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五章 大震动!
    “孤少,快看,新闻已经出来了,这下光帝被辱的事闹得天下皆知啦!”

    lcg绝地求生参赛队员入住的酒店里,孤少和小晴正在八楼的餐厅里吃早点,青狼兴冲冲的跑过来报告喜讯。

    青狼的手机里显示着各大官网的新闻,手里拿着两份报纸,都是酒店订阅的当地报纸,一份是《巴蜀朝闻》,一份是《蓉城日报》。

    杨帆的光帝身份被富二代打脸的新闻,就在娱乐面板最显眼的地方,甚至某个明星的离婚事件都还排在这个新闻之后。

    孤少早有心理准备,此时接过手机和报纸来看。

    《光帝转型吃鸡,继韦神之后第一人?》

    《光帝隐姓埋名转吃鸡,竟惨遭富二代打脸!》

    《震惊!知名职业选手被富二代赶出酒店流落街头!》

    《蜀州邀请赛大风波,lol光帝低调参赛惨遭富二代疯狂打脸!》

    《聚焦绝地求生邀请赛,昨日酒会大爆料!》

    《史上最狂职业选手惨遭蓉城富二代打脸!》

    ……

    一条条新闻,尽管内容大体相同,可孤少还是看得津津有味十分认真,看到杨帆被富二代强势赶出去的地方,那酸爽,使他忍不住露出运筹帷幄获得胜利的微笑。

    看到孤少笑了,青狼也跟着开怀大笑,当初在lcg英雄联盟分部压得他喘不过气来的光帝,是何等的狂妄嚣张,没想到吧,也会有今天!

    正应了那句话,狂中自有狂中手,恶人自有恶人磨!

    看着孤少那满意的表情,小晴也跟着笑道:“光帝这下子可谓是狠狠摔了一跤,跟谁斗不好,偏偏要不开眼招惹孤少你。”

    她说着主动挽上了孤少的手臂,玉体倾斜,几乎靠在了孤少身上。

    她曾经确实被杨帆的天赋惊艳到,与他有过一段暧昧,可她是个聪明人,很快就明白了,杨帆跟孤少根本不是一个层次的人。

    杨帆除了游戏天赋出众外,再没什么优点了,偏偏性格狂妄,目中无人,无意间树了很多敌人,说白了这家伙根本不会做人。

    而孤少,因为年纪比杨帆大两三岁,故而性子沉稳成熟,人脉甚广,不管在哪里都能够笼络一大批人为他做事,这是一种天生就适合当老板的人。

    更何况,孤少还是个富二代,虽然家族企业比不上蓉城楚家,但也差不了多少,想要什么没有?

    小晴是个正值青春年少的聪明女孩,自然能够在杨帆和孤少中分辨出谁更有前途,于是一旦认准了要跟孤少,那对于杨帆,她就要疯狂打压,巴不得杨帆跌入低谷万劫不复最后退役卖饼。

    因为她不想自己的眼光看错人,不想今后后悔!

    ……

    早上,楚文辉已经出现在了一家建材公司的办公室里。

    二十三楼,楚文辉双腿翘在办公桌上,斜躺着老板椅,手中拿着快递小哥刚送来的新鲜报纸。

    目光淡淡扫过他和杨帆“制造”的新闻,兴趣缺缺。

    也许这种事对孤少来说是很重要很开心的,可对于他来说,一点感觉都没有。

    光帝在游戏圈虽然很有名,可在他这样的身份面前,不过是蝼蚁一个,试问,你羞辱甚至捏死一只蝼蚁,会获得快感吗?

    楚文辉只随意看了几眼,便把报纸扔到了一边。

    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人急冲冲敲门进来,他是这家公司的老总,他没想到楚少竟然会这么早就来到了办公室,以至于他急忙从家中赶来,领带都戴歪了。

    “楚少,您怎么这么早就来了?昨晚的那两个学生妹服务还行吧?”

    中年人进门,谄媚的笑着给楚文辉泡茶。

    他虽是这家公司的老总,可这家公司也属于金宇集团旗下,是楚文辉管理的七家公司之一,楚文辉每隔一段时间都会过来了解一下公司情况。

    昨天晚上,楚少的心情似不大好,中年人找了两个学生妹来伺候楚少,当然,他自己则找了三个!

    此时再谈起昨夜风情,中年人希望能够借此在楚少这里博些好感。

    “还行。”

    楚少轻描淡写的回了一句。

    “要不今晚再给您找两个嫩的?”

    中年人观察着楚少的脸色,试探问道。

    楚少瞥了中年人一眼,目光炯炯有神,冷笑道:“苟总,人的**还是要有节制的好,酒色伤身,你才过不惑之年,身体就已经被掏空了,还有精力投入到公司的事务上?”

    闻言,苟总连忙低顺赔罪。心里暗自佩服楚少,楚少正值血气方刚之年,却能够在享受方面颇有节制,这是其他很多富二代做不到的,光从这点就能看出,楚少是要做大事的人,不是酒囊饭袋。

    苟总知道楚少来意,很快把公司最近达成的几项合作项目拿出来。

    楚少不怒自威,缓缓扫过项目合同,苟总站在一旁战战兢兢。

    突然,电话响起来了,苟总一看,不是自己的。

    “嗯?”

    楚少微皱眉,是父亲打来的,不知这么早找他有何事。

    “喂,爸。”

    楚少接通了电话,旁边的苟总一听是金宇集团的老总打来的,当时差点吓尿了,心虚不已,这楚氏父子一个亲至,一个电话来访,该不会是要对他有什么动作了吧?

    苟总心中忐忑不安,却不知道跟他完全屁关系没有。

    电话里,楚总严厉质问楚少,到底在搞什么鬼?

    楚少心想,父亲估计指的是昨天酒会上的事,便说道:“不过教训了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爸你为何如此动怒?”

    “我为何如此动怒?省体育总局和中国电竞协会的电话都打到我办公室了,这还不包括本次赛事其他主办方的质问,你问我为何动怒?”

    “不至于吧?那小子虽然在电竞圈小有名气,可还不至于惊动这些大人物吧?”楚少觉得父亲是不是小题大做了。

    “不至于?你还不知道吧?哼!你自己去微博上看看,已经有好几支战队退赛了!”楚总很是恼怒,“这次的比赛有多重要,你不是不知道,现在搞成了这副烂摊子,你还跟我在这儿优哉游哉!”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