拉到车边,她不知自己怎么妥协了,为什么妥协了。

    也许是因为,人在极度脆弱痛苦的时候,是禁不起任何一丁点的关心和善意的吧。

    护士给星尔量体温的时候,林涵出去买了新的衣服回来,星尔没有说话,量完体温后林涵跟着护士小姐去拿药,嘱咐她把湿衣服换下来。

    她身体底子好,淋了大雨,也不过是有些小风寒感冒,并不用住院观察。

    换了干净衣服,自然又和林涵一起回校去。

    高考只剩下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他们这次去学校后就要一周才能回家一次。

    车子刚在校门停住,姜心语就一脸娇羞的小跑了过来,“林涵……”

    林涵打开车门下车,回身又扶了星尔,姜心语完全傻眼了,好半天回过神来,却是立刻眼圈就红了:“林涵,你怎么和她在一起!”

    “我和谁在一起,与你有什么关系?”林涵紧紧握住星尔的手,目光冷冷掠过姜心语:“姜同学,你挡着我的路了。”

    姜心语死死咬住嘴唇,泪如雨下:“你明知道我喜欢你,林涵你明知道……”

    “可我已经明确的拒绝过你了,而且,我如今已经有了喜欢的人。”

    林涵说到这里,忽然回头看了星尔一眼,她穿着他买来的衣服,安静站在他的身后,她的手在他的掌心里。

    她没有了那一身刺,更让人心疼,想要护着她,照顾她。

    “林涵你不要告诉我你喜欢的人是姜星尔这个贱人!”

    “姜同学,你如果再这样说星尔,我不敢保证我不会对女生动手。”林涵察觉到星尔的手想要抽走,立时握的更紧。

    “你知不知道姜星尔是个什么东西?她早不干净了,被人睡了,还不是一个男人!”

    姜心语彻底崩溃,站在人来人往的校门口,嘶吼出声。

    “我说过的姜心语。”

    星尔使劲甩开林涵的手,她缓缓走到姜心语的身前,星眸寂寂望着她,却似冰霜雪剑,让她忍不住就想闪躲。

    可姜星尔却已经抬手捏住了她的下颌。

    “没有这个能耐,就不要嘴贱,要不然,我真的会撕了你的嘴!”

    话音落定那一刻,星尔垂在身侧的另一只手忽然抬起,不知何时,她手中多了一把锋利的美工刀,电光火石间,就在姜心语的嘴角处划出了一道长长血痕。

    “啊——”

    姜心语捂着脸嘶声尖叫,周遭学生都吓的呆住了,林涵脸色煞白,怔怔站在那里,一声‘不要’还未曾来得及喊出口。

    姜星尔却是最镇定的那一个,她手中的刀子还在滴着血,她的唇角却高高的扬着,眸如寒星,冷冽逼人。

    她从来,都是说话最算话的人,不管是谁,哪怕是天王老子,也休想让她改变心意。

    没人庇护她,她自己庇护自己,反正,她连死都不怕,她还怕什么?

    警车过来的时候,林涵下意识的要将星尔护在身后。

    星尔却对他淡淡一笑:“这是我自己的事,和你无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