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84章 从今天开始,你的一切都是我霍霆琛的
    ,!

    “陈琳,打开门。”霍霆琛扬声吩咐,中年女人微微一愣,却是什么都没说,立刻上前一步将紧闭的房门打开。

    “你们先下去吧。”霍霆琛迈步走进房间,他吩咐了一句,陈琳立刻点头应是,将房门重新关上,一行人悄无声息的退了出去。全部打通足有上百坪的豪华套房,装修风格是霍霆琛一向喜欢的大方舒适,只是每一个细节都透出独具匠心的精致,黑白灰的色调大方古朴,摆设也是精简为主,落地大阳台上是一个小型室外游泳池,湛

    蓝的水在阳光下波光粼粼,霍霆琛不由得微微眯眼,这个游泳池是按他的意愿新修的,他还没有尝过在这里和女人作乐。

    俊美的双眸不由得透出一丝兴致,而正在此刻,他听到浴室里传来细微的声响伴随着哗哗的水声刺入耳膜。

    立时想到林然送来的照片上那一张俏丽的小脸,霍霆琛高大的身躯折转回去,径直往浴室走去。

    水气缭绕之中,霍霆琛只能隐隐看到一个纤细的背影,他推门进去,修长的腿几步迈到浴缸前,站定。

    向暖一头半长的乌发垂在胸前,而此刻那乌发也已经被水全部打湿。霍霆桧间微紧,伸手将那一张**的脸抬起来,昏迷中的人似乎正被药性折磨的难受,一排洁白的贝齿将嘴唇咬紧,纤细的眉毛亦是紧紧的皱着,乌黑的睫羽**的轻颤,霍霆琛的手不受控制的倏

    然收紧,她似是感觉到疼,低低的呻吟了一声颤抖着睁开了眼眸……

    朦胧的视线中,她模糊不清的看到一张陌生男人的脸,心里骤然的惊惶起来,她下意识的想要躲闪,可身上没有一丁点的力气,只能任那人扼住自己的下颌。

    混沌中,似有一双柔软却又有力的手拂过她的脸庞,从她的眉一路蜿蜒而下,然后落在小巧的唇上,她感觉到有一双眼睛紧盯着她脸庞各处,似乎能将她的皮肤灼烧穿透。

    向暖心中惶恐又害怕,脑子里却偏生迷糊的一片,她下意识的唤‘林然’的名字,却听到面前的人讥诮的一声冷哼,而下一瞬,她整个人就被**的提出了浴缸。

    从热水中骤然出来,冷气扑到湿透的身体上,她冷的哆嗦了一下,却好似脑间清明了起来。

    他慢条斯理的擦干身子披了浴袍,这才转身走到游泳池前,修长的手指插入那一团漆黑的密发之中,冰凉的发丝缠上他的手指,霍霆琛用力向上一拉,向暖被他拽出水面扔在池边的平台上。

    向暖趴在冰凉的台面上,蹙着眉吐出几口水,这才悠悠转醒过来,嗓子里火烧火燎的疼,脸颊也疼的厉害,像是跗骨之蛆一般,怎么都挥之不去。

    这般折腾许久,药力早已消散,向暖脑子里清醒过来,更是觉得锥心刺骨的难受,她原本准备,就在今晚,就在二十岁生日这一天,把自己交给林然,他们恋爱这么长时间,她早已把一颗心完全给了他。

    可是现在……向暖一想到刚才发生的一切,眼泪就止不住突突的往下淌,她不能忍,不能忍这样羞辱t霆琛看着那个一身伤痕的女孩艰难的爬起来,看着她狠狠抹掉眼泪咬着嘴唇不让自己再哭,看着她双腿颤抖着扶着墙一步一步艰难的往浴室挪去,他的眼眸中似乎浮起了一点兴致,她这性子倒是倔强的

    很。

    向暖从自己的衣服里翻出来手机,却发现电池不知道被谁抠掉了,她只觉得胸口里一阵憋闷的疼,终是忍不住扬手将那手机狠狠摔在了地上。

    霍霆琛倒了杯红酒,轻轻椅着轻嗅,林然倒是没有骗他,这个女孩比想象中的还要让他满意一些,尤其是那张脸,还有她的身体带给他的那些欢愉,更是这么久以来,他在其他女人身上得不到的。

    只是她的性子,十分的不讨他喜欢,他喜欢乖巧听话的女人,而不是这样一身刺的野玫瑰,不过没关系,他有的是耐心和时间,慢慢的来教她。

    向暖胡乱的套好衣服推门出来,一眼看到坐在沙发上惬意喝着红酒的那个人,怒火立时燎原一片,她不知怎么克制,才没让自己扑过去狠狠咬死他!

    霍霆琛看一眼她的表情,他放下酒杯换了换坐姿,正欲开口,却见向暖动作敏捷的几步跑到了房间的座机边,她拿起听筒毫不犹豫的拨了三个数字……霍霆琛就像是看一个淘气的孩子任性一样,他一派悠闲的靠在那里,眉目之间甚至还含着淡淡的笑,待到那端接通,向暖刚要开口,他手指在桌案上轻轻一扣,慢条斯理的站了起来,对着她的方向一扬眉

    :“你说一个字,林然这条命就甭想要了!”

    向暖握着听筒的手指骤然的一紧,她脸色惨白,目瞪口呆的转过脸来:“你说什么?”

    霍霆琛伸出手握住她的手,然后将她原本举在耳边的听筒放回原位,他斜靠在桌边,手指卷了她一缕长发拉在鼻端轻轻嗅了嗅:“我不喜欢玫瑰,以后不准用这样味道的洗发水。”

    “你到底是谁!你要干什么?你对林然做了什么?他在哪里?”向暖狠狠挣开,甚至不霍绕在他手指上的头发被生生挣断,霍霆琛看着指间柔韧的乌发,微微摇头,旋即却是陡地出手扼住她的下巴……向暖被他拉近,他直挺的鼻梁甚至都要贴在她的鼻端,而那灼烧的气息更是让她浑身都不自在,向暖拼命躲闪,他的声音却像是魔音一般缭绕而来:“从今天开始,你的一切都是我霍霆琛的,只能我说不要

    !”

    他将指间的头发掸落地上,眉目疏淡,声音阴郁;“包括一根头发丝儿,要不要也是得我说了算!”

    “你变态!”向暖全身都在颤抖,面前这个男人根本不是人,他更像是一个魔鬼t霆琛听到这三个字,竟是展眉一笑,他唇角扬起,修长的身躯斜靠墙边,只是那笑意越璀璨,眼底的寒光就越发的冷冽,向暖莫名的害怕,忍不住的想向后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