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88章 他真是卑鄙至极!
    ,!

    “我要见霍霆琛!”向暖咬紧了牙关,一字一句开口。

    陈琳讶异的看她一眼,这个年轻的女孩儿,有着一双明亮却又倔强的眼眸,和记忆中那个人仿佛渐渐的重叠在了一起,陈琳竟是一阵说不出的恍惚。

    若她还在,三少爷一定不会是如今这般残酷薄凉的性子了吧。

    陈琳一边在心中感叹,一边却是命令司机停稳车子,她看一眼车窗外精致华丽的白色建筑,轻轻叹了一口气:“向小姐,霍先生就在里面等您。”

    向暖不应声,只是拉开车门跳下车,阳光白花花的刺眼,却抵不过少女那羊脂白玉一般的肌肤。霍霆琛站在窗前,秀美如玉的容颜上却覆着一层浓浓的阴霾,哪怕阳光明媚至极,却仿佛也照不进那暗沉之中,他的唇菲薄却又凌厉,此刻唇角微微的下沉,眸光却是深不见底,缓缓从那少女修长笔直的

    双腿一点一点移到了她的脸上。

    白色的t恤,浅蓝色牛仔短裤,脖子上挂了一条细细的银链子,尾端藏在衣襟里,不知下面坠着什么。

    一头长发漆黑而又浓密,因为天气热的缘故就高高扎成了马尾,她的肤色很白,却又透着胭脂一样的绯红,没有化妆,却也唇色嫣然。

    霍霆琛微微眯起一双眼眸,那一夜他只是在尽情掠夺她,并未仔细的看她的脸,今日一见,却只觉比林然送来的那张照片上的样子,还要肖似三分。

    只是这双眼睛太过倔强了一些,不是记忆中那个人的温柔似水。

    霍霆琛转过身去,墨色的衬衫下摆凌乱,他赤足踩在灰色的地毯上,直到走出卧室,站在楼梯上。向暖正好跟在陈琳的身后从玻璃门外走进来,阳光包裹住她,仿佛将她装进了一只明亮的茧中,她微微抬头往他的方向看去,那一双清亮的眼眸中,没有他看到厌烦的惊艳和逢迎,却是掩都掩不住的嫌恶

    。

    向暖停住脚步,一动不动的望佐霆琛,她的眸子里几乎要喷出火来,如果她可以,如果她足够强大,她相信,她一定会毫不犹豫的杀了他!

    可是此刻她站在他的面前,却只能将所有的怒火强压下去,甚至还要微微的笑着,对他开口说话。

    霍霆琛一步一步走下楼梯,他面上一派平静,可莫名的,陈琳就是觉得心里忐忑不安,霍霆琛的性子阴晴不定,她作为他亲近的下属,在他身边多年,却还是动辄挨骂。

    “三少,向小姐来了。”陈琳上前一步,毕恭毕敬的开口。

    霍霆琛那一双好看的眉毛就微微挑了一下,他斜倚在栏杆上,唇角噙着一抹淡淡的笑,“知不知道你错在哪了?”

    陈琳全身一颤,下一瞬却是飞快应道:“是,我办事不利,现在才将向小姐请来,请三少责罚。”

    霍霆琛低了头望着自己的手指,左手的尾指上套着一枚小小的银戒指,光泽已经黯淡了,他却目不转睛的看着,许久才低低开口:“老规矩。”

    陈琳脸色发白,却是毫不犹豫走到一边站定,一个身量中等的男人无声无息的走过来站在她面前,望着她一脸惨白,似乎面有不忍,却也只能小声道:“抱歉琳姐。”

    一个身量中等的男人无声无息的走过来站在她面前,望着她一脸惨白,似乎面有不忍,却也只能小声道:“抱歉琳姐。”

    陈琳咬了嘴唇,飞快看了霍霆琛一眼,见他眉眼不抬,连看都不往这边看,心知这一次逃不掉,只得苦涩一笑:“不怪你。”

    那人硬了心肠抬起手,极狠的一耳光就打了出去,清脆的响声在客厅里回荡,向暖惊愕的瞬时睁大了眼睛,不敢置信的望向被这一耳光搧的唇角淌血的陈琳……

    陈琳被打的脸歪在一侧,只觉耳边一阵嗡嗡响声,口腔里痛的几乎麻木了,而牙齿似乎也有些微微的松动,她不敢哭,忍了眼泪低头站好,霍霆琛不出声,她就还得继续受罚。

    “三少……”那人却有些不忍了,张嘴想要求情,霍霆琛抬眉看过去:“她办事不利,就得受罚,谁要是讲情,也和她一样。”

    那人不敢多言,举手又狠狠往陈琳脸上打去,几耳光下去,陈琳脸已经高高肿了起来,指痕错乱密布在原本就白皙的脸颊上,绾好的头发也散乱了一肩,她几乎站立不稳,单薄的身子也开始摇摇欲坠。

    “够了!”向暖再也忍耐不住,她已经看明白了,霍霆琛不过是杀鸡儆猴做给她看的,因为她上一次不肯来,所以他先是给林然下绊子,又拿陈琳开刀!他真是卑鄙至极!

    向暖气的全身都在发抖,她狠狠瞪佐霆琛,“你打她干什么?是我自己不想来见你!关她什么事?”

    “我吩咐她的事情她没有做到,就是要受罚。”霍霆琛一双眼睛像是冰冷的深潭望向向暖。

    “我说了是我执意不来,与她无关,你这样对付女人,算什么本事?”向暖一语双关,却是在暗暗讽刺他只会用这样卑劣狠毒的手段来欺负弱小。

    果然霍霆琛一张脸腾时就冷了三分,而陈琳却已经吓的面无人色:“向小姐,都是我的错,请您别再说了!三少,是我的错,是我办事不利……”

    “滚出去!”霍霆琛冷喝出声,陈琳立刻噤声不敢多言,强忍了泪意转身出去,走过向暖身边的时候,她仿佛目光中带了几分的感激,却终究什么都没说,快步走了出去。

    再无其他人在,向暖深深吸了一口气,抬眸平静看向他:“你到底要怎样。”

    霍霆琛转身在沙发上坐下来,细细打量面前的少女,许久之后,他的声音方才淡淡的响起,有些慵懒,却又冷的嗜骨:“明天晚上八点钟,我会派车子去接你,我要怎样,你到时就知道了。”“我到底哪里得罪了你?你为什么就不肯放过我?”向暖只觉如坠冰窟,控制不住的捏紧了双拳盯住面前的男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