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章 就算是祸害,我也是最好看的祸害……
    害怕?姜星尔那个死不要脸的女人怎么会害怕!姜心语简直气的要爆炸了!

    可想到林涵方才那嫌恶的眼神,她实在不敢也没脸再闹下去——这个该死的姜星尔!

    校医院。

    星尔站在门外却没有跟着林涵进去。

    “你怎么了?是不是头疼的很?”

    林涵转身,见她没有进来,好看的眉毛皱了皱,那墨染一样的眼瞳里掩不住的关心就流淌而出。

    星尔站在台阶下,夏日的阳光璀璨夺目落在她脸庞上,白蓝相间的校服裙微风里轻扬,两年光阴,不再如从前那样在山野田间四处奔跑玩闹,肤色褪去了昔日的那一层蜜色,变的皎白如玉。

    她仰着脸看着林涵,方才的娇憨和柔弱褪去,精致的五官镀着一层拒人千里的冷,林涵不由得怔住。

    “林同学,刚才,我是故意的。”

    “故意?”

    “因为我很讨厌姜心语,而她喜欢你,所以我故意气她的。”

    林涵倏然攥紧了手指,女孩儿嫣然的唇角微微的翘着,她在笑,可那笑又透着冷淡的倔强:“林涵,今天的事,对不起。”

    星尔说完这一句,再不曾看林涵一眼,转身就离开了校医院。

    校服裙洁白飞扬,女孩儿随意扎着的马尾在他的眼前轻轻晃,一下,一下,像是轻柔的羽毛,痒痒的拂在了林涵的心上。

    下午放学,姜家车子就等着校门外,星尔拎了书包出来,站在车边的司机和佣人仿佛根本未曾看见她一般,目不斜视站立不动。

    星尔叼了一袋酸奶晃悠悠的向外走,姜心语一脸怨毒的远远看着她出了校门,方才磨蹭着走到车边。

    车子驶过星尔骑着单车的身旁,姜心语咬着下唇隔着车窗望着她袅娜身影,她苦追不得的林涵,竟然会那样护着姜星尔这个贱人!

    她很清楚,自从十六岁那一年宴会上初见,姜星尔整颗心都被萧庭月占满了,可萧庭月是什么样的人物,她一个山村里来的野丫头,萧家怎么可能看得上?

    姜星尔这个人,软硬不吃,挨打关禁闭她也眼都不眨,唯一的软肋,大约也只有萧庭月这三个字。

    那么……

    姜心语唇角溢出阴寒的笑意,姜星尔,我真想看看,以后,你还怎样得意下去。

    金色的旋转门缓缓转动开启,一身黑色高定西装的男人被人簇拥着阔步而出,他身后跟了数名高管和保镖,身侧的高级助理捧了平板低声对他说着今日行程。

    男人目不斜视向不远处停着的黑色宾利走去,司机已经小跑着绕到后座打开了车门,萧庭月微微侧首,对助理说了一句什么,助理忙不迭的点头应下。

    他倾身,正要上车,忽地眼角余光似捕捉到了什么,高大颀长的身躯微微一滞,可只有短暂数秒,他就身姿优雅的上了车。

    星尔看着他的黑色宾利缓缓驶出宽阔广场,她干脆将双肩包丢在车筐中,卯足了劲儿将单车蹬的飞快向他的车子追去。

    后视镜里映出女孩子纤弱却又吃力的身形,司机不免低声唤了一句:“萧先生,您看……”

    “不用理会。”

    萧庭月戴上蓝牙耳机,专心翻看文件,司机不敢多言,车子驶入主路,渐渐开始加速。

    星尔看着那车子越行越远,她徒劳的将脚蹬踩的飞快,视线牢牢盯着那辆车子,连路障都未看到,直接就撞了上去。

    小腿在坚硬的地面上蹭的血肉模糊,手肘和掌心也磨破出血,处处疼的钻心。

    星尔坐在滚烫的地面上,眼泪忽然夺眶。

    她想回江蓝村,想回去找外婆,她不想住在姜家,不想天天面对那些讨厌的人,她也不想再看到萧庭月,永远永远都不想再看到他了。

    “姜星尔,你什么时候才能有个姑娘家的样子?”

    头顶忽地响起一道熟稔至极的男声,温润清和,却又沉稳动听,星尔倏然抬眸,她的视线撞入他沉沉浮浮的眼瞳中,瞬时凝住,再不能动:“萧庭月……”

    她从来都是这样不礼貌的直接唤他名字,好似他也只见过一个如她这般没有规矩的小姑娘。

    “我让人送你去医院包扎一下。”

    “不要!”

    “听话!”萧庭月蹙了眉,家中女孩子见了他向来都是避猫鼠一般害怕的,偏偏这丫头,从来都这样乖张。

    “除非你送我去,不然我就是死了也不去医院!”

    星尔摆出耍赖的嘴脸,穿着校服裙坐在地上,丝毫形象都不要了。

    “姜星尔!”萧庭月头疼的摁了摁胀痛的太阳穴,他就不该管她,让她撞死好了!

    可这丫头,从两年前他给她解了围之后,就好似赖上了他一样,怎么都甩不掉。

    用姜星尔这死不要脸皮的姑娘的话说就是,谁让你当初救了我,你救了我,就得负责到底!

    碰瓷都没有这样的。

    “萧庭月,我的腿好像要断了……”

    姜星尔的眼泪说来就来,哭的那叫一个楚楚可怜哀婉动人,萧庭月薄唇讥诮:“奥斯卡影后都要跪地喊你爸爸!”

    星尔抹了一把眼泪,瘪了瘪小嘴:“可是真的很疼,你看,我都流了这么多血了……萧庭月,我会死吗?”

    萧庭月冷着脸伸手直接把她拽了起来:“放心,祸害一般都能活千年。”

    星尔被他拉起来,单脚蹦着就倒在了萧庭月怀里,翘着小嘴不满的嘟哝:“我才不是祸害,就算是祸害,我也是最好看的祸害……”

    香香软软的小姑娘倒在怀中,哪个男人不心猿意马?更何况这丫头这两年也不知道吃了什么仙丹灵药,发育的那叫一个前凸后翘,惹人垂涎,萧庭月被她这样一扑,胸膛内点了火一般溢出一些烦躁,抬手将她拎开:“你一个姑娘家能不能矜持点!”

    “我还未成年呢……”

    萧庭月嗤笑一声,眸光微垂睨着她:“你哪像未成年了?”

    星尔不要脸的又扑过去抱他手臂:“你要是想把我当成成年的姑娘给吃掉,我也是可以接受的……”

    萧庭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