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章 萧庭月,你大爷!
    去医院处理完伤口,星尔又死活缠着萧庭月带她出去吃大餐,只是这男人向来面冷心更硬,完全不为她的美色所动,到底还是派了个司机送她回去。

    星尔本是不肯的,但萧庭月哄小孩子一样丢了一句‘改天我再带你吃饭,就带你一个。’到底还是糊弄住了小姑娘。

    回来姜家天色已晚,姜慕生不在,姜太太和一儿一女言笑晏晏聊的正开心,一抬头看到那张讨人嫌的脸,姜太太立时觉得心口发堵。

    姜心恋倒是涵养极好的对星尔笑道:“四妹妹回来了?怎么这么晚……”

    姜心语哂然一笑:“谁知道又去哪里鬼混去了。”

    “看来你鬼混经验很丰富啊。”星尔刺了她一句,把书包丢给佣人,直接上楼去了。

    “伯母!您看看她怎么说话的!”姜心语气的要死,姜太太抚了抚她头发安抚道:“你理她干什么,就把她当一堆臭狗屎蹲着不就行了。”

    “陈小姐是经常蹲到臭狗屎吗?”星尔趴在栏杆上,笑的一脸纯洁无辜。

    “你——”姜太太蹭地站了起来,气的素面发白,姜星尔这贱丫头简直就是在作死!陈小姐,呵呵,她嫁给姜慕生都十五年了,她还算什么陈家的小姐!

    “我怎么了?我哪句话说错了么?”星尔美眸微眯,嘴角上翘,笑的漂亮极了。

    姜太太一向的好修养,此刻却也几乎要失控的扑过去把她这张脸给挠花。

    可这小妖精惯会在姜慕生跟前装可怜,她之前吃了不知多少亏。

    姜太太死忍了怒火,缓缓坐下来,心平气和的和自己的独女姜心恋说话,就当姜星尔不存在。

    可姜心恒却忍不住了,他是姜慕生唯一的儿子,姜老太太护的眼珠子一样,别人不敢惹姜星尔,他却不怕!

    只是,上次被打断鼻子的阴影还在,姜心恒眼珠子骨碌碌一转,就有了坏主意。

    星尔回房间洗完澡出来,正在擦头发,忽地觉得小腿一凉,低头一看,却是一条五彩斑斓的大花蛇缠在了她的小腿上,她打小就野,可却最怕老鼠毛毛虫还有蛇,当即尖叫一声就直接晕了过去。

    姜心恒毕竟只是十三四岁的孩子,想的也不过是吓姜星尔一次,却没想到这一次惹出了大祸事。

    姜星尔浴室昏倒时,额头撞在了洗手台上,当即就血流如注,偏生姜家佣人听到了她的尖叫,却在姜太太的授意下没有及时过去查看,待到众人觉出不对劲儿时,星尔已经失血过多整个人都休克了。

    姜慕生连夜回国,动了大怒,姜心恒被狠狠揍了一顿,姜太太也吓的不敢求情,星尔被送到医院抢救,好歹是捡回来了一条命,只是头上的伤口太深,几乎见骨,必须要住院休养。

    星尔不喜欢待在医院,更何况,萧庭月说了这几日要带她出去吃饭,她生怕因为自己住院错过了。

    来蓉城后结识的最好朋友苏苏来看她时,姜星尔就没能忍住,把心里话说给了好闺蜜知道。

    苏苏瞧着她头上缠着绷带还在犯花痴,忍不住就去捏她鼻子,柔柔道:“你啊,都受伤了还不消停,再说了,就算萧先生带你去吃饭,你这样子也不能去啊……”

    “谁说我不能去啊,就算是爬我也要爬去的!”

    “你就贫嘴吧……”

    门外,一道纤细的身影静静立在那里,好一会儿方才悄无声息的离开。

    星尔住院第五天,萧庭月给她打来电话,说晚上要带她吃饭,星尔高兴的直接在床上翻了一个跟头。

    萧庭月说一个小时后他会派人来接她,却不料四十分钟后护士小姐就进来告诉她,有人在楼下等她。

    星尔直接把额头上绷带解了,只贴了一块纱布挡住伤口,又戴了一顶帽子下楼去。

    黑色宾利等在楼下,星尔不疑有他直接上了车。

    车行一半,却越来越偏僻,星尔察觉出异样询问司机,司机却道:“萧先生今日在东郊打高尔夫呢。”

    萧庭月高尔夫打的很好,星尔是知道的,闻言就安下心来。

    天色渐渐黑了,车子终是停下来,司机过来开了车门,星尔这才发现周遭一片荒凉,她莫名觉得不安,下意识的转身就要跑,却被人自后拽住了一头长发。

    当那几个满脸猥琐的男人围过来的时候,星尔平生第一次感觉到了彻骨的恐惧,可无论她怎样的尖叫,挣扎,身上的卫衣还是被人撕开,露出了皎白而又诱人的雪白身体。

    满脸淫笑的男人解开了皮带就要压上来,星尔再也忍不住,热泪汹涌夺眶,她几乎是咬牙切齿般嘶喊了一声:“萧庭月!你大爷!”

    你要是真不喜欢我,讨厌我,你就告诉我,我脸皮虽然厚可也不是城墙,我肯定会改不会再光明正大纠缠你了,可你凭什么用这样下三滥的手段?

    我清清白白一个大姑娘,你睡一次占占便宜不行吗?干嘛要便宜这些下三滥!你知道什么叫暴殄天物吗萧庭月你这个混球!

    “已经被我的司机接走了?”

    萧庭月坐在车上,神色里不由得带了几分疑惑,只是立时,他整张脸就沉了下来,司机只觉得车内气压陡然降低,让人几乎要喘不过气来,而萧庭月脸色阴郁难看到了极点,他从不曾见过他这般模样。

    “东子,你现在就去查她的下落,立刻!”

    萧庭月沉声吩咐助手,又拿起手机打了几通电话,天色已经暗黑下来,萧庭月靠在车座上,忍不住舌尖抵住后槽牙磨了磨,姜星尔真他吗的是个麻烦精!

    他拨了星尔的电话,却一直都是关机,萧庭月莫名越发烦躁,抬手把领带扯松,低咒了一声,吩咐司机开车。

    “这小丫头太烈了,还是给她用点药,咱们哥几个也能痛快痛快!”

    星尔闻言立时死命挣扎起来,可到底还是被人捏住下巴将药灌了进去。

    药效来的很快,星尔觉得浑身燥热,不用那些猥琐男动手,她自己都想把自己立刻脱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