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章 萧庭月你禽兽不如……
    萧庭月那漆黑深邃的眼瞳里骤然火焰升腾,星尔被药效摧残的再无任何理智可言。

    她只知道,她第一眼看到他就喜欢他,喜欢一个人,难道不会想要占有他的一切吗?

    也许这一辈子,她也就只有这一次机会了,毕竟,她这样一个尴尬的身份,就算她从不曾自怨自艾过,也很清楚的知道,萧庭月不可能和她在一起。

    “姜星尔,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

    “我知道……可我不在乎。”

    星尔抬起一条纤细小腿勾缠在他的腰上,她的手指滚烫探入他微湿的衬衫内抚摸他结实的腰腹:“萧庭月,你是不敢吗?”

    女孩儿抬起一双灼烫的眼眸大胆的盯着他,那里面,有纯真,有蛊惑,也有魅惑的挑衅。

    萧庭月忽然低头笑了笑,他伸手,捏住她的下颌,“姜星尔,你记住,这是你自找的……”

    滚烫的身躯忽然被抵在冰凉墙壁上,男人高大沉重的身躯倾轧下来,将她玲珑身段完全笼罩。

    心里终究还是有些怕的,到底刚刚十八岁未经人事。

    “你现在走还来得……”

    萧庭月未说完的话,被少女香甜滚烫的唇舌,尽数堵了回去。

    男人的理智完全崩溃,星尔看到他深邃黑瞳中有火光燃起,她知道他此刻是为她心动的,柔软手臂抬起来缠住了他的颈,星尔微微启唇,“萧庭月……”

    药效虽然强烈,可她初次却仍是疼的眼泪迸溅,张口狠狠咬在了他的肩膀上,哽咽哭出来骂他:“萧庭月你禽兽不如呜呜呜……”

    可他忍的更痛苦,额上汗珠性感滚落,滑入唇舌,一片微涩,他整个人似要爆炸一般忍的煎熬,星尔这样一咬,萧庭月再忍不住……

    霍霆琛曾说,闷骚的男人一旦破戒最可怕,这话倒是在萧庭月身上展现的淋漓尽致。

    星尔沉沉睡着了,睡梦中还时不时的委屈哽咽出声,萧庭月想去露台抽支烟,星尔熟睡却还要缠抱着他,手脚并用不肯放开。

    她身上还有余热,也许是药效还未全然退干净,萧庭月被她这样一缠,不免体内又有些躁动,他本就床笫之间天赋过人,一次对他来说不过是开胃前菜,怎能满足。

    只是想到方才她那痛苦的模样,到底还是把这一点绮念给压了下来。

    “萧庭月……你是个超级无敌大混球……”

    星尔抽噎一声,睡梦里还在委屈的骂他,萧庭月垂眸看着沉睡的女孩儿,生的这般漂亮的一张脸,姜家那些人可都被比下去了,说起来,也真是个小可怜,毕竟没妈的孩子都免不了会被人欺辱。

    萧庭月抚了抚她的头发,小女孩儿的头发虽然顺滑乌黑,却颇有些硬,倒是和她的脾性肖似,很不好惹呢。

    星尔这一夜睡的很沉,睁开眼时还觉得头疼欲裂,她有片刻的恍惚,脑子里一片空白,直到……

    她察觉到自己是在一个陌生的房间里,而身侧还躺着一个男人。

    星尔方才蓦地惊醒过来,只是,在看清那人沉睡俊容时,她紧紧揪着的心,方才倏然落定。

    是萧庭月,是萧庭月啊……

    萧庭月本就睡眠浅,星尔醒了不过几分钟,他就苏醒。

    睁开眼就看到一张放大的漂亮小脸,姜星尔小姑娘正恬不知耻的趴在他身边目不转睛的看着他的脸。

    萧庭月看她一眼直接起身,姜星尔看着他古铜色的肌肤和胸前小腹结实的肌肉,忍不住就要尖叫。

    “起床洗漱一下,我让东子买了药,你一会儿早餐后吃掉。”

