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92章 斗不过霍霆琛
    ,!

    向暖几乎呆住了,她怎么都没想到,这个看起来文质彬彬颇有绅士风度的男人,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她更没有想到的是,这世上,竟然有人敢这样和霍霆琛说话!生父不明……野种……向暖忽然有些不安的看了霍霆琛一眼,他脸上的笑消失的无影无踪,而那一双总是让她不敢直视的眼眸,变的犹如最可怖的鹰一般,他看着霍亦阳,那目光里,充斥着戾气,甚至,甚

    至还带着隐隐的杀气……“怎么?你不服气?”霍亦阳站起身,他修长的手指扣佐霆琛的下颌,将那一张绝美的容颜缓缓抬起来,他俯低了身子,恶毒的轻笑:“你不服气又怎样?你不过是我们霍家养着的一条狗9是最下贱的野

    狗!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想干什么,这些天虹桥那个案子你一直在暗地里插手对不对,我警告你,霍家的事,你别想染指,若让我知道你起了什么不该起的小心思,你知道我会怎样折磨他……”

    霍亦阳低低的笑了两声,那笑声向暖听了都觉浑身不舒服,霍霆琛的脸色更是难看至极,她几乎笃定的认为,他很快就要动手,将面前这个男人的脸给揍扁了……可他脸上的冰寒却是一点点的褪去,那些放浪和玩世不恭的神色又重新回到了他的眼底,那一抹带着嫣红的唇一点点的扬起,强硬的绽出轻佻的笑来:“大哥最是了解我,我一向好女色,至于其他的,我,

    真的没有兴趣。”

    霍亦阳松开手,面上的神情又温和了下来,他掸一掸衣袖,款款坐下来,竟是故作讶异的开了口:“哎呀,三弟你的手……啧啧,都是大哥不小心,都烫成这样了,还是快些去医院包扎一下吧……”

    霍霆琛这才抬起烫出了数个水泡的手缓缓站起来:“那霆琛就先走一步,不陪大哥了。”

    霍亦阳一脸为人大哥的疼惜,伸手握住他那只满是水泡的手狠狠用力,声音里却是温和一片:“和我客气什么,快些去吧。”

    有血水缓缓淌下,霍霆琛的神色都变了,向暖也目瞪口呆,可他不过淡笑一声,就抽出手起身向外走,向暖还呆愣在那里没有反应过来,她像是看戏一样看傻了,这两个人,也太擅长演戏了吧!

    “还不快些跟着点?我们三少的手都烫成这样了也不提醒我一下!真是个蠢货!”

    霍亦阳狠狠的训斥向暖,仿佛是最慈爱的大哥一般。

    向暖只觉说不出的恶心,这个人的脸皮究竟有多厚?竟然这样寡廉鲜耻的说出这样大言不惭的话来,他也不觉得脸红!向暖心里恨极霍霆琛,可却更瞧不上霍亦阳这样的行事作风,总让人觉得太过于卑鄙了一些,她闻言不由得一笑:“您的记性真差,刚把咖啡泼在三少手上的人可是您啊!我今天可算是见识了什么叫兄弟情

    深……”

    “给我滚出来!罗嗦什么!”

    霍霆桷然凶巴巴的回头吼了一声,恰恰打断了正欲对向暖发作的霍亦阳,霍亦阳不由挑眉看了向暖一眼,这女孩儿在吗贱种眼里,还真是不一般!金丝镜片后的那一双眼眸倏然的收紧,向暖看到他搁在桌子上的手已经紧紧攥成了拳,若不是霍霆琛这一声骂,怕是他的拳头已经砸在她的脸上了!向暖不由得一阵后怕,慌忙跟了出去,不知道为何,向

    暖心中有些莫名的难过。

    出了酒店,霍霆琛的步子走的飞快,向暖小跑着才追过去,辅一上车,陈琳就急急的吩咐司机开车往医院去。

    霍霆琛的手烫的厉害,整个手背都是明晃晃的水泡,陈琳死死抿住唇,可眼泪几乎都要掉下来:“三少您怎么都不知道躲一下?每次见大少爷,都要吃一次亏……”

    霍霆琛闭目不语,可向暖坐在他身边,清楚看到他唇角肌肉在隐隐的跳动,似乎是痛的厉害了,他的额上满是汗珠,只是自始至终,他一声痛都没叫。

    向暖不由得又看了他几眼,只觉此刻这人面上的神情深不可测,仿佛神仙都揣测不到他心里在想什么。

    陈琳托着霍霆琛的手不知如何是好,竟是掉了泪,向暖不觉有些讶异,霍霆琛那天那样打她,她怎么还一副忠心耿耿的样子?

    “三少,不如去告诉老爷子……”

    “不行!”霍霆琛一下睁开了眼,电光火石之间,向暖只觉他脸上笼着慑人的光芒,而那一双深邃的眼眸里,竟带着凛然众人之上的威仪。

    霍霆琛咬紧了牙关,他的面前似乎浮现出了亦秋那张消瘦苍白的脸,他单薄瘦弱的身体仿佛风吹就折,霍霆琛只觉一阵揪心剧痛,这个同母弟弟,是他的死穴,也是他被霍亦阳拿捏的死死的最根本原因!父亲年纪大了,公司的事情由霍亦阳全权管理,而家里的事情都在二姐霍亦殊的手中,霍亦殊和霍亦阳一母同胞,自然是一个鼻孔出气,小秋的生活,平日里看起来锦衣玉食被照霍的极好,可只有他们两

    个人知道,从小到大,只要霍霆琛哪里稍微做的好一点,小秋立刻就会暗里被人磋磨……

    “不行!”霍霆琛又重重重复了一遍,他目光如钜,却是转眼之间就变成幽黑的一片:“总之现在不行,时机还没到。”

    “那要等到什么时候?三少您,您都被逼成这样了……”

    陈琳的声音低了下来,她看了向暖一眼,语焉不详。

    霍霆琛低头看着自己的手背,红肿溃烂,剧痛难忍,可他的唇角却浮出笑来:“你不用为我担心,这点伤不算什么,有一天,他们会为曾经的所作所为,付出千万倍的代价。”他的声音那么的平和,向暖却觉毛骨悚然,她似乎已经看到了霍亦阳未来的下场,不知怎么了,明明霍亦阳占尽了上风看起来威风不已,但向暖就是觉得,他斗不过霍霆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