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00章 今晚若是我满意,我就考虑
    ,!

    她不语,只是静静的看着他,连恨他,都没有力气了。

    她仿佛忽然明白,在霍霆琛面前,她就像是一只可笑的想要撼动大树的蜉蝣,她的挣扎,反抗,她所作的一切,都只是无用功。

    “你想要怎样。”

    他的脸一点点的压低下来,他的唇那么凉,仿佛他被冰封了千万年。

    她的眼珠都僵住了,那些倔强的光芒又想滋生,可旋即就暗淡了。

    霍霆琛望着她的脸,有那么一个瞬间,他几乎要分不清,她到底是谁。

    “好。”

    她轻轻点头,那一个字说的晦涩而又沙哑。

    他的目光中闪过短暂的惊愕,但很快他唇角就漾出浅浅的笑来。

    霍霆琛松开手,居高临下的望着她:“我要你主动取悦我。”

    向秋的哭声一滞,她含泪望向霍霆琛,可霍霆琛的目光只在向暖的脸上,她又去望向暖,可向暖根本没有看她。

    向秋感觉到心里有些发慌,她站在那里,忽然觉得自己像是一个局外人。

    如何甘心?这样的男人,她这一辈子都不会遇到第二个!

    “先送小秋回去。”

    向秋闻言,忽然噗通跪了下来,向暖不看她,声音忽然拔高一截;“小秋你立刻回去!”

    “姐!我不走,我已经想好了,我喜欢霍少,我想跟他在一起……姐,你已经有了林然哥了,为什么还要和我抢?”

    向秋哭泣的眼眸里含了怨,她明明有男朋友,为什么还要这样做?

    向暖忽然坐起来,劈手又是一耳光:“你给我清醒一点向秋!”向秋又挨一耳光,却反而平静了下来,她捂着脸,缓缓站起来,“姐,从小到大你样样都比我优秀,念书比我好,长的也比我漂亮,喜欢你的男生永远都多的数不清,林然哥更是人中龙凤,我知道我比不过

    你,我也不想和你比,但这一次,我第一次喜欢一个人,我喜欢的人比林然哥优秀,你就受不了了吗?”

    向暖开始颤抖,她从不知,这个乖巧的让她心疼的小妹,她的心里竟然有这么多匪夷所思的想法。

    “你是我亲妹妹,小秋……”

    “我宁愿没有你这样一个姐姐!那么至少也不用从小就被逼着要超过你要比你强!”

    向秋忽然大喊出声,她的泪簌簌而落,向暖脸上的受伤到底还是让她心里有些不忍,她别过脸:“姐,你成全我吧。”

    向暖不知自己是怎么笑出来的,“你想好了吗小秋?”

    向秋一怔,旋即却是毫不犹豫的点头:“我想好了,姐,我不会后悔,无论怎样,我都不后悔。”

    “那你有没有问过霍少,他愿不愿要你?”向暖忽然的一句追问,让向秋陡地愣住。

    她的目光带着灼烧的温度望向霍霆琛,那里面清晰的少女的仰慕和着迷,他自小就已经看的厌烦。

    “霍少……”向秋此刻根本已经忘记了什么是少女的矜持,她脸颊绯红,微微咬住朱唇,含羞带怯的望着霍霆琛,欲言又止。

    向秋此刻根本已经忘记了什么是少女的矜持,她脸颊绯红,微微咬住朱唇,含羞带怯的望着霍霆琛,欲言又止。

    “霍先生。”向暖静静的望着他:“如果您放过小秋,那么从今往后……”

    她咬着下唇,他看出她的挣扎,可他不发一言,他知道答案是什么,他已经很笃定。

    “您要我做什么都可以。”

    霍霆琛微微挑眉,薄唇间笑意一点点加深,而向秋已经不敢置信的看向向暖:“姐!”

    向暖根本不理会他,而霍霆琛也仿佛没听到她的声音,他讥诮一笑:“想必我没有什么地方用得到向小姐。”

    向暖贝齿微一用力,几乎要咬破了唇,可她死压下心底的怒,她听到自己寡廉鲜耻的声音,“您随时需要……我都可以。”

    霍霆琛的笑,忽然就绽了出来:“向小姐可真是会往自己脸上贴金。”

    向暖的脸色瞬间惨白无比,而向秋眼底已经腾出了几分希冀,她靠近霍霆琛,声音带着少女特有的软濡:“霍少……”

    霍霆琛伸手轻轻拍了拍向秋的脸颊,少女瞬间眉开眼笑。

    “今晚若是我满意,我会考虑。”

    他却忽然开口说了一句,向暖瞬时松了一口气,而向秋的脸色,已经僵冷无比。

    *

    浴室里热气缭绕,她捉紧了浴袍正在踌躇,可他已经推门而入。

    向暖的脸腾时红到了脖颈处,浴室里毫无遮掩,她躲无可躲。

    霍霆琛逼近她的身侧,向暖忽然觉得身体腾空,旋即却被放到了盥洗台上,他低头吻着她的眼眸:“我说了你要主动取悦我……”

    向暖哆哆嗦嗦的试着吻他,那唇凉凉的,却像是一只小手搔着他的心。

    不知多久。她大口大口的喘气,却在一抬头间,看到镜子里一个年轻女孩儿的脸,搽了胭脂一样绯红的一片,乌沉沉的双眸几乎要滴出水来的柔媚,她忽然觉得眼睛一阵刺痛,她别过脸去,可是视线,却是一点点的

    模糊了……

    霍家老宅。

    霍老爷子背着手,缓步走在花房中。

    炎夏,花房中却并不是争奇斗艳,相反却只有一种颜色——永恒,而又圣洁的白色。

    霍老爷子时不时就会弯下腰仔细的审视每一株花,而间或的,他的目光会长久的停留在某一处,仿佛陷入了深深的回忆之中。

    霍亦殊搀着他的手臂,却不敢多言,她在霍家说一不二,霍老爷子也对她宠爱备至,但只有这样的时刻,她是连一个字都不敢多说的。

    若涵如果还活着,这些花一定被她照料的更好。

    霍老爷子仿佛又看到了那一抹纤细袅娜的身影,只是,事事休,他纵然是想她千遍万遍,她也不会回来了。

    回到客厅,霍老爷子一眼看到等在那里的大儿子,见他一脸为难神色,不由得摇头叹息:“说吧,老三又做了什么混账事。” 霍亦阳飞快的看了一眼霍亦殊,毕恭毕敬开口:“三弟想必也是一时糊涂了,只求父亲不要怪责三弟才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