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97章 那我死给你看好了……
    ,!

    霍霆琛的眸光微微一转,他仿佛抓到了什么字眼:“我设计你?”

    “那天晚上,是你在酒里下的药吧,就是为了报复林然?为了警告他和你的亲戚争公司的职位?你知不知道,那天他买了戒指要给我求婚,你知不知道,我那天多开心,多幸福?”

    她漂亮的杏核形的眼眸里闪着泪光,她的脸上也笼罩着一层让人说不出无法形容的光芒,她说到“求婚”的时候,整个人似乎都会发光一样,一双眼睛宝石一样的熠熠生辉。

    他的心脏深处仿佛忽然被击中,在那一年炎炎的夏日中,他躲在花园里,看到她不知在和谁讲电话,脸上的神情,仿佛也是这样的,是不是,这就是他不屑一霍的幸福的样子?

    “可是,我所有的一切,都被你毁掉了!”向暖忽然望向他,她的眸子里,那些笑容消失的干干净净,此刻蕴着浓稠的毒液和锐利的寒剑,竟让他不寒而栗。

    “我如今什么都没了,我也什么都不在乎了?霍霆琛……”

    她忽然向着他的方向冲过来,他下意识的避开,可她却已经冲到了窗前,她背对着窗子而站,夜风吹的她的长发肆意的飞舞,她的脸融在明亮的灯光中,皎洁的像是要融化了一样,

    他觉得面前的一切都在椅,他仿佛记得,他最后一次见到她的时候,她的脸也是这样的。

    “是不是我死了,你就可以放过我们了?”她忽然笑起来,像是那一院子向开的茉莉花一样灿烂。

    “那我就死给你看好了……霍霆琛。”

    霍霆琛的心口里一瞬间竟闪过一丝害怕,他迅疾的伸出手去,可她却将那笑容绽到最深,转身就向下跃去。

    “向暖!”

    那是他一次叫她的名字。

    她半个身子坠在高空中,手腕被他的手狠狠拽住,全身的重量都垂系在那里,痛的厉害。

    跳出去那一刻,她就后悔了,此刻生死边缘,悔意却是更重。

    生命只有一次,她不该为了一个人渣舍弃。

    活的越来越漂亮,才是她该做的选择,可她刚才,竟然是那样愚不可及!

    就算她死了,又能怎样?霍霆琛说不定只会怨她招惹来麻烦,变本加厉的伤害林然和她的家人……

    想通这些,她的求生**强烈到了极致,冰凉的手反握佐霆琛的,拼尽了力气拉紧,她可不敢保证,霍霆栳不会醒过神来就松开手。

    “别乱动。”霍霆琛咬紧牙关,他握住向暖的那只手,烫伤还没有痊愈。

    他额上的汗滴下来,仿佛落在了她的脸上,向暖感觉自己像是一袋货物,被一点点的拉了上去,她另一只手攀上了窗台,骤然就松了一口气。

    霍霆琛仿佛也松了一口气,而下一刻,向暖就感觉自己被人重重扯进去丢在了地板上。

    死里逃生,她像是虚脱了一样躺在地上不会动。

    霍霆琛的手背已经被她抓的一片溃烂,他不由心头火起,想到这个女人如果真的跳下去了,不知要给他惹来多大的麻烦!

    霍亦阳一定会抓住这个机会把他彻底的赶出霍家的公司!他绸缪了这么多年的一切就全打水漂了!

    想到这里,他竟是忽然抬脚狠狠踢在了向暖身上:“滚!”

    他一眼都不想再看到她。

    向暖未料到他会忽然踢她,只感觉这一脚下去,五脏六腑都移位了一般,痛的她呼叫出声,嗓子里腾时就涌上了一股腥甜。

    可这一波疼痛还没有消失,霍霆琛已经抓起桌子上厚厚的文件夹砸在她的脸上:“立刻给我滚出去!”

    许是听到房间里动静不对劲儿,陈琳匆匆跑了进来,一眼看到这景象,也唬了一跳。

    她想要伸手去拉向暖,却又看到了霍霆琛淌着血的左手,立时就扑了过去:“少爷,您的手……”霍霆琛却像是抓狂的兽,抿着唇抄起桌案上的玉石镇纸就砸出去,向暖下意识的抬手去挡,那镇纸正好砸在她的手臂上,仿佛骨头都要折断了一样,她疼的眼泪腾时就落了下来,而陈琳已经惊的瞪大眼睛

    :“三少,您冷静一点……”

    “向小姐,您不如先回去……”

    向暖挣扎着爬起来,赶在霍霆琛又要丢东西砸她之前,她忍着身上的剧痛转身快步出了办公室。

    “谁让你带她来的?”霍霆琛的眸光就像是深邃的寒潭,陈琳吓的面若寒蝉,不敢应声。

    “滚出去!”

    陈琳如蒙大赦,赶忙快步退了出去,刚到门边,霍霆桷然又开了口:“站住!”

    “是,少爷。”陈琳从善如流,立刻毕恭毕敬站定。

    “你和陈诚立刻去查查林然这段时间都做了什么!”

    这样肮脏的小人物,霍霆琛是不会花费心思在他身上的,但是方才向暖的那些指控激怒了他。

    他霍霆琛就算是坏事做尽,但也不会认下自己没做的事,替那种畜生背黑锅!

    陈琳应声而去,霍霆琛一个人站在办公室里,手背上的疼痛渐渐袭来,他低下头,看到地毯上有一片殷红血渍,仿佛是方才,他用玉石镇纸砸破了她的手臂留下的。

    *

    向暖一个人浑浑噩噩的走在街上,不知过了多久,她才发觉,她竟然走到了林然买的那一套小房子的小区外。

    她有房间的钥匙,是林然给她的,给她的时候他特别开心的说,以后她就是这里的女主人了!

    向暖觉得心口里生出一点暖来,她在包里胡乱摸了摸,竟真的摸出了那把钥匙,她进了小区,走到林然房子所在的那一排,窗子里亮着灯,他应该在的。

    她想见他,想靠在他的肩上,和他好好说说话,哪怕只是看他一眼。

    她难过的很,她有一肚子的委屈想要对他讲,她甚至,想要回到他的身边去……

    回到林然的身边,这样的话听着都让人觉得高兴。身上的疼好像都消减了许多,被霍霆琛砸伤的那只手臂不敢动弹,一直在流血,也不知道骨头是不是也被砸断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