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四章,第一次开房
    陈昊做得一手好菜,只是,连徐有望和范恩卫都不知道他究竟是不是厨师,因为如果真的只是厨师,那么他的脾气也未免太大了。

    而就他做的那些连网上都查不到的菜式,如果不是厨师,又是从哪研究出来的呢?

    陈昊和刘念今晚来这里的目的就是让这些刘正源请来的这些人对刘念死心,现在目的已经达到,陈昊也没有理由在这里浪费时间了,他对刘念说道:“咱们走吧。”

    刘念轻轻的点头表示同意。

    两人转身,朝外走出去。

    徐有望急忙追上去,拉住陈昊说道:“昊哥,这位可是首富家的公子哎,你要是露几手给他看看,那说不定他一高兴,给你个打赏也说不一定呢?”

    陈昊白眼向人:“我给你们几个喂了那么多菜,也没见什么打赏。”

    “我去!”徐有望急道:“我不是都给你三十万了么?十万算是包这间餐厅的费用,另外的二十万买你的几十道菜,还不算是打赏啊?”

    “对啊,我都有二十万了,几个小时就赚了别人好几年的工资,哈哈,我的野心就这么大,回见啊!”

    “哎!”徐有望还想说什么,只是陈昊和刘念都已经出门去了。

    曲云看着这两人一点不给面子的转身就走,心里自然不悦:“他是谁呀?”

    范恩卫看着陈昊的离去,只解释了两个字:“厨师!”

    曲云:“我说的是那个女孩!”

    “他是刘正源的女儿,叫刘念!”范恩卫说完,看了曲云一眼:“曲公子对这样的女孩感兴趣?”

    曲云没点头也没有摇头:“她给我的感觉很特别。”

    曲云说完,也不忘看看跟在自己周边的几个美女,刘念的穿着虽然一般,但是跟她们比起来,她那叫清纯无瑕。

    在肉欲玩尽之后,他开始喜欢不食人间烟火的女人了。

    “这个刘念,我记下了!”

    ······

    白色的suv在马路上快速的行驶着,身边穿过的每一个街景对于刘念来说都没有什么吸引力了,她此刻担心的是刘正源以后会怎么样找陈昊和刘壮的麻烦,难不成还真的只能像陈昊说的那样,把刘壮接到苏城去?

    因为自己,刘壮已经受伤了,想起这些,刘念感到非常糟心。

    “陈昊哥,你说我是不是真的是个扫把星呐?在我身边的人,总是受伤。”

    陈昊一边开车,一边看了刘念一眼:“别乱说话,刘壮叔在这也是一个人,不如带他一起会苏城去。”

    刘念同意的点头:“我爸的脾气还是挺倔的,就是不知道他会不会去苏城。”

    在导航的指引下,陈昊两人顺利的回到医院,此刻已经快到十二点了,刘壮头上还缠着些纱布,躺在病床上看着电视,见两人回来,他急忙挪动了几下身体:“怎么样,他们没有为难你们吧?”

    不为难?这可能么?

    但是刘念还是摇头道:“没有,爸,你早点休息吧!”

    刘壮点头:“马上就休息,我这没事,你们也去找个地方住下吧。”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本来是打算在玻璃酒店住一晚上的,但在那住今晚注定睡不好觉的。

    陈昊和刘念除了医院,找了一家环境还不错的宾馆。

    虽然是第一次开房,两人已经睡在一起过,所以即便是现在开房住在一起,也没感觉有什么不妥的,只是刘念的脸上多了些红晕。

    白色的被褥,白色的毛巾和浴巾,这宾馆里的所有东西似乎都是白色的,这让刘念感觉很不舒服。

    “陈昊哥,你要不要洗澡?”刘念声小如蚊的问道。

    陈昊退去羽绒服,回答道:“当然得洗了,虽然天冷,但是忙活了一天,身上都是脏的。”

    “那我先去看看有没有热水?”刘念转身进了洗澡间,然后便传来喷水的声音。

    身处于这样的场景,陈昊的脑袋里不免的想起接下里该发生的某些画面,某些部位也开始有了反应,作为一个正常的男人,陈昊并不认为有这样的想法又什么不妥的。

    刘念把热水放好之后,出来就趴在床上,把头塞进被窝里,闷声的说道:“陈昊哥,你先去洗吧。”

    陈昊看着她的样子,轻轻一笑,走进洗澡间开始洗澡。

    刘念把头从被窝里拿出来,听着洗澡间里边传来的流水声,脸上的红晕更加多了不少。

    十几分钟的时间,陈昊已经洗好,系着浴巾从里边出来,看着光着上身的陈昊,她急忙捂上眼睛,说道:“陈昊哥,你怎么不穿衣服出来啊?”

    陈昊一边把头发给擦干,一边笑道:“这又不是一丝不挂,况且你又不是没见过我光着身子的样子,上次我没穿衣服你不还是跟我睡在一起的嘛?”

    不说这事还好,一说这事,刘念的脸又红了:“你还说,不理你了,我去洗澡了!”

    陈昊躺倒在床上,手枕着脑袋,听着里边传出来的流水声,想着今天的事情。

    不得不说,刘正源这一出,完全出乎陈昊的预料,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刚来这里的第一天,居然就是帮着刘念对付自己的未来的老丈人,虽然刘念极度不承认她这个亲生父亲,但是事实就摆在面前。

    还有刘念的妈妈,白天那嚣张跋扈目中无人的样子,差点就要把自己给吃了。

    而且刘正源是想把刘念当成是自己的联姻工具,今天不成功,不代表会就此罢休。

    这件事情如果处理得不好,以后刘念的日子会很难过,毕竟亲生父女这关系就摆在这里。

    十几分钟的时间,刘念也从洗澡间里边出来了,她可做不到像陈昊那样只披着浴巾就从里边出来,她洗完早之后,穿得还是很严实的,特别是一想到今晚要和陈昊睡到一张床上的时候。

    把头发给吹干,她就爬上床来,打开另外的一张被子。

    “陈昊哥,赶紧休息吧,明天我们就回苏城去,台里现在那么忙,没有你怎么行呢?”

    陈昊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节目被停播了,咱们现在倒是可以腾出手来做些别的事情,等咱们自己的平台出来以后,就有得忙了,到那时候,你也要毕业了!”

    刘念突然想起什么来:“对了,咱们还有一次春季旅游的机会,上次的校艺比赛,我得了第一,等春天来的时候,我们可以一起去彩南玩一个星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