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90章 不吃点苦头不会老实
    ,!

    早晨起床做好了早餐,又把家里每个房间都收拾了一遍,向暖这才出门赶去学校。

    公交车在校门口停住,向暖走下车子,一眼就看到了林然。人来人往之中,他把自己站成了一道寂寥的风景,向暖脚步一点点顿住,她觉得心中抓心挠肝的难受,她恨不得扑过去紧紧抱住他大哭一场,她甚至想要和他一起逃走,逃的无影无踪,只要在一起,只要

    能和他在一起……

    这么近的距离,只要她走过去,就能握住心爱人的手,只要她厚颜无耻一点,她就可以继续放任自己和林然在一起。

    可她的脚仿佛被钉住,她挪动不了一步。

    “暖暖。”林然眼睛红红的,却努力笑着对她招手。

    向暖只觉恍惚之间,仿佛回到了生日那一天,也是这样的情景,林然也是这样对她挥手,这样喊她的名字,她欢快的跑过去,她以为幸福越来越近,可却不曾料到,命运会这样捉弄她。

    “我一直在等你。”林然走到向暖的面前,他的面容憔悴至极,身上的衣服也皱巴巴的,向暖看到他手背上错综的伤痕,只觉心都被抽紧了,她一下抓住他的手,疾声询问:“这是怎么回事?”

    林然脸色一变,慌忙把手抽回去藏在身后:“没什么,不小心碰的……”

    向暖紧紧抿住唇,她的眸中几乎要冒出火来:“是不是他们还在逼你……”

    林然脸上的神情瞬间变的绝望无力,他苦笑,轻轻摇头:“暖暖,我没事儿,真的……我今天找你,就是想告诉你,我要走了……”

    “你要走了?要去哪里?”向暖只感觉心都被抽空了,她急急询问,目光胶着在林然俊逸的脸上,怎么都透着不舍。林然低了头,好一会儿才强颜一笑:“暖暖,我没有办法继续待在这里了,你知道,我之前贷款买了新房,是预备和你结婚时用的,可是现在,房子也被人砸了,我没有安身的地方,公司的解约书大概明天

    上午就会发给我,我什么都没有了……”

    林然忽然望住她,满目的不舍:“暖暖,我只求你不要再和我生气了好不好?不要和我分手好不好?我爱你,我想和你在一起……”

    向暖忽然怔怔的后退了一步,在他的手伸过来的那一刻,她抢先躲开了他的触碰。

    向暖看到林然眼眸中的光芒骤然的破碎了,向暖看到他眸光中最后一丝希冀消失无踪,她的心像是被什么狠狠的揪着,疼的她几乎死掉。

    她多想抱住他,清清楚楚告诉他,林然我爱你,我不想离开你,我们一辈子在一起,可这些话,她再也不会对林然说了,这一辈子,她想必也不会再对任何人说了。

    “暖暖,你真的不要我了吗暖暖……”

    林然的眼圈红起来,他似乎马上就要哭出来了,向暖狠狠的咬着舌尖,她怕她会忍不住,她怕她下一秒就会崩溃……

    “我说了……”她的嗓子沙哑,她从来不知道,开口说话竟然会这样的难。

    “我们不可能了,你不要再来找我,我不想看到你,我也不再,不再爱你了。”

    她说出这句话,仿佛心底什么东西狠狠的摔碎了,她不知道林然是什么样的表情,她也不想不敢去知道,她转过身,仓皇的跑开。

    她听到林然在身后大声的叫着她的名字,那声音里满满的都是绝望的凄厉。

    她却哭都哭不出来了。

    晚上八点。

    霍霆琛派来的车子准时到了楼下。

    向暖看到陈琳从车子里出来,她的脸依旧肿着,看起来很狼狈的样子。

    “向小姐,请上车吧。”陈琳低低的开口,她的嗓音有些沙哑,望着她的目光却是柔和了几分。

    向暖点点头,面无表情走上车子。

    陈琳注意到,她好似特意打扮了一下,穿了一件款式简单的连衣裙,头发也放了下来,只是脸上照旧没有化妆,只是稍稍涂了一层唇彩。

    可年轻到底是好的,她就算是这样素着一张脸,却仍像是让人垂涎欲滴的水蜜桃一般诱人。

    陈琳心中叹了一声,可她偏生命不好,遇到了霍霆琛。

    多少女人在第一次见到霍霆琛的时候趋之若鹜,恨不得挤破脑袋做他的女人,可得偿所愿之后,不知又有多少女人后悔当初没头没脑的栽进去。

    陈琳跟在霍霆琛身边数十年,早已清楚的知道,在霍霆琛的字典里,对于女人,从来没有感情这两个字出现过。

    车子像是离弦的箭,锐利的划破了夜色织就的华丽衣裳。

    向暖以为她会害怕,会愤怒,可却不曾料到,她的心像是月下无波的海洋,静谧的几乎可以淹没所有的情绪。

    车子停稳,她走下车才发现,这是一栋位于半山腰的豪宅,灯光璀璨,仿若是天上仙人的琉璃宫倾落在了这里。

    向暖默不作声的跟着陈琳走进去,穿过偌大的一片草坪在其中一栋乳白色的小楼前停住。

    “盛小姐,您进去吧,三少就在里面等您。”陈琳停了脚步,向暖没有迟疑,缓缓上了台阶。

    有人领着她走到一个房间外,轻轻叩了门,听到里面的人说“进来”,这才扭动门锁打开了门。

    向暖迈步进去,只觉自己仿佛踩入了云中,脚下触感极软,她差点跌倒,斜刺里有一双手伸出来扶住她,向暖只觉扑鼻而来浓烈的男性气息,夹杂着烟草和淡淡古龙水的味道,竟是说不出的好闻。

    “我说过我不喜欢玫瑰花的味道。”男声冷冽,仿佛没有一丁点的温度,随之而来头皮上剧烈的疼痛,向暖只觉自己的头发都要被人拽掉了。

    “这世上你不喜欢的东西多了,难道地球也要围着你转?”向暖讥诮的望住他,满眼的不屑。 “牙尖嘴利。”霍霆桷然伸手扣住她的下颌将她压在门背上,而他高大的身形也随之倾轧了下来,他用冰冰的目光凝着她,声音阴郁:“不吃点苦头看来你不会老实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