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02章 你这样子,让我看了只觉恶心
    ,!

    “去见霍霆琛吗?”向暖没好气的开口,陈琳抿住唇使劲点头:“向小姐,我知道您心里生少爷的气,但这次……求您跟我过去看看少爷好吗?”

    “您这话说的奇怪了,我为什么要去看他?他又有什么需要我看的?”

    向暖冷笑一声,转身就走。

    陈琳眼见她态度如此决绝,又想到霍霆琛此刻……

    她狠狠咬了咬嘴唇,复又追上去:“向小姐,我有一件事想要告诉你……”

    “我并没有兴趣听。”

    “是有关林然的事情……”

    向暖脚步都不停。

    “是您生日那天发生事情的真相!”陈琳心中不由苦笑,少爷心里恨极向小姐对他的控诉,他又一向心高气傲,是绝不肯主动开口为自己辩驳的,但是现在……

    她没时间,也不能再去考虑这些了。

    向暖脚步倏然的停了下来。

    咖啡厅内。

    “……少爷也因为这件事,惹了老爷子生气,又被趁机排挤出了公司,他心里苦闷至极,只日日一个人待在先太太的墓前……” 陈琳说完,见向暖脸色苍白坐在那里,宛若石雕木偶,她以为她不信,从手袋里拿出一个封好的牛皮纸袋:“这是那天的监控录像,还有林然当时的录音,向小姐,您看完这一切就明白了,少爷并没有设计

    您,这一切,都是林然的安排。”

    向暖似乎微微颤了一下,她的眼珠转了转,伸手将那牛皮纸袋拿了起来:“多谢您告诉我这一切。”

    她说完就站起来向外走去,陈琳赶忙追出去:“向小姐,您陪我去见一下少爷好吗?”

    向暖面色平静如水,她甚至对陈琳温和的笑了一下:“我等下和您联络好么,现在,我想去办一件事。”

    陈琳见她面色反常的平静,但脸色和唇色都白的异样,她心知她需要时间消化这个真相,也只得点了点头。

    向暖伞也不拿,冒雨向前走去,陈琳看她拦了一辆出租车离开,这才黯然的上车离去。

    向暖找到林然时,已经是华灯初上。

    秦蓉正给林然换药,他之前被人毒打了一通,现在还不能出院。

    向暖全身都湿透了,一双眼睛却是亮的慑人,她走进病房的时候,秦蓉都吓了一跳。

    “你来做什么?”秦蓉冷声询问。

    向暖却不理会她,她直接走到林然的床前,将一个信封扔在林然的脸上:“把自己女朋友送到别人床上谋取前程,林然,你享这荣华富贵的时候,不觉得脸红么?”

    林然闻言脸色腾时一白,他下意识的看向秦蓉,复又厌弃斥道:“你胡说八道什么!”

    秦蓉也讶异出声:“你说什么疯话呢?”

    向暖冷笑望向秦蓉,“他以前可以为了前途地位卖了我,有一天,他也可以为了更大的利益卖了秦小姐您!”

    “你疯了!你给我滚出去,疯女人!”林然气的脸色通红,却是控制不住的微微颤抖起来。

    向暖高高抬起下颌,不屑的看了一眼林然,转向秦蓉:“秦小姐,一切真相都在这个信封里,您看了就会明白,您喜欢的男人根本是个猪狗不如的畜生!”

    “还有……林先生,我来是想告诉您,这里的录音和视频只是备份,底盘都在我手里,我今晚就会送到警局。”

    “你不怕身败名裂……”

    林然话一出口,立时就悔了,他想要补救,但秦蓉已经脸色大变的拿起了那个信封。

    向暖不再与他多说,转身就向外走去。

    她连看都不愿意再看这个男人一眼。

    “向暖,暖暖……”林然情知一切瞒不住,而唯今之计,最重要的是不能让向暖将这事捅到警局去!

    林然连滚带爬的滚下床,他扑过去死死抱住向暖的腿,挤出了几滴眼泪哀求:“暖暖,我只是一时糊涂,暖暖你相信我,这不是我的本意……”

    向暖转过身,她静静的望着林然,她的表情那样的平静,那样的柔和,仿佛她根本不恨他,仿佛她已经又原谅他了一样。

    林然只觉心里一松,复又哀求出声:“暖暖……你不要怪我,你原谅我这一次好么……”

    “林然。”

    向暖忽然轻轻唤了一声他的名字,林然眼睛放光的望着她,那张英俊的容颜,此刻看起来丑陋无比,向暖在心里想,她怎么直到现在,才看穿这个男人的心多么的龌龊呢?

    “你这样子,让我看了……”向暖微微弯下身子,一点一点轻笑出声:“只觉得——恶心!”

    林然腾时面色大变,可向暖却已经一脚将他踢开:“我就算是身败名裂,也不会放过你,更不会原谅你!”

    她说完,再也不作停留,大步走出了病房。

    她没有听到身后林然的呼喊,也没听到秦蓉和他的吵闹。

    这些,都与她毫无关系了!

    她不会原谅林然,永远都不会原谅他,录音和视频她来时已经送到了警局备案,她相信,很快林然就会被关进监狱,身败名裂。

    他这一辈子,只能像个活在阴沟里的老鼠一样!永无翻身之日。

    *

    向暖是那天晚上的凌晨三点见到霍霆琛的。

    夏日的倾盆大雨,到半夜方才停住,一弯冷月惨淡的挂在天幕,俯瞰众生。

    她走下车子,远远看到坐在一处墓前的男人,他一动不动,仿佛已经在那里待了上千年。

    “向小姐,您去劝一劝少爷吧。”陈琳眼圈微红,轻声的说道:“少爷已经在这里整整两天了,谁劝都不听。”

    向暖站着未动,想到来时陈琳絮絮和她说的那些有关霍霆琛的事情,她忽然觉得,霍霆柰她一样,都是可怜人。

    他失去了敬爱的母亲,没有父亲的疼爱,从小就活在算计和羞辱中,他身为霍家的人,却连承继家业的权利都没有,受了无数的委屈,也只能生生咽下去,唯一的倾诉对象,怕是只有死去的母亲。

    原来他和她一样,都只是这红尘中苦苦挣扎的小小蝼蚁。 他轻易就能毁去她的全部,可也有人轻易就能让他万劫不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