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章 我喜欢你,我喜欢你……
    几个男人都淫笑起来,星尔死死咬住了舌尖,她不能让这些人得逞,她不能丢盛若兰的脸,丢外婆和江蓝村人的脸。

    她不能让陈婉华和姜心语姜心恋她们高兴,她不能让亲者痛仇者快,她宁愿死……

    舌尖被咬破,口腔里充斥着满满的血腥味道,星尔缓缓闭上了眼。

    耳边忽然传来几声惨叫,接着是骨头被折断的声响和惨绝人寰的嚎叫,星尔缓缓睁开眼,那原本还在狰狞笑着的几个人,被人打的东倒西歪鬼哭狼嚎,而那漫天的星光之下,她看到了她最想看到的那个人。

    星尔缓缓的向他伸出手来:“萧庭月……”

    小嘴忍不住又瘪了瘪,眼泪豆子拼命的往下掉,好委屈,她差点就要被人给轮了,可她这身子她只想给萧庭月,死皮赖脸她也要先睡了他,要不然她将来就是嫁人了也不安心啊。

    萧庭月脸色难看死了,就算长的帅的天上有地上无也不能这样糟践自己的容貌吧,星尔嘴巴瘪的像瓢一样,哭的抽抽噎噎:“萧庭月,你怎么才来啊……”

    这会儿这小祖宗怎么不艹人家大爷了?

    萧庭月冷着脸一巴掌把她的手打开:“姜星尔你他吗的长了个猪脑子吗!”

    呜呜呜,怎么有人发起脾气也这么好看啊。

    姜星尔只觉得心脏扑腾扑腾实在跳的太厉害了,也可能是药效在发作的缘故,她简直要控制不住自己扑过去把萧庭月的衣服直接给扒了……

    萧庭月看着她衣衫不整的样子,恨的直磨牙,脱了西服扔在她身上:“依我看,说你是猪脑子都委屈了猪,你根本就是个绣花枕头装了一脑袋草!”

    “绣花枕头可好看了……”星尔瘪了瘪小嘴嘟哝,抓着他的衣襟仰着小脸目不转睛看着萧庭月:“你再晚一步,我都要被那些臭男人糟蹋了,萧庭月你怎么才来啊……”

    “嗬,糟蹋了?我看你干脆被人捅死算了,反正你生了个这样的猪脑子活着也是浪费粮食!”

    星尔:“……”

    “你身上怎么这么烫!”

    “姜星尔你他吗的干什么脱衣服?”

    “姜星尔你信不信我把你扔出去……”

    “萧庭月……他们给我吃药了,我也不知道什么药……我就觉得我身上好热……唔……你别瞪我,你瞪我怎么也这么好看啊,呜呜呜我活不成了……”

    “姜星尔你不会被人喂了春药吧!”

    萧庭月抬手探在她额上,滚烫一片,热汗淋漓,立时眸色翻搅眉宇紧皱,就说她是个麻烦精,粘上就甩不掉了!

    “我不知道……萧庭月我好热……你手不要拿开,你摸着我……”

    “姜星尔!”

    萧庭月摁住小姑娘两只在他身上乱摸的手,可她此刻被药效吞噬根本控制不住,他摁住她的手,她干脆整个人都扑到了他的身上去,滚烫的唇寻到他微凉的唇瓣就贴上去,她好热,好渴,她想要他唇齿之间清凉的水……

    萧庭月拎着她细胳膊把她拎到一边,可姜星尔又手脚并用的扑了过来,她身上热度惊人,细嫩皮肤就像是滚烫将融的凝脂一般,嫩滑而又绵软,她这样又是亲又是咬,两条小细腿缠着他的腰,骑在他的腰腹上蹭着磨着,他就算是神也控制不住。

    更何况他这么几年苦行僧一般的禁欲时光,又怎能禁得起她这样的撩拨。

    可姜星尔才刚十八岁,他认识她的时候,她还是十六岁的孩子,他比她大了整整十岁,他又怎能对一个孩子做出这种事来?

    萧庭月将她拖入房间,直接丢到了浴缸里开了淋浴冷水,星尔被冷水兜头浇着,忍不住打了一个冷颤,可她仍是觉得热,燥热难忍,她需要的不是冷水,她需要他的身体,他的亲吻。

    萧庭月刚把淋浴花洒放下,星尔却已经从浴缸中站起来,自后紧紧抱住了他,“十六岁我就喜欢你,一直到现在,萧庭月……我喜欢你,我喜欢你……”

    少女的身体柔软滚烫,熨帖着他结实的脊背,她的双手缠在他的劲腰上,箍紧,再箍紧,直到他们身体紧紧相贴,再无任何缝隙。

    萧庭月眸色沉沉,垂眸,手指上银色戒指光芒迷离,他抬手将她手指掰开:“我去叫医生过来……”

    “因为你我差点被人糟蹋了,萧庭月你连做我的解药都不肯吗!”

    她的话,成功的让他停下了脚步。

    “萧庭月,我是心甘情愿的,怎么,你连送上门的都不敢睡吗?”

    她其实很清楚的,他不喜欢她,他早晚会结婚的,她这一生都等不到他了,那么能拥有一次她就很满足。

    她总是很凶悍,看起来不好惹胆大包天,可实则只有她自己知道,她面对他的时候,其实真的很怂。

    等到药效过去,她清醒了,这些话,她大约都不敢说了,这样的事,她更不敢去做。

    “我不会看医生,我也不会吃药的,如果你不肯,就看着我活活难受死好了。”

    她就那样不着寸缕的站在他的面前,小姑娘变成了大姑娘,没有一处不完美,她的眼睛又圆又大,野性未褪,就像那一年的慈善晚宴上,他不能避免的被她的无法无天给吸引。

    “萧庭月……”

    星尔的声音有些微哑,她很难受,真的很难受……

    “好,今晚之事却是因我而起……”

    萧庭月向她走了一步,星尔不由微微抿了抿嘴唇,紧张看着他。

    “可是……你还太小……”

    “萧庭月……”

    星尔忽然踮起脚直接抱住了他的脖子,她扬起脸亲他好看的嘴唇:“我刚过了十八岁生日,我长大了,萧庭月……”

    她的舌尖有些生涩的描摹着他的唇舌轮廓,撬开他的牙关勾住他的,她光裸的脚踩在他的脚背上,她一手抱着他,一手找到他的手,握紧,大胆的放在了自己身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