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01章 驱逐
    ,!

    他这般开口一说,霍老爷子的火气反而腾时就窜了出来,“一时糊涂?他若真是一时糊涂,这些年我也不必给他操这么多心!”

    见老爷子动怒,霍亦殊赶忙亲手斟了一杯茶递过去:“爸爸别生气,三弟年纪轻,不免有些贪玩胡闹了……”

    “年纪轻?我没记错的话,你大哥像他这个年纪早就独当一面了!你一个女孩儿家也比他懂事能干!”

    霍老爷子气哼哼的开口,又瞪佐亦阳:“还不快些告诉我,他又做了什么!”

    “其实本来也不算什么大事,不过是为了一个女人,三弟和一个上不得台面的男人过不去,这也就罢了,偏生那人是秦家千金的男朋友,三弟这样对付他,秦家小姐不乐意,就回去告诉了秦老爷子。”

    秦家到这一辈只生了一女,全家上下都宝贝的紧,是早已决定要招上门女婿的,因此林然虽然家境不好,但秦家要的就是男方家境差,因此秦蓉和林然的交往,也算是得到了秦家的认可。

    秦家虽然子嗣不旺盛,但也是a市数得着的人家,霍老爷子和秦家的老太爷有几分的交情,一听霍亦阳如此说,立刻就火冒三丈,强忍了几忍:“看来是我这段时间太纵着他了……” 霍亦阳眼底闪过一抹喜色,“说起来,也是三弟做的太过了,那秦小姐的男朋友,据说已经被三弟逼着赶出了原本所在的公司,秦小姐起初看在我们霍家面上,咽下了这口气,却不料三弟又暗地里找人将那

    林然给打的几乎没残废了,秦小姐是忍无可忍,这才哭哭啼啼告诉了祖父……”

    霍老爷子抬手砸了面前的茶盏,已然气的面色煞白:“这事交给你处理,你这个做大哥的,也得好好管教管教自己弟弟了!”

    霍亦殊慌忙给老爷子顺气,霍亦阳唇角却已经有了几不可见的笑纹。

    却仍是毕恭毕敬的道:“三弟现在毕竟也在公司里独当一面,我若是下了他的面子……”

    霍老爷子闭了眼睛,沉默许久之后,方才缓缓开了口:“老三行事乖张,先让他回来好好静静心吧,公司的事情……”

    他看向身边的爱女,面目柔和了几分:“就让亦殊先接替他吧。”

    霍亦殊唇角微扬,却是强压下喜悦谦卑说道:“爸爸,我怕是做不来……”

    “就这样定了。”霍老爷子疲累的挥挥手:“你们去吧,我去看看亦秋。”

    霍亦阳脸色微微暗沉,却不再多说,与霍亦殊比肩退了出去。

    *

    一只青花瓷的笔筒,啪地一声落在地上摔的粉碎,而挂在墙上价值连城的油画也被人随意扯下丢在地上。

    “二小姐不喜欢这些摆设,三少爷还请担待几分。”那人面上有几分的嚣张,霍霆琛却不为所动,不过是听主子吩咐行事的一条狗,他不会和这样的人多费口舌。

    那人见他不发一言,知他不敢与自己主人作对,不由越发洋洋得意,指了墙上一幅水墨人物画道:“把那画也取了丢出去,挂在二小姐这里也不嫌寒碜!”

    立时就有人去拳,却在手还未触到那画的时候只觉腕上一痛,人已经被丢了出去。

    霍霆琛面沉如水,一双眼眸却像是深不可测的峡谷,那洋洋自得的人不由得心下一颤,竟不敢多言。

    霍霆琛取了那一副小像,细细看了一会儿,那画上之人面容清秀绝美,身姿翩然纤巧,虽不是国色天香却也是倾城之色,他似要伸手触一触那人眉眼,但手指定在半空,终究还是没有落下。

    但他眼底却似有了哀痛和柔软的色彩,“二姐不喜欢我这里的摆设,尽可以尽数改去,你们只管随意布置就好。”

    他已经是妥协的意思了,那些人立时又得意起来,霍霆琛也不理会,将画给了陈琳,就出了办公室。

    还未走到电梯,霍亦阳带了几名高管傲然走来,“三弟留步。”

    霍霆琛停下脚步:“大哥有何吩咐?”

    霍亦阳挑眉一笑:“父亲吩咐了,这段时间让三弟去静静心……”

    “我这些日子会去母亲墓前陪伴母亲,想必老爷子也不会多说什么。” 霍亦阳闻言一怔,眼底腾时有了愠怒,但斟酌一番,到底还是压了下来,岑若涵三个字是自家老爷子的禁忌,霍霆琛这样做,老爷子绝无二话,他不用在这件事上自讨没趣,反正已经将霍霆琛挤出了霍家

    的公司,他再想进来,也不是什么容易事,也算得偿所愿了。

    “如此正好,三弟以后日子过的清苦,有什么需求,尽可以找大哥。”

    霍霆琛微微一笑:“那就多谢大哥了。”

    端的是兄友弟恭,其乐融融。

    *

    向暖奋力的搓洗着衣物,直弄的水声哗哗四溅,却仍是压不下心底的气恼。

    那天早上醒来已不见了霍霆琛,她穿好衣服出去,陈琳来找她,只带了霍霆琛的一句话:“他对于昨晚她的表现,不满意。”

    向暖当时气的几乎吐血,心里知道这人向来无耻之极,她不过是着了他的道,又被骗了一次而已。

    想着霍霆琛如此无耻连十七八岁的小姑娘都不放过,想着向秋被鬼迷了心窍死不悔改,想着聂元梅一副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的丑陋嘴脸,向暖只觉说不出的无力。

    向秋和聂元梅都乐在其中,她倒像是要拆散金童玉女的恶人一般了!

    既如此,她还做那人人讨厌的恶人干什么?

    收拾好衣服下楼,看着像要下雨了,想到林霄出去没带伞,向暖就拿了伞预备出去接她。

    刚走到楼下,雨就落了下来,向暖加快了脚步往学校走去。

    “向小姐——”陈琳叫了几声,向暖才闻声停住脚步,只是看到是她,她立时抬腿就走了。

    霍霆琛这样出尔反尔又心狠手辣无恶不作的人渣,她和他再不想有一丁点的瓜葛了! “向小姐,您能不能跟我去一个地方?”陈琳却冒着雨追过来,一脸的哀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