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96章 我现在什么都没有了!
    ,!

    她脑子里嗡的一响,像要炸开一样剧痛的思维里仿佛朦胧的明白了什么。

    “这样……是不是太过分了……”

    有一声怯怯的声音隐约响起,旋即却被更高的一声盖了过去:“过分?难道你要跟这样脏的女人住在同一个宿舍?难道你出去要让别人指指点点你和不要脸的二奶是舍友?”向暖只感觉全身的力气都被抽尽了,她弯下腰,手指有些哆嗦的想去捡脚边的玩偶,可宿舍门哐啷又被推开,随即是她的饭盒和一些护肤品被丢了出来,一瓶子保湿水被摔的粉碎,玻璃碴子嵌入她脚踝的

    肌肤里,刺骨的疼。

    向暖一下抬起头来,却对上一双不屑的眼眸,她面色逐渐的冷下来,就算她再十恶不赦,也轮不到她们这样践踏!

    “你们不愿意我住里面,我会搬走,你摔我的东西干什么?念了这么多年书你也该知道摔坏人家东西要赔!”

    “赔?您现在傍上了有钱人还瞧得上这些山寨垃圾化妆品?向大小姐,你的东西我摔出去还嫌脏我的手呢!呸!装什么装?瞧着你的样儿我就恶心!”

    另外一个女孩儿小脸惨白的拉着那个女生进去,又有些不好意思的看了看向暖:“暖暖,你别和她一般见识……”

    “你给我进来!她算什么东西?还这样好言好语的和她说话,你也不怕丢脸?”宿舍门被重重关上,向暖听到里面此起彼伏的谩骂一点点的把那个为她说话的女孩声音盖了下去,她只觉得耳边越来越吵,仿佛伴随着车轮倾轧而过的嘈杂声,血肉里有一股浓浓的愤怒冲破了她的理智,

    让她躁动不安无法控制……

    她冲到校门口拦了一辆出租车,开车的大叔问她去哪里,她剧烈的喘息着抚着胸口,她要去哪里?要去做什么?

    是了,她要去找霍霆琛,找这个魔鬼!他为什么要毁掉她,为什么要将她害成这样?

    林然离开了,爱情没了,名声也毁了,友谊没了,她还有什么?她还怕什么?她还有什么豁不出去的?

    车子在黄昏的时候停在了山下,却离那半山腰的别墅区还有很远的路程。

    这一片被开发成豪华的私人别墅园,出租车没有居住在里面的主人的指令是无法靠近的。

    付了车钱,向暖站在笔直的私人公路边缘,晚风吹起她身上薄薄的裙子,她恍然的发现,她穿的正是生日那天那一件果绿色的短裙。快要冲破太阳穴的恨意突突的跳着冲出她的身体,她咬着牙就往别墅的位置冲去,还未跑出多远,就被面无表情穿着笔挺制服戴着白色手套的保卫拦了下来:“对不起小姐,这里是私人区域,您不能进去。

    ”

    “我要找霍霆琛!”向暖目呲欲裂,她发誓,如果霍霆琛此刻在她面前,她肯定会咬下他一口肉来!

    “对不起小姐,请您马上离开这里。”那人像是冰冷的机器人,机械的重复这句话。

    向暖只感觉自己的勇气也随着时间的拖延在消散,她不知道她的愤怒能持续多久,她也不知道是不是冷静下来她就会后悔自己的冲动,她的身体在剧烈的颤,腿像是撑不住自己瘦弱的身体了一般。

    “向小姐?”陈琳有些讶异的降下车窗,低低唤了一声。

    天色微黑,她的车子靠近了才看清这个和私人管家争执着什么的年轻女孩子是向暖。

    “少爷不住这里。”陈琳看了一眼面色苍白的少女:“你要找他的话,我可以带你去。”

    向暖点点头:“多谢您。”

    陈琳没再多说,吩咐了司机开车。

    她不太明白,这个女孩子心里在想什么,少爷那天摔了电话之后就再也没提起过她,可昨晚忽然让她去查向暖家里的情况,陈琳不知原因,可她向来不多嘴,只是尽心完成自己的任务而已。

    车子穿过大半座城市的繁华,在一栋直入云霄的写字楼前停下,陈琳走到楼前,虽然她的样子保安早已烂熟,但仍是检查了门禁卡,这才放行。

    出了电梯,穿过长长的走廊,陈琳轻轻叩门,听到里面的声音,她方才扭开门锁。

    办公室里灯火通明,霍霆琛单手在电脑上敲击着什么,他听到动静,停了一下动作,黑眸沉的仿佛是窗外浓浓的夜色,向暖只被他看了一眼,顿觉全身的力气都消散了大半……

    他听到动静,停了一下动作,黑眸沉的仿佛是窗外浓浓的夜色,向暖只被他看了一眼,顿觉全身的力气都消散了大半……

    她有些后悔,她这样子,怎么像是主动送上门了一般?

    “出去。”霍霆琛的声音很低,可隔着那么远的距离却还是清晰的刺入鼓膜中。

    向暖下意识的转身就向外走,霍霆桷然抬手重重扣上了笔记本!

    向暖仿佛听到陈琳脊椎僵硬发出的咔嚓声,她的脚步不由自主的停住,霍霆琛的声音像是穿过海风的水妖,一下击碎了她最后的防线。

    “滚回来!”

    他的口吻加重了一些,向暖就仿佛被人钉住了双脚。

    陈琳悄无声息的走开,她甚至不敢看向暖一眼。

    向暖僵直的转过身子,她仿佛听到了自己的颈骨发出的细微声响,隔着那么远的距离,远的他甚至看不清他的五官,可惶恐却像是蛇一样缠绕住了她。

    “手机呢。”

    向暖没料到霍霆琛一开口问的竟是这个,她愣了一下,旋即硬着头皮开口:“我,我丢了,我会攒钱买一部新的还给你。”

    “我送出去的东西,从不会收回,除非,那个人活的腻歪了。”

    他阴测测的开口,仿佛是从地狱逃出来的恶魔。

    “你嚣张什么?你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你和我一个女人过不去算什么本事?你设计我,把我害的这样惨,我身败名裂了!我现在什么都没有,霍霆琛,你还想怎样?”

    向暖忽然笑了,她一边说,一边一步一步的靠近他。他的身后是落地的玻璃窗子,开了一半,夜风呼啸着卷进来,她觉得冷,可又有说不出的亢奋在心底涌动,如果,如果就这样推着他一起跳下去!是不是所有的噩梦都结束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