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82章 阴阳永隔
    ,精彩无弹窗免费!

    萧庭月是在深夜被一阵电话铃声惊醒的。

    那是一个雪夜,雪下的铺天盖地,密密麻麻,将这世上的一切都封存成一片冰冷的白色。

    电话里传来宫泽的声音,焦灼嘶哑而又一片绝望:“四哥,大哥那里,出事了……”

    萧庭月顿时睡意全消,捏着手机的手指蓦地缩紧,却还是回头看了妻子一眼,抬手安抚她先躺下,摇头示意无事。

    星尔却没了睡意,躺在床上瞪大眼睛看着萧庭月起身下床,一手拿了手机,一手开了衣柜拿出几件衣服。

    “向小姐深夜从医院离开,一个人跑到了裴焕的墓地去……”

    萧庭月只觉得耳边嗡地炸开,他们这几个兄弟,一直以来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人……现在怎么样?”

    萧庭月觉得自己的声音有些僵硬,他套好衣服了,戴上眼镜,复又折转回床边,弯腰俯身,轻轻在星尔眉心吻了一下:“在家等我。”

    他压低声音说了一句,就起身离开了。

    星尔看着那扇门关上,心里隐隐的跳着不安和痛楚,干脆拿了手机拨了苏苏的电话。

    果不其然,林然恒也半夜离开了。

    向暖那里……不会出事吧。

    如果她真的,真的在裴焕的墓前做出什么傻事,霍霆琛怎么办?那么小的霍念怎么办?

    可这两个人,又该怎么解开这个死结?

    星尔和苏苏都提心吊胆着,好容易捱到天明,终于传回消息来。

    向暖死了。

    深夜裴焕的墓地那里,向暖抱着裴焕的墓碑死了。

    霍霆琛当时几乎疯了,如果不是萧庭月和他的几个下属死命拦着,如果不是霍念哭着一声一声喊爸爸。

    也许,他立时就随着向暖去了。

    ……

    霍霆琛跪坐在地上,生平第一次,像是一个失去了一切的孩子,痛哭失声。

    他的哭声那样凄厉,可那个人却是再也听不到了。

    她跪坐在裴焕的墓碑前,她的脸紧紧的贴在墓碑上他的照片上,她的嘴角噙着一抹淡淡的笑,那笑容竟是说不出的满足。

    她不知在这里多久了,眉毛上头发上都是雪,她的脸色也是晶莹剔透的白,似乎手指一触,她就会烟消云散。

    她的双臂环抱着他的墓碑,她与他的距离那么的近,近到任何人都不能再挤进他们之间。

    她终于可以与他在一起,永远永远不分离。

    风声犹如呜咽,听在耳中,是说不出的凄凉。

    雪渐渐的止住了,天边有淡淡的微亮,她依旧是那样的姿势,一动不动。

    雪几乎要将她整个人掩埋,远远的看去,她与裴焕的墓碑几乎融为一体……

    不,其实是他们,从来都没有分开过。

    霍霆琛感觉到无边无际的冷意,像是这漫天的飞雪,将向暖带走了,也将他的灵魂和生命全都吞噬了。

    向暖……

    向暖。

    余下这漫漫的人生,你让我和霍念,怎么过?

    ……“向暖!这里……”林然使劲的挥手,不远处金色的夕阳下,一个穿着果绿色短裙的女孩闻声抬头,漂亮的大眼在看清来人的那一刻倏然的一亮,然后弯成可爱的月牙,她眉开眼笑的对那个清秀的男孩挥手,

    声音脆甜:“阿然!”

    “热不热?”林然将欢快跑过来的女孩拥入怀中,细心的用纸巾给她擦额上的汗珠。

    向暖歪着头古灵精怪的笑:“阿然等我很久了吧?”

    林然在她鼻子上轻轻一刮,宠溺说道:“你今天可是大寿星,普天之下你最大!我可不敢怪你。”

    向暖笑嘻嘻的望着他,只觉得今天刻意收拾了一番的林然特别的帅气,她一踮脚,抱住林然的脖子吧嗒在他脸上亲了一下:“阿然最好啦。”

    “知道我好,那就乖乖的听话。”林然拉住她的手向咖啡店走:“先喝点东西,一会儿带你去一个好地方。”

    “什么好地方?”向暖立刻有些迫不及待,林然看着她双眼放光的样子,只觉得好笑又可爱,忍不住在她脸颊上捏了捏:“保密,这是我给你的惊喜。”

    “阿然我最爱你了!”向暖一下子扑到他的背上,抱着他的脖子笑嘻嘻的去亲他的脸,林然脸上的笑容却是微微的恍惚了一下,只是很快,他就将那情绪掩了下去。

    两人说说笑笑的聊天,天色暗下来才走出咖啡店,林然把借来的车子取出来,载了向暖往市中心而去。

    车子在一栋很漂亮的酒店外,向暖看的有些瞠目结舌,拽着林然的衣袖不准他进去:“阿然,咱们不去这地方,太贵了!你才刚上班半年,不能太浪费了!”

    林然只觉心口里一疼,却仍是笑着把她揉进怀里:“你过二十岁生日呢,我早就想好要给你好好庆祝,你可不能让我的心愿落空。”

    他那样温柔的看着她,向暖只觉得眼眶里一热,眼泪差点掉下来,“阿然,我不在乎这些,庆祝不庆祝都无所谓,真的,只要你对我好我就可满足了!”

    “可是我不舍得我的暖暖受委屈啊。”林然轻轻在她额上吻了一下,向暖看不到的角度,他轻轻的闭上眼,,眉宇皱成了深深的川字。

    “我不委屈,只要和阿然在一起,哪怕吃再多的苦,我都不觉得委屈。”向暖像是一只乖巧的小猫在他的胸口蹭了蹭。

    “我们进去吧。”林然紧紧握住向暖的手,他终究还是拉着她一步一步走进了金碧辉煌的酒店。

    早就订好了位子,林然领着向暖刚一进去,就有侍者将两人带到了位置上,铺着洁白蕾丝桌布的桌子上,放着极大的一束红玫瑰,林然优雅的帮向暖拉开椅子,两人面对面而坐。

    “阿然……这,要花很多钱的吧?”向暖指着那漂亮的玫瑰,又是喜悦又是心疼,忍不住的掰着手指算,如果把花换成钱,她又能买多少好菜给林然补身子……“今天就是要让你开心的,你就不要想那些有的没的了。”林然打断她,抬手给她布菜,又倒了一杯饮料递到她的面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