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二章,实在不行就再打一架
    ,精彩小说免费!

    此刻的处境,是很尴尬的,刘正源毕竟是刘念的亲生父亲,而自己刚和他见面,就闹得如此不愉快,刘念这以后的日子肯定是十分不好过的。

    而看刘念现在的样子,是不把这个亲生父亲当一回事的,因为在她的眼里,刘正源的所有所作所为根本就不是一个父亲能够做得出来的。

    正想着,刘念的电话响了起来,一看,正是刘正源打过来的。

    刘正源的电话向来不会主动过来,而且不管生活过得怎么样,她也从来不会主动去联系,刚刚才发生的不愉快,现在打电话过来,不用想都知道,必定是没什么好事的。

    刘念看了陈昊一眼,好像是在真求他的意见,是接呢,还是不接呢?

    陈昊点头道:“接,看他要说什么?”

    刘念点头,然后摁下接听见,开了免提。

    “不管你现在在哪,有什么重要事,或者是对我有什么看法,今晚七点,你必须出现在玻璃酒店,如果不然,刘壮这个老家伙以后就不是被打一顿这么简单了,还有姓陈的那小子,别以为有点身手就有捅天的本事,在我这里他跳不起来,而且,他成不了我刘家的女婿,我有的是方法弄他。”

    刚接听电话,刘正源就用一种很有威严的语气说了一大堆,然后还没等刘念回一句话,他就挂了电话。

    刘念木讷的看着陈昊,担心的说道:“怎么办?他原本就是用这样的方式逼我回来的,去玻璃酒店的目的,是和别人相亲。”

    相亲?

    陈昊呵呵一笑:“是哪家集团的公子啊?能配得上刘正源女儿的,身家至少应该是上亿的吧?”

    刘念一脸严肃的样子:“陈昊哥,你还笑得出来,你是不是真的想让我嫁给别人啦?”

    陈昊摇头道:“只要你不想,没人敢逼你怎么样,这里是你父亲的地盘,惹不起,咱们还走不起么?回苏城啊,你说他会不会报警,说我拐了他的女儿?”

    这话很好笑,可是刘念一点也笑不出来,她现在可真是担心,以刘正源的实力,想要报复一个人是非常简单的,陈昊的事业现在正是出于上升期,之前在苏城树立的敌人已经够多。

    刘正源在苏城也有产业,虽然是不同行业而且互不干涉,但是,他完全可以联合别人一起。

    刘念肯定,刘正源的对付心很强,若是自己不如他意,他无论怎样,都会给自己找足面子的。

    “陈昊哥,现在不是说笑的时候,怎么办呐?”

    陈昊想了一下,说道:“这样吧,你去玻璃酒店,我跟你一起去,以你男朋友的身份。”

    “什么?”刘念急道:“这怎么行呢?”

    “向他们公布你已经有男朋友的事实,省得你父亲以后再拿你的婚姻大事做文章。”

    刘念摇头道:“不行的,这样的话,他一定会伤害你的,陈昊哥,你对我来说就是最重要的人,你有你和爸爸对我最好,因为我错,已经让我爸受到伤害了,我不想让你也受到一点伤害。”

    陈昊点头:“放心吧,他们肯定伤害不料我的,大不了就再打一架嘛,你忘了,我打架可是很厉害的。”

    这话不说还好,刘念听了之后,把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不行,绝对不行!”

    陈昊呵呵一笑:“开玩笑,现在可是法制社会呢,再说了,你父亲怎么说也是个亿万富翁,不可能什么都用暴力手段解决问题的。”

    刘念沉默了一会,说道:“从我得知道他是我亲生父亲到现在已经五年,可我从来没把他当成过,他也从来都没把我当成女儿来看待,这五年来,我都没叫过他一声爸爸,因为他不配。”

    这么长时间的相处下来,刘念的性格陈昊一清二楚,她可不会轻易的去恨一个人。

    而现在,她会对刘正源如此只恨,只能说明这个人的出现,对她有很大的打击,而且彻底改变了她原本的人生。

    ······

    七点入夜,徽州的街面上,灯红酒绿霓虹璀璨,这里并不是一线城市,但节奏一点都不比那些一线城市差。

    三五成群的年轻男女在下班之后,不往找个地方做一些该做的事,忙碌了一整天的外卖小哥还在骑着电瓶车一趟一趟的跑着单子。

    玻璃酒店,可以算得上是全市最豪华的酒店之一,各种该有的娱乐设施这里边的一应俱全,装修豪华的餐厅一分为二,一边是西餐,一边是中餐。

    对于成功人士来说,他们热衷于西餐,因为他们感觉吃中餐的人太多,西餐反倒成为一种饮食界的时尚代表,吃西餐会让人感觉与众不同,说这么多,这些人吃西餐无外乎两个字:“装13。”

    清幽的蜡烛,悠扬的钢琴曲,穿着十分有个性的服务生,和那七分熟的牛排加一杯红酒,门口写着‘衣冠不整者不得入内’。

    再往里边看,席宴上的男女,都是穿着整洁的西装和晚礼服的。

    陈昊和刘念,刚到门口就被安保人员很有礼貌的给拦下来了:“对不起先生女士,今天餐厅已经外包,没有请柬不能入内。”

    请柬?

    一个电话通知的,哪有什么请柬?

    陈昊无奈的摆摆手:“正好,不是咱们不来,是来了不让进,让他们玩去吧!”

    刘念认同的点头,这样太过于严肃的地方,她可是极度反感的。

    “姐!”

    正当两人转身的时候,一声还带有些稚气的男音从身上传来,反头一看,是一个穿着西装的少年。

    少年的模样清秀,身上的西装倒也没掩盖住脸上的稚气,如果没猜错的话,他应该就是刘念同父异母的弟弟了。

    “小布,你怎么也来了?”刘小布是刘念在这个家里唯一认同的人。

    刘小布无奈道:“你为我想来,还不是爸逼着我来的,他说让我提前见见世面,姐,这个就是老爸说的野男人吧?”

    听了这话,刘念的脸色都变了,急忙说道:“你怎么说话呢,这是我男朋友,什么野···”

    “行,你男朋友,不跟你挣,不过,这里边有很多位富家公子,都想成为我姐夫呢,这位···”刘小布上下打量了一下陈昊:“全身行头不超过五百快,悬之又悬呐!”

    陈昊呵呵一笑:“这么冷的天,我才没那么傻穿西装来呢,小弟弟,你说待会要是打起来,你站在哪一边?”

    刘小布举起手来:“我从来都是中立的,不过有人要伤害我小姐姐的话,我也不答应!”

    怪不得刘念会认同他呢,这小孩子说话真是中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