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二章,无形的震慑力
    ,精彩小说免费!

    刘媛还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闭门羹,更加恼火了,骂道:“不就是一个破小区么?老娘今天还就非得进去不可。”

    刘媛一边说着一边打开车门下车,直接就凑上去开骂了。

    这女人撒起泼来还真不是一般的厉害,就连跟她同坐一车的付明达都感觉到一脸的尴尬,怎么说自己也是个打老板,刘媛也是个集团总经理,这要是传出去,还不得被人笑话死啊?

    付明达看着,感觉到这保安身上的衣服和别处的不一样,就连度假村的安保人员的衣服都没这么好。

    这倒是有点奇怪,面前的这个小区略显破烂,一看也不像是什么高档的地方。

    再仔细的定眼一看,付明达倒吸了一口凉气,急忙拉紧手刹推开车门下车,把刘媛给拉了回来,到哨兵道歉道:“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们第一次到祥云来,不认识地方,麻烦你们了。”

    刘媛搞不明白是怎么回事,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你干什么,这看门狗不让我们进去,这不是明摆着看不起我们么?”

    付明达只感觉世界都要塌了,连拖带拽的总算把刘媛给弄上车,然后急忙跑上车锁紧车门不让她下来,把车倒开回去一段距离之后,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你疯了。”

    刘媛气呼呼的:“我怎么疯了,不就是一个保安么?我又不是没骂过保安,他还能把我怎么滴?”

    “我去!”付明达暗骂一声:“我的姑奶奶,你难道没有看见他们身上穿的衣服不一样么?”

    “保安的制服多了去了,不一样不是很正常么?要是一样还真是有鬼了!”

    “他们不是保安,刚才你拉他的时候,我看见他们的腰间了,别着枪的,他们是当兵的。”

    刘媛一愣,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什么?他们是当兵的?”

    “是啊,以我的眼力劲,绝对没有看错的,依我看,这个小区里边住着的人,肯定是什么大领导,要不然也不会有当兵的在这把守啊。”看见那几个哨兵没有上前来为难,付明达才算是松了一口气。

    即便是自己再有钱,有些红线还是千万不能碰的,无论你有多少资产,也抵不过人家的一句话好使。

    刘媛倒不是为刚才的鲁莽而感觉到什么,而是根据付明达的话,联想起里边住的人的身份,顺便怀疑下陈昊的身份:“难道徐有望他们几个说的没错,这个陈昊的背景的确是不一般的?”

    刘媛搞得有点糊涂了,但是,她又感觉有些迷茫,如果陈昊真的有官方背景的话,那今后刘念嫁到他家,不是也成官家夫人么?

    这个名头,可比富家小姐要好听得多也厉害得多,也就是说以后自己还不能再找她的麻烦了么?

    可是,自己以前可对她不咋地,如果她利用陈昊的权利,来刘家跟她争夺家产的话该怎么办?

    付明达都没有想到,自己的几句话居然能让刘媛想得这么多。

    “我们先去酒店吧!”他急忙把车掉头,开去酒店。

    ······

    在柳正祥院里的几个人自然不知道外边发生了什么,只是陈昊在门口看着那辆被哨兵拦下来的宝马的时候轻轻一笑,再看那敢跟哨兵拉拉扯扯的女人,刘念一眼就认出来她是刘媛了。

    虽然陈昊看到一男人把刘媛给拉走了,但是他不知道,这件事对于向来都是权力主义的刘媛有多大的震慑力。

    小院里,柳正祥挂了两个一百瓦的白炽灯,亮得不行。

    虽然这个地方不禁烟花爆竹,但是在这院子里放烟花还真是不太安全,在陈昊的提一下,几个人来到公园的广场上,这里空旷敞亮,没什么危险,等放完之后,把现场打扫干净也就可以了。

    咻···

    在烟花声中,这个新年,就这么开始了。

    柳正祥在一边戴着老花镜抬头看天,半晌才说道:“都快有二十年没有放过烟花了。”

    老人显得有些没落,似乎又想起什么来。

    “爸,你怎么了?”柳怡醉担心的问道。

    柳正祥摇摇头:“没事的,就是看见这烟花,就想起以前打仗的时候用的那种照明弹,一发打到天上去,黑夜就跟白天一样明亮,就着照明弹,我还打死过一个敌人呢。”

    柳怡醉听后,无语了一小会:“爸,你怎么又想起你在战场上的那些事了?”

    柳正祥听了这话有些不高兴:“我倒是也打算想点别的啊,可是你爸我这辈子一直都在拿枪打仗,除了这些我还能想什么?”

    这倒是,对于一个老兵,老团长来说,打仗就是在子孙面前讲起故事来最能感到光荣的事情了。

    陈昊何尝不是?听到柳正祥说的话,他的耳边似乎也响起了敌方扫射过来的ak47子弹的声音。

    只是这大过年的,想起这些不高兴的事情还真是不好。

    烟花放完之后,几个人把现场给打扫干净就回到院子里陪老头看春晚。

    ······

    这边悠闲得很是安逸,那边五星级酒店里,刘媛和付明达坐在餐厅,面对这八分熟的牛排,她没吃了几口,心中很是不安。

    “明达,你说我们刚才是不是看错了,说不定那女人就不是刘念呢?”

    付明达不知道刘媛在想什么,一边吃着东西一边说道:“她是你妹妹,就算是我认错人了你也能认错么?”

    “这可说不一定,你也知道,刘念来到我们家才不过五年,而且我跟她向来都是过不去的,她也很少在家,就算是认错了也是很有可能的。”

    付明达一笑:“怎么?你以前总是欺负人家,现在看到她找了个有势力的人家,害怕她反过头来欺负你,说实话吧,如果是欺负你还只能算得上是小事,我可听说她跟你们一家每个人的关系都不怎么样,万一她哪天一个不高兴,鼓动你说的那个什么陈昊动用关系把刘氏给弄倒了也说不一定。”

    刘媛听了这话,脸色都青了。

    别说这事没可能,如果是换做自己,肯定会这么做的。

    看着刘媛的样子,付明达笑道:“看把你给吓的,放心吧,我看你妹妹不是这种人,跟你们家里的关系很差,她也可能只会远离而不会找近来报复。”

    刘媛还是反应不会来,不得不说,这样的无形的震慑力对她来说是既具有伤害性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