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04章 三年之约
    ,!

    陈琳一向对她不错,她也喜欢和她亲近。

    “我从不骗人的。”陈琳真诚开口,却是上前递给她一沓纸张:“这是三少让我拿给您的。”

    向暖接过来,坐在沙发上一页一页翻完,她的眉眼安定,神色也平静至极,直到最后,才轻声询问了一句:“为什么是三年。”

    霍霆琛要她留在他身边三年,这三年中,她只属于他,而他,也不会再见向秋。

    陈琳的目光有些躲闪:“我也不知道的。”

    向暖似乎沉默了一下,但却没有再问,她拿起钢笔,在最后一页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好了。”她灿烂一笑,将那一沓纸递给陈琳,一个字都没有再问。

    陈琳有些细微的讶异,她仿佛看不透这个年轻漂亮的女孩子,她的心里究竟在想什么。

    *

    阳光穿过雕花窗棱落在暗色的柚木地板上,转过一道水墨山水画的屏风,就到了装饰成中式风格的内室。

    虽是炎夏,这房间里却没开冷气,只是窗扇大开,又是临水而建,倒也不显得闷热。

    霍霆琛疾步而来,衬衫袖子凌乱卷在健硕的手臂上,他的眉眼里带了几分的焦灼,却是浓的掩不住的关切。

    “四少爷怎么又不肯吃药?”霍霆琛压低了声音询问霍家的老仆林嫂,林嫂眼圈微红,怯怯说道:“四少爷这几天心情就很不好,今早起来就不肯吃药了,老爷子也来劝了,四少爷只是不说话。”

    霍霆琛只觉心内如油煎一样难熬,摆摆手示意林嫂去拿药,他绕过屏风,就看到一抹单薄至极的身影靠在窗边,呆呆望着那一望无际的茉莉花海。

    月白色的衣衫触手丝滑冰凉,是霍老爷子为这个爱子专程请了那些经年的老裁缝给他量身做的,夏日贴身穿着最是凉爽舒服。

    霍霆琛打眼一看,就看出那衣服又变作了空荡荡的,仿佛是挂在一截竹竿上似的——这还是上个月才做的新衣服。 “小秋,林嫂说你又不肯吃药了。”霍霆琛的声音从背后传来,霍亦秋身子微微一震,缓缓转过脸来,光影斑驳落在他如玉的半张侧脸上,极长的睫毛就像是飞舞的蝶翼,他漆黑的眉眼肖似他的母亲,却更

    多了几分阴柔的气质。

    肤色是近乎透明的苍白,而唇也几乎是偏白的粉,他侧身站在那里,阳光仿佛可以穿透他的身体,冰雪似乎可以与他一起消融,他兀自将自己站成了一幅画。

    “我听说你最近有了个新欢,别人说起来,都说你疼她的紧,几乎是专宠了。”

    霍亦秋的声音淡淡的响起来,仿佛是无动于衷的随口一说,却又仿佛是带着几分的介意。

    霍霆琛走过去将他从窗前拉开,自然的抬手探了探他的额,觉得不烫,这才宠溺的开口:“什么专宠,不过是给那些人看的罢了。”

    霍亦秋靠在床上,修长的眉微微的笼起,波光粼粼的眼中却是绽出几分的似笑非笑:“我想看看她是个什么样子的。”

    “小秋……”霍霆琛轻轻皱眉,似要拒绝,可霍亦秋已经微微低了头,长睫半垂:“三哥,我心里害怕,怕你有了喜欢的人,就疏远了我……”

    “你是我弟弟,我怎么会!”霍霆琛伸手拍拍他的肩:“过几天带你去见她……只是,你要先把身体养好一点。”

    霍亦秋展颜一笑,竟是压过了满园风光:“嗯!”

    回去的路上,陈琳到底没有忍住问了一句:“三少,陈警官与我通了电话,他说他将向小姐举报林然的事先压了下来,问您怎么看,虽说林然是该死,可传出去,对您的名声也不利。”

    霍霆琛闭目沉吟许久,“告诉陈警官,该怎么办就怎么办,我的名声?不是已经坏到了底么,那还怕什么?”

    陈琳见他话语里带着浓浓的戾气,不敢多言,只得照他的吩咐去行事了。

    林然的事情在a市颇是沸沸扬扬了一番,只是最终看在秦家的面子上,又有霍亦阳霍亦殊兄妹撺掇着老爷子周.旋,他也只在警局转了一圈就被放了回来。

    霍霆柁极,又暗地里着人将他狠狠修理了一顿,一条腿也废了,这才觉出了心中一口恶气。

    林然已经是过街老鼠,在a市的圈子里已经是人人避之不及,听说秦家已经十分的不属意他,但拗不过秦蓉,只得让他们一起去了c城的分公司,这番风雨方才一点点平息了下来。

    但因此事,向暖的名头却是在a市一炮打响,人人都在传言,说霍家三少一怒为红颜,宠她至极,这话听到向暖耳中,她到底还是有些许的触动。

    霍霆琛在霍家的地位岌岌可危,却还是放纵她将事情闹大,她的心里,未尝没有几分的动容。

    霍亦秋此刻正细细的打量着她,好一会儿才缓缓开口:“我好像在哪里见过你?”

    “怎么可能……”向暖失笑:“你这样的人,我若是和你见过怎么会没一点印象?”

    霍亦秋就大喇喇的接下话茬:“这话说的很是。”

    向暖忍不住扑哧一笑,霍亦秋见她嘲笑自己,面上腾时带了几分恼意。

    “你去给我买那个东西回来,我要吃。”霍亦秋忽然指着咖啡店外某一处小店门口的玻璃箱子说道。

    “你三哥说让我寸步不离……”

    “我就坐在这里等你,你若不去,我告诉三哥说你欺负我!”霍亦秋孩子一样耍赖,向暖又好气又好笑,到底还是站了起来,不过是几步路的距离,她不到五分钟就能回来。

    “那你就在这里等着我,哪里都别去。”

    霍亦秋使劲点头,不耐烦的赶了她出去。

    向暖匆匆忙忙买了糖霜山楂回来,回到包厢里却已经不见了霍亦秋的身影,她慌乱的跑出去,秋日的阳光暖洋洋的照在街道上,四处都是陌生的脸孔,而霍亦秋的身影,早已消失无踪。手中的纸袋腾时落在地上,嫣红裹着白色糖霜的山楂滚落了一地,向暖不知如何是好,只得打电话给霍霆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