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章 你……你叫什么名字?
    星尔双眸含着泪,视线迷蒙一片,她努力的睁大眼,透过一片迷蒙却逐渐清晰的看到那向她走来的一道挺拔身影。

    那身影逐渐的逼近,随之,那人的面容就渐渐变的清晰,夺目。

    那是怎样的一双眼,有着淡漠的光,拒人千里的冷,那又是怎样的一张脸,眉目犀利,宛若,刻骨刀。

    姜星尔从不曾见过这样好看的男人,她十六岁封闭而又落后的青涩岁月里,最丰富的见识,也不过是电视画面上那些遥远模糊的影像。

    他背着光走来,他整个人都沐浴在璀璨流光之中,就像是天神,救赎了此时最狼狈不堪的姜星尔。

    萧庭月修长入鬓的眉微微蹙了蹙,小姑娘哭的实在是可怜,眼泪鼻涕糊了半张脸,却瞪着那一双极其漂亮的眼睛,傻乎乎的看着他,眼都不眨。

    他想起她方才泼辣的样子,倒觉得她真像家里养的那只叫雪耳的猫,一言不合就要开挠。

    斟酌了一番,到底还是拿出了一方手帕,只是,这混杂着五颜六色油彩的一张脸,实在让他下不去手,萧庭月垂眸,将手帕递到了星尔的手边。

    见她不动,他干脆直接把手帕塞到了她手心里,然后,他竟是褪掉了身上的外衣,将那厚重,犹带着男人体温的西装,披在了星尔的身上。

    他个子极高,星尔如今也不过一米六,他的外套披上来,她的身子就被遮住了大半。

    萧庭月的目光很快就从她身上移开了,星尔却仍是睁着一双泪眼看着他,自始至终不曾眨眼。

    萧庭月倒真是忍不住了,他勾了勾唇,眸光却仍是冷的,落在她身侧几个妇人身上,声色沉冷:“还不放手。”

    他倒是没有威胁人的意思,可那几人却像是被施了蛊一般,齐刷刷松开了手,且退到了一边去。

    “我会让人给姜先生带句话,你回家去吧。”

    萧庭月说完这句,见她仍是动也不动,只是扬着那张哭的一塌糊涂的小脸呆呆的看着他,像是根本未曾听到他说话一般。

    他的眉毛拧了拧,方才不过是瞧不惯姜家老太太那样欺凌一个小姑娘,方才出言帮她解了围,可却并不代表,他会喜欢被一个花痴给缠上。

    他转过身去。

    “你……你叫什么名字?”

    还夹杂着一些土话口音的询问忽然响起,萧庭月也不由得停步回身。

    那原本安静的人群里,渐渐有低低的议论和讥诮响起。

    野麻雀还想飞上枝头变凤凰呢,这么些年来,这样花痴如同犯了淫病一般围着萧公子转的女人,蓉城的名流们可真是见的太多了。

    萧庭月微微挑了挑眉,星尔渐渐的回过神来,她看到他眼底的光芒黯淡了,他此刻的神色那么的冷,她不由得打了一个寒噤,却抬起手,一点点的握紧了身上披着的西装衣襟。

    “萧庭月。”

    萧庭月漠漠开口,声音平缓却无丝毫温度。

    星尔紧张的咽了咽口水,目光仍是一瞬不瞬的落在他的眉目之间:“我,我叫姜星尔,星就是星星的那个……”

    萧庭月看她一眼,薄唇间夹杂着淡漠的似笑非笑,她话未说完,他已经直接转身走了。

    星尔怔怔立在哪里,她捏着西装的衣襟,咬了下唇盯着他的身影,穿着烟灰色衬衫的男人,宽肩瘦腰,双腿长而有力,他单手抄在裤兜内,衬衫衣袖微微卷在肘上,露出腕上低调奢华的腕表,还有,中指上那一枚极其格格不入的银戒。

    他很快消失在她的视线里,她再也看不到他。

    如果不是肩上沉沉的重量提醒着她,她几乎都要以为,方才那一切,不过只是她的一场幻梦而已。

    那一夜回到姜家,星尔立时被姜老太太命人关了起来,断水断电,不许任何人送食物进来,整整三日,宛若死囚。

    星尔最初还有力气折腾,将屋内设施砸的稀烂,到得第三日,她嘴唇蜕皮泛白,全身无力的缩在角落里,连抬起眼皮的力气都没有了。

    黄昏时屋门从外打开,有人喂了她一杯水,然后她被人架了出去。

    姜家宅院,姜老太太所住的主楼内,姜太太陪着老太太喝茶,间或说几句逗趣的话,佣人垂首站在两侧,却连呼吸声都不闻。

    星尔被人推进客厅,她三天不吃不喝,早已站立不住,立时软软跌倒在了柚木的地板上。

    姜老太太手中的茶盏当即重重磕在了桌案上,一张皱纹密布的老脸就拉了下来。

    那日被星尔抓伤了脸的老妇走上前来,一脚踹在她腰腹上:“四小姐还是好生跪着吧!”

    星尔此时没有力气,只能由得她人折腾,可姜太太却盯着她紧攥的两只手,不露痕迹的轻轻笑了笑。

    “你知错了没有?”姜老太太嫌恶询问,那日的事,真是让姜家成了笑柄,她一辈子最要脸面,自然是对星尔厌恶无比。

    “我没有错!”

    “掌嘴!”

    那老妇人立时卷了衣袖,左右开弓两巴掌打下去,星尔一张脸立时高高肿了起来。

    她霍然抬头,死咬了嘴唇瞪着姜老太太:“瞧我不顺眼就把我送回江蓝村去!”

    “你是姜家的人,就算是死,也得是我这个老婆子说了算!”

    姜老太太平息了一下怒火,垂眸道:“既然这样不服管教,那就还把她关进去,再饿上三天,什么时候知道自己错了,什么时候再放出来。”

    姜星尔这一次却整整关了半个月,还是姜慕生回国,她方才得以出来。

    星尔撑着一口气见到姜慕生,只说了一句话,就晕了过去。

    “姜慕生,你当初让我妈生下我,就是为了让这些人作践我的吗?”

    时光就像是小孩子手中的糖果,消逝的飞快。

    星尔在姜家这两年,日子倒是过的还算凑合,姜家从上到下都不喜欢她,除了姜慕生。

    可他在家的时间极少,她总归还是要受气。

    只是这一切,随着姜心语再一次被她打的哇哇乱叫,异母的姐姐姜心恋被她推到了荷花池子里,异母的弟弟姜心恒被她一拳差点打断了鼻子,而她自己,也差点被关禁闭关到疯掉之后,日子终是开始变的简单起来。

    在姜太太的授意之下,姜家上下干脆把她完全当成了空气,星尔巴不得如此,干脆新学期搬到了学校去住。

    她马上就要高考了,在江蓝村她是不折不扣的学霸,可到了蓉城,她却被秒成了学渣。

    更关键的是,她带着乡音的普通话和蹩脚的英语,更是被嘲讽了整整半年。

    可姜星尔向来不是肯服输的人,嘲笑她普通话不标准是吧,她听新闻联播去纠正发音,嘲笑她英语蹩脚是吧,她愣是每天苦学苦练,练出了标准的伦敦音。

    好吧,这两项终于没人嘲讽了,还没消停几日,学校里忽然开始传言她异想天开想攀上萧庭月萧公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