    昨晚那样情境之下,他被她撩的也有些失控了,压根忘记了避孕的事,可她才十八岁,马上就要高考,怎么都不能出岔子。

    星尔漂亮的小脸立时沉了下来,他这一句话说的毫无温度,就像,她不过是个应召女郎一般,他根本不会对她有任何柔情。

    小姑娘没有回应,萧庭月回过身来看她,晨光之中,星尔拥被坐着,光芒从她身后笼来,她的脸容半掩在沉沉光影中,鸦翅一样的长睫垂下来,遮住了她眸中的情绪,可银白贝齿却咬在唇肉中,咬的紧紧。

    她在生气,萧庭月不免蹙眉。

    他向来不喜麻烦,而姜星尔已经是他近三十岁人生中,少有的麻烦制造者了。

    他自觉自己向来克制内敛,可不知为何,面对这乖张不按常理出牌的小姑娘,他还是觉得头疼。

    如果是别的女人,他也许昨夜就打发了,而至于吃药避孕这样的事,他更是丝毫不会操心。

    可她到底是初次,他总会想起十六岁时的姜星尔,无忧无虑的一个女孩子忽然被人折断了翅膀困在这金碧辉煌的牢笼里,当真是可怜。

    萧庭月抬起手,想要抚一抚小姑娘紧皱的眉,星尔却忽然抬起头来,亮的逼人的眼眸睨着他,下巴颏儿高高的抬着,骄傲无比:“昨晚是你睡了我,现在我要睡你一次!”

    萧庭月那一丁点的怜惜,骤然烟消云散,他忍不住磨牙,唇边泛出薄薄笑意来:“姜星尔,你他吗真是欠抽!”

    他要是生一个这样的女儿,他绝对会亲手打断她的腿!

    只是此时的萧公子全然未曾想到,他现在的一时腹诽,到将来,竟然真的……

    “那你抽啊!”姜星尔抬手掀开被子,身子上满满都是他留下的那些斑驳痕迹,萧庭月的怒火忽然消弭了几分。

    星尔跪坐在床上,玲珑身段沐浴在晨光里,要她看起来别样的诱人。

    萧庭月转过身去,声音沉沉:“去洗澡。”

    “萧庭月……你是胆小鬼!”

    星尔下床,扑过去跳起来自后挂在他的身上,殷红小嘴贴着他耳廓轻喃了一句:“xx未成年少女,吼吼,萧叔叔,玩大了哦……”

    “姜星尔!”萧庭月磨牙,转身想把女孩儿甩下去,星尔却恬不知耻的直接亲在了他的嘴上,睁大水润眼瞳,轻轻喃了一句:“不是都说男人早上最想要,最禁不住撩拨的吗……萧庭月你不会是不行吧……”

    星尔发誓,她以后再也不会乱说话了,醒来时不过早上**点,这会儿已经临近中午了,萧庭月却还没有鸣金收兵的迹象。

    星尔嗓子早已哭哑,萧庭月却又将她拎到了妆台上趴着……

    身体仿佛早已不是自己的了,头也昏沉的厉害,星尔再醒来时,房间里暮色沉沉,萧庭月的身影却早已不见了。

    房间里满是旖旎的味道,经久未散。

    床头放着一盒药还有一瓶水,沙发上是新的干净衣服,星尔缓缓拥被坐起来,低头看着身上斑驳的吻痕。

    她额头伤处换了一块新的纱布,大约也涂了药,此时已经不怎么疼了,星尔扯了扯嘴角,却怎么都笑不出来,眼眶倏然又涩了起来,绷不住的想落泪。

    许久,许久,她没有表情的掀开被子下床,打开药盒,剥出两片药,直接吞了下去。

    回来医院时天色已晚,星尔步履之间还有些踉跄,被他这般折腾,她又是初次,怎么受得住。

    推开门却不由一怔,姜老太太脸色铁青坐在正中,姜太太和姜家小辈一脸惴惴的立在四周,星尔刚一出现,姜心语就忍不住翘起了嘴角。

    “说吧,这一天一夜去哪里鬼混了。”姜老太太活成了人精,打眼一看就瞧得出来星尔被人给睡了。

    这孙女虽然实在讨嫌为她不喜,可到底还姓姜,真出了什么事儿,传出去丢的也是姜家脸面。

    星尔筋疲力尽,实在不愿理会这些人,眼眸微垂看也不看众人,直接去了盥洗室。

    “哐啷!”姜老太太怒火瞬间被点燃直接砸了手边的茶杯,“婉华把她的衣服给我脱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