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八章,成长的地方
    ,精彩小说免费!

    下午时分,陈昊就驱车出城,往徽州的方向驶去。

    这个世界没有移动支付,有上次去彩南时候的前车之鉴,这次陈昊可是带齐了银行卡,还取好些钱作为预备。

    苏城到徽州并不是很远,全程高速的,差不多只需要三四个小时就够了。

    依照刘念给自己留的地址,陈昊设定好导航,一路向北。

    ······

    徽州是一个有山的地方,而且有的是名山。

    城市喧嚣,拥有着这种各样的快节奏的人们纷纷离开城市,寄情于这山水之间,于是,这里就成了很多人向往的旅游景点。

    通往山上的路,只有一条用石板砌成的台阶路,没有公路通向山上,沿途的小卖部如果需要货源的话,就得用人力从山下往山上挑,于是,这地方,就有了一门职业——挑山工。

    刘壮便是这门职业的资深从业者,他光着上身,瘦弱的身体上全是黑得发亮的腱子肉,脸上的褶皱和银白色的头发,显示出一个普通劳动者的沧桑。

    在山脚下狭小的工棚房内,他正用凉水擦拭着上身。

    不远处,刘念手里提着一些刚买的什物疾步的走过来,刚到工棚房前,她就立住脚步,呆呆的看着。

    刘壮把一盆凉水给倒掉,无意间瞄了一眼篱笆外边正在往里看的人,急忙把脸盆给放下,笑道:“丫头,你怎么来了?”

    大半年不见,刘念现在看着刘壮这样子,心里很是难受:“爸,我现在放假,来看看你!”

    亲人相见,也没那么多的拘束,刘壮喜悦的从木屋里边搬出一个木凳来:“你来这,你妈知道么?”

    刘念坐下,从箱子里开始翻东西:“我刚下动车就来你这了,没跟她说,爸,这些都是给你买的,你试试合身不?”

    刘念的箱子里,塞的基本上都是衣服,都是在苏城的时候和陈昊一起买的。

    自己闺女给买新衣服,刘壮哪能不高兴的,急忙拎起来,左看看右看看:“这么好的衣服,还两套,得花不少钱吧?要是让你妈知道了,她肯定又得说你,我今天刚领了工钱,你拿去!”

    刘壮说着,从裤兜里掏出一沓钞票,有百元的,也有十块和几块的零钱,看上去十分零碎。

    刘念急忙组织道:“爸,你不用给我钱,这些衣服都是用我自己的钱买的,没用我妈和那个男人给我的钱。”

    刘壮把手中的钱纂进了些,说道:“我闺女都长成大姑娘了,爸去做饭,你坐一下!”

    刘念嘻嘻一笑点头:“爸,好久都没来这了,我先到处逛逛。”

    这山脚下的没一个地方,刘念都十分熟悉,因为她就是在这里长大的,如果不是五年前那个自称是自己亲生父亲的男人出现,自己这一家人会是一个幸福的家庭,刘壮也何苦会落成现在这样子,以帮人挑东西为生?

    刘念看着这个为自己操劳的一辈子的男人,心底很不是滋味,虽然最后医院的鉴定结果证明自己和他其实没有血缘关系,但是,这并不影响这几十年的父女感情,这一声‘爸’她喊得是那么的理所当然。

    看着刘壮在小灶台前忙碌的样子,刘念摸了一下口袋,捏紧里边的银行卡,心中忽然有种想用里边钱的想法,虽然她一直认为这里边的钱都是陈昊的,自己不能乱用。

    没有半个小时的时间,刘壮就把两小盘菜摆到小院里边的木桌上:“快吃吧,都是你最喜欢吃的菜,刚好今天爸爸买了些肉。”

    看着桌上的食物,虽然简单至极,但是刘念很有食欲,急忙拿筷子就吃。

    “爸,你以后别去挑活了,看看你,头发都白了这么多。”

    刘壮无奈的摇摇头:“人上了年纪哪有不白头发的?再说了,就我这样的,除了帮人挑点东西,做点苦力还能干什么?”

    “现在缆车弄好了,很多东西都是用缆车运上去的,我只是在后边检点便宜,一天下来也接不到几趟活的,你看,今天我就只担了一回。”

    刘念决定这次无论如何不能再让刘壮干这行了,她急忙说道:“还有一个学期我就毕业了,我可以上班工作给你养老的。”

    刘壮摇头:“不行,要是让你妈知道,她又该说你了,我···我现在只是个···外人。”

    刘壮说出这话的时候,刘念的一大滴眼泪从眼角滑落下来,似乎眼泪是每一个善良女孩的标配。

    刘念咖啡店里的小院让她感觉到格外的温暖,因为那里跟山下工棚的小院很像。

    对于她来说,即便是再豪华的别墅,也不急这小院的千分之一好。

    “我喊了你二十年的爸爸,那我就是你闺女,我不管是亲生的也好不是亲生的也好,你都是我爸,闺女给爸爸养老,有什么不对的?”

    “可是···”刘壮还想说什么,但却又欲言又止:“算了,丫头!”

    刘念不想回这里,就是每次回来的时候,她都会陷入这样的伤心之中,就在二十公里以外的别墅群里,自己的‘新家’就在那,几万一平米的房间,豪华的装修,可是刘念在那里感觉不到丝毫的暖意,还会不经意的成为被人排挤的对象,那些个号称是自己亲哥哥亲姐妹和自己年龄相仿的人。

    还有那个整天只会死沉着脸,对自己恨铁不成钢动不动就是一阵臭骂的亲生父亲。

    这个时候,刘念的手机响了起来,看了一下屏幕,脸色沉了不少。

    刚摁下接听见,听筒里就传来一个带着些严厉的声音:“你不是应该早就到了,怎么现在还不回家?”

    电话传来被另外一个人抢去的声音:“你这个人真是的,就不能好好说话么?小念,我是妈妈······”

    接这电话,刘念始终是一个表情,如果不是有这个称呼在,她无论如何也不会去那间寒冷的别墅看那些生冷的面孔。

    对面说了很多,刘念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我在外边玩呢,玩够了就回去,饭菜什么的就不用准备了,没胃口,你们自己吃吧。”

    刘壮把刘念刚才拉乱的东西都收拾起来:“快回去吧!”

    “爸,我的小屋还在吧,我今晚就住这里!”

    刘壮一脸为难道:“在,不过丫头你还是快回去吧,你爸你妈都等着你呢!”

    刘念摇头,把东西都收拾进屋里,在这里,她难得任性一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