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章 社会你星姐,人美路子野
    女孩儿是真的漂亮。

    哪怕她此刻妆容浓烈俗艳的可笑,哪怕她此刻,穿着一条与她的年龄毫不相符,与此刻的场合格格不入的袒胸露背的黑色短裙。

    可她那张脸却让人挑不出任何瑕疵来,猫儿一样的眼瞳里,还含着未曾褪去的野性,殷红的胭脂挡不住蜜色健康的肌肤,她发育的很好,细腰翘臀,十七岁的年纪,俏生生的站在人前,就像是山野里迎着风就烈烈生长的蒲公英一般,生机盎然。

    可蒲公英天然就该长在山野里,而不是这金碧辉煌却冰冷刻薄的牢笼。

    姜太太一手掩着胸口,一手指着女孩儿,怒到极致,却还保持着端方气质,轻斥了一句:“乡野山村出来的,终究还是上不得台面!”

    满场寂静,女孩儿倏然绷紧了嘴唇,抬眸看向姜太太,瞳仁里火光四溅,灼烫逼人。

    姜太太见状,不由更怒,指着女孩儿鼻子拔高声调训斥:“丢人现眼,还不给我滚出去!”

    今日是蓉城三年一度最盛大的慈善晚宴,名流人士无不出席,姜家上下都打扮的得体优雅,唯独这个姜星尔,竟将自己拾掇的犹如站街流莺一般,真是丢尽了姜家的脸面!

    十六七岁的年纪,正是最敏感要面子的年纪,姜星尔虽然养在乡下,可外婆把她捧在手心里宠到大,江蓝村里无忧无虑长到十六岁,哪个不喜欢她捧着她,她何时受过这样的气。

    姜星尔那一双猫儿一样的漂亮大眼就睁圆了望着姜太太,说话间还有蓉城乡下的口音:“这可是你说的让我滚的!我今日滚了,你们姜家人最好别再八抬大轿请我回去!”

    她说完这句,转身就向外走,高跟鞋华丽却容易崴脚,她干脆两下就踢了鞋子,赤着脚向外走。

    可刚走了两步,姜星尔忽然身体僵硬的站住了。

    宾客中的躁动渐渐静了下来,姜星尔死死的咬着嘴唇,她的裙子腰侧拉链忽然崩开了,再走一步,立时就会全部脱落下来。

    姜太太见她停步,不由得讥诮一笑,见识了蓉城姜家的富贵,还舍得回那穷的叮当响的小山沟?

    “滚啊,你怎么不滚了?是舍不得姜家的锦衣玉食了?”姜太太讥诮出声,身后姜家小辈立时附和着发出清晰笑声。

    姜星尔紧紧攥着衣裙,缓缓转过身来望向姜太太。

    “陈婉华。”

    “按规矩,你可是要乖乖叫我一声母亲……”

    “呸!”

    姜星尔轻蔑一笑,偏脸呸了一声,这举止粗鲁至极,立时惹得四周宾客之间嘈嘈切切议论起来,姜太太当即盛怒,举手就要搧她耳光,姜星尔却笑的越发肆意,她微微侧头,眨眨眼,眼波流动里满是蔑视和讥讽:“按规矩,你可是要回江蓝村跪在我妈坟前磕头敬茶呢!”

    四周瞬间静的摄人,姜太太脸上涨红的色彩一点点的褪去,到最后变作一片冷凝的雪白。

    姜家是老派人家,老爷子活着时还娶了四房太太呢,这样的人家最重规矩,如果不是姜星尔的生母被姜家老辈不喜,她作为续弦嫁进来姜家,确是要给早死鬼盛若兰敬一杯茶。

    可这么多年经营下来,身为姜家的当家太太,谁敢在她面前说起这些。

    那一巴掌终究还是没有落下来,姜太太到最后甚至还温婉得体的笑了一笑:“星尔,你是小孩子,我此刻不和你一般见识。”

    “那就是要秋后算账了?”

    姜太太蓦地咬紧了牙关,眸色一闪,笑容却不减半分:“你先回去,今日慈善会是大事,不能让你不懂事的搅合了。”

    “这上不得台面的衣服是你们姜家人拿给我的,这脸上狗都嫌弃的妆也是你们姜家人给我画的,那么,搅合了慈善会的人,到底是我还是你们姜家?”

    “别忘了,你也姓姜。”

    “你以为我稀罕吗?”

    姜星尔揪着衣襟不让衣裙散落下来,动作颇有些狼狈,可带着稚气的脸庞上,更多的却是倔强和宁折不弯的野性与勃勃生机,姜太太不由蹙眉,一个十六岁的女孩儿,怎会这般难缠。

    她抬起手抚额,似有些头晕的闭了闭眼,身边人立时围上去嘘寒问暖,星尔嘴角一勾就想笑,她想逃学装病的时候,可比姜太太的演技高明多了。

    斜刺里却忽然有一道火红身影冲过来,星尔猝不及防间脸上就挨了重重一巴掌。

    她几乎是本能的还手,反手连着两巴掌打出去,扯住那女孩儿的头发,动作利索无比的直接把那一团火红给骑在了身子底下。

    姜心语哪里见过这样的阵势,初时吓蒙了,回过神来只觉得脸上火辣辣疼,头发也仿佛被扯掉了头皮上疼的厉害,姜星尔骑坐在她腰腹上,掐着她的脖子,她被掐的舌头都快吐出来了,一声尖叫堵在嗓子眼里出不来,眼泪却是糊了一脸。

    “疯子!真是疯了,把她给我赶出去!赶出去……”

    姜太太再怎样的持重,此时也惊的面无人色,周遭死一般的静寂之后就乱成了一团,宴会上的侍应生立时跑过来要把两个女孩儿拉开,可姜星尔身上衣裙已经脱落过半,侍应生伸出去的手就缩了回来。

    姜星尔几乎把姜心语掐的面色发紫方才停下,拍拍手想要站起身,这才察觉身上裙子脱落,到底还是十六岁的少女,怎会不难为情,当即面颊一烫,下意识的抬手抱紧了双臂。

    姜太太脸色铁青,今晚闹成这样,姜家可是好好出了一次名。

    她修身养性这么多年,什么风浪没见过,就算是天翻了她也不怕,更何况一个乳臭未干的乡村野丫头。

    姜太太微微侧脸,对身边人使了个眼色,片刻后几个面目刻板身材粗壮的中年女人就从侧门走了进来,直奔姜星尔而去。

    姜太太唇角微翘,她搬出老太太这尊大佛来,就算是姜慕生也不敢说半个不字。

    星尔被几双粗糙的大手捉住,提小鸡一样直接从地上拎了起来,她拼命踢腾,却兜头被一巴掌搧的眼冒金星,嘴角破裂淌出血来。

    星尔身上衣裙本就半落,被这几人恶意一扯,当即就裂成了两半,那一具娇嫩却青涩蛊惑的身体立时横陈在了众人的视线之中……

    星尔羞愤至极,再忍不住眼底灼烫热泪,她回首,一双圆眸怒睁,死死盯着姜太太,一瞬不动。

    姜太太面无表情,红唇却微微勾起,似用唇语,悄无声息的骂了两个字:贱人。

    星尔的泪终是夺眶,她咬死了牙关,咬到牙齿咯吱作响,他们凭什么这样作践她,凭什么!

    “都说蓉城姜家,是出了名的世家名门,今日看来,也不过如此。”

    嘈杂的喧嚣声中,忽然一道清越男声响起,那声音并不算太高,口吻也十分的清淡,可就这样淡淡的一句,却让那纷乱立时安静了下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