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89章 你死了这条心吧!
    ,!

    “当然,你也可以选择和上次一样不来,我不会勉强你的向小姐。”霍霆琛翘起修长的腿,双眉展开,竟是微微笑了一笑。

    “你——”向暖气的胸脯剧烈的起伏,她不来,他又要开始针对林然了吧,再不然就是毒打陈琳,不是君子,装什么绅士?

    “我不去你会放过林然,会放过陈小姐吗?”

    “向小姐是聪明人,该知道如何选择。”霍霆琛唇角的笑意更深,慵懒起身向楼上走去:“好了,我今晚还有事,你先回去吧。”

    “霍先生……”

    向暖急急上前拦住他,她的眸中蕴着浓浓的焦灼和嫌恶,到底年纪小城府不深,一览无余被他看入眼底。“霍先生,算是我求求你了好吗?你就放过我,放过林然吧,我们都是普通人,惹不起您,您也没工夫和我们这样的小人物打交道,那天晚上的事情,我就当做没有发生过,您放心,我不会报警,我也不会

    告诉任何人,我吃过药了,不会给您造成一丁点的麻烦……您以后,不要再为难林然,也不要再让人去学校找我了好吗?”

    “说完了吗?”霍霆琛眼眸深深,一时之间,向暖只感觉自己仿佛坠入森冷的古井之中一般,背上都冒出寒气来。

    她点点头,眼眸中闪出微微的期待。

    “看来向小姐的记性不好,既然这样,那就回去好好想想那天我和你说的话。”霍霆桷然伸出手去,他的指尖冰凉,滑过她薄薄的眼睑,电光火石一般掠过,她竟然没能躲开。

    向暖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他的身影在楼梯转角处一闪而逝,她只觉得一股子怒火在身体里窜动,竟是失控的喊出声来:“你死了这条心吧!我就是拼了这条命也不会再让你作威作福!”

    房子里静悄悄的,仿佛他根本就没有来过,向暖急促的喘息,许久方才平复下来,她转过身,犹觉得不解气,抬手将面前博古架上的花瓶扫落在地上,看它摔成了碎片,这才头也不回走出了房间!

    走了许久方才找到公交站牌,向暖转了三次车回到学校,已经热的全身都湿透了。

    她刚走进宿舍,同宿舍的女孩儿就对她说道:“暖暖你赶紧给你妈妈回个电话吧,她都打来好几个找你了。”

    向暖一听立刻就慌了起来,答应了聂元梅要送钱回去给弟弟买电车的,她竟然都给忘记了!赶忙胡乱收拾了一下东西奔出宿舍,在校门口的取款机取了钱,敲公交车过来,向暖一头一脸的汗挤上车,夹在熙攘的人群中,她只觉得呼吸都是困难的,车子艰难的合上门,颠簸着向远处的红日驶去

    ,向暖呆呆的看着车窗外来往的行人,忽然眼睛里一酸,豆大的泪珠竟是再也忍耐不住滚落了下来……

    直到天色微黑,她方才赶到位于近郊的家中,穿过小巷的时候,各家屋子里都亮起了灯,那些橘色的光芒笼罩着她,饭菜的香气也扑鼻而来,向暖抬手撩了一下刘海,推开了自家院落的大门。

    推开门就听到熟悉的吵闹声,不用猜也知道又是弟弟在和妈吵架,向暖心里有事,也不愿去掺和,就站着没有动。

    “看我不顺眼,我走行了吧!”向强大声叫着怒冲冲的大步冲出来,差点没把向暖撞的一个倒仰,可旋即就喜气洋洋的抓着向暖往客厅里冲去:“妈!我姐回来了!”

    向暖望住匆匆赶出来的聂元梅,不等她开口就说道:“妈,我手机坏了,今天出去做兼职了所以没能接到您的电话,我舍友和我一说,我立刻就取钱赶回来了。”

    聂元梅原本准备好了一肚子的抱怨,就被生生的噎了回去,她面色不虞的看了向暖几眼,扔了手里的鸡毛掸子不冷不热说道:“进来吧,饭刚做好。”

    向暖应了一声抬脚进了客厅,正看到小妹向秋从房间里出来,她今年念高三,成绩十分的优异,相貌也很清秀,和向暖有些肖似,却更柔弱了一些,向家人都是好皮肤,可向秋仿佛更白一些。

    姐妹两人打了招呼,一家人就在饭桌前坐了下来。

    向暖拿出钱想要递给聂元梅,却被向强一把抢过去,笑嘻嘻的揣在兜里:“给我就行了姐!”

    拿了钱向强就不愿意再待在家里,扒了几口饭就搁下碗筷要出门。

    聂元梅追着在后面叮嘱他出门小心别乱花钱,向强不耐烦的答应着就出了院子。

    聂元梅直到看不见儿子的身影了,这才依依不舍的转身回来。

    母女三人就安静了许多,向秋要准备高考,吃完饭就钻回了房间里温习功课,饭桌上就只剩下了聂元梅和向暖。

    “好端端的,手机怎么又坏了?”

    向暖只能胡乱编了一个理由,聂元梅皱着眉头半天,“你爸爸不在这么些年了,我们家的日子你也知道,却还这样粗手粗脚的不让人省心!”

    “对不起啊妈,我以后不会了。”向暖早已习惯了聂元梅的双重准则,却知道辩解争执也没用,聂元梅的心根本就是偏的。

    聂元梅见她这般,就觉得有些没趣,丢了筷子站起来:“待会儿你把碗筷收拾收拾洗了。”

    向暖嗯了一声,也放下了碗。

    聂元梅去客厅看肥皂剧,小秋在复习功课,向暖洗了碗回去房间,拿了睡衣出来去洗澡,刚进了浴室,聂元梅就探出头来冲她嚷:“省着点用水!”

    向暖应了一声,匆匆洗了澡出来回去房间,她坐在窗子前等着头发被夜风吹干,心里却又忍不住的开始想起林然……

    他是她的初恋,是这世上除了林萧和素素之外对她最好的人,她那么那么的爱他,在乎他,如果可能,就算是死,她也不愿意和他分开。

    可是现在呢,她和他之间没有隔着生死,却隔着永远都跨不过去的距离。向暖以为自己会失眠,可躺在卧房里小的翻身都困难的床上,她竟然一梦就到了天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