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章,中奖了
    ,精彩小说免费!

    看两人现在的样子,柳正祥不免觉得有些失望,不过,他沉默了一会儿,也没再多说什么!

    “既然这件事情已经成这样,老头子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了!”柳正祥喝了一口茶水,继续说道:“这样吧,正好今天有空,小昊,把你那女朋友也叫上,我请你们吃饭,顺便看看我老战友的儿媳妇怎么样?”

    老爷子脾气如何倔强,当初为了逼柳怡醉嫁给自己,他愣是跟他亲生女儿耗得三四天不吃饭,最后愣是逼得柳怡醉一点办法都没有委曲求全跟自己领了结婚证,但是现在,一两句话就能说得如此之开,真是让人感觉到很是意外。

    陈昊说道:“我打电话去旁边的饭店订个位置!”

    “正好,见见新媳妇的同时,咱们爷俩也好好的喝几杯,你老子活着的时候天天跟我喝酒,现在你小子长这么大都还没跟我喝过!”

    柳怡醉听这话,脸色一沉