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章 我今日若是偏偏要管呢
    星尔好似听到了纷沓的脚步声,她伏在冰凉地面上,打下来的戒尺忽然停住了。

    脑袋却仍是昏沉的厉害,冷汗涔涔而落,她迷迷瞪瞪的呢喃:“外婆,外婆……”

    身子忽然腾空而起,落入一个宽厚温暖的怀中,熟悉的烟草味道和男人身上清冽的气息瞬间缭绕鼻端。

    星尔只觉一颗心立时安稳了,她睁开眼,萧庭月的面容模糊极了,可她却扯开嘴角笑出来:“萧庭月……”

    “原来这就是你们姜家人的行事作风,这般欺凌弱小,还真是让人刮目相看!”

    萧庭月抱紧星尔,只觉怀中这具身体滚烫摄人,那攥着戒尺的老婆子实在面目可憎,他素来克制,今日却耐不住,一脚踹出去将她踹翻在地,“你算什么狗东西!姜家的小姐你也敢动手!”

    姜老太太面色难看不已,姜太太却十分错愕,蹙了眉打量两人,心底翻搅成了一片。

    姜星尔这个小贱人什么时候勾搭上了萧庭月?

    这两年,她是有耳闻,可全当笑话看,萧庭月这样的出身,萧家这样的门庭,就连她的女儿姜心恋她都不敢妄想能嫁进去,更何况这个野丫头!

    可今日,萧庭月却偏生为她出头,还发了这样大的脾气。

    蓉城谁不知道萧庭月素来克制,人前不苟言笑,喜怒难测,难不成,他这被这小丫头勾搭上了?

    “萧公子跑来我们姜家,是兴师问罪,来帮这丫头出头了?”

    姜老太太口气颇有些不悦,萧家再怎样门庭贵胄,萧庭月也不过是个晚辈,今日他这般,也实在太打她的脸了。

    “兴师问罪不敢,只是这丫头昨儿是跟我出去了,那么,若因为这个受罚,我这个罪魁祸首怎么也不能不管。”

    萧庭月抱了星尔,只觉此刻她仿佛轻飘飘没有重量一般,往日那样生动活泼的小人儿此刻却是气息奄奄,萧庭月不由得收紧了手臂,面色却越发冷凝起来。

    姜老太太闻言面色骤变,这丫头什么时候和萧庭月关系这般亲厚了?

    姜家虽然家世优渥,可和萧家亦是无法比拟,姜家女孩儿若能嫁进去萧家,她自然欢喜,可那人若是姜星尔这个白眼狼……

    姜老太太无论如何都不能容忍,姜星尔对姜家毫无感情,她嫁进去萧家也对姜家无任何益处,反而她们日后还要瞧她脸色。

    “萧公子,不管怎样,这都是我们姜家的私事,容不得外人来管……”

    “我今日若是偏偏要管呢。”萧庭月冷冷一笑,黑夜月下,他颀长身躯站立不动,却气势逼人锋芒毕露。

    姜老太太不由倒抽一口冷气,姜太太亦是恨的银牙紧咬。

    而在众人身后,无人察觉到姜心恋脸色惨白立在那里,早已摇摇欲坠。

    “东子,肖城。”萧庭月沉声唤了助手名字,渺了一目的东子阴恻恻一笑走到姜家众人身前,抬手将手枪上膛,竟是直接对准了姜老太太。

    肖城倒是温和笑道:“姜老太太,我们公子念着您是长辈不愿撕破脸,您还是识时务的好。”

    姜老太太脸色铁青,惊惧之下整个人瑟瑟颤着,手足冰凉退到一边,眼睁睁看着萧庭月抱了那小贱人离开,姜老太太只气的眼前发黑。

    眼睁睁看着萧庭月抱了那小贱人离开,姜老太太只气的眼前发黑。

    “妈,您没事儿吧……”姜太太赶忙上前扶住她,姜老太太稳稳心神,半日才摇摇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这小贱人在我们眼皮子底下怎么勾搭上萧庭月的?”

    姜太太亦是嫉恨无比:“仗着她这张脸,她没少勾搭人,我听心语说,她在学校还故意勾搭男同学,往人家怀里倒……”

    姜老太太目光闪烁许久,长长吁出一口气来:“这事儿,不能大意,我们从长计较。”

    星尔退烧时,已经黎明将至,宋恒一边收拾医药箱一边别有深意的看着萧庭月,打趣道:“这什么时候有了心头肉儿了啊,连我们这些兄弟都瞒着。”

    “什么心头肉,她不过是个小姑娘而已。”

    “小姑娘你也能下得了手,啧啧,佩服,佩服。”

    萧庭月指间夹了烟回身看向宋恒:“比起某些人有夫之妇都能下手,我还是自愧不如的。”

    宋恒像是一下子被人击中了软肋,立时偃旗息鼓了。

    两人对坐半日,许久无话,宋恒来时的一派闲适消弭无踪,萧庭月瞧着他不死不活的样子,不由得蹙眉:“有些事不能勉强,她毕竟已经嫁人了……”

    “我什么都知道,可我做不到不去勉强。”

    萧庭月许久没说话,指间的烟燃尽,他抬手将烟蒂摁灭,宋恒轻声问了他一句:“四哥,那么你呢,你又能做到不去勉强吗?”

    萧庭月没有回答,只是立在窗前静静望着窗前那一轮月。

    “庭月,自此一别,我看到天上月就会想起你,你又会不会想我呢?”

    “我即盼着你想我,又盼你忘了我,庭月,我怕,我怕我死了,你再想我,该是多难过……”

    萧庭月双手不知什么时候攥的死紧,手背上根根青筋缓慢浮现,那个名字,他连想,都不敢再想起。

    宋恒离开后,房间里静的仿似无人。

    星尔不知什么时候醒来了,缓慢坐起身,揉了揉惺忪睡眼,就看到了立在窗前的那个人。

    “萧庭月……”

    星尔轻声呢喃唤他名字,立在窗前那人转过身来,星尔却怔住了。

    她从未见过这样的萧庭月,那样冷的目光,含了霜一样薄凉的唇,他在看着她,可却又像是根本未曾在看着她。

    不知是不是她的错觉,总觉得他看着她的目光里,甚至还带着……丝丝缕缕的嫌恶与厌弃。

    “我让人送你回去。”

    萧庭月像是披了一身寒霜,话语之间毫无温度,星尔的心一点一点往下沉去:“萧庭月……”

    “姜四小姐,你以后该叫我萧先生。”

    星尔缓缓坐起身来,抿了嘴唇定定看着他。

    萧庭月却直接向外走去。

    “我要回江蓝村。”

    “我外婆病了想见我,我必须回去!”

    萧庭月停步回身,深邃眼瞳淬了光阴,浮浮沉沉:“我让肖城送你回去,明日一早这个时间,他会接你回来。”

    毕竟她是姜家的小姐,他萧庭月再怎样权高势大,也管不得别人的家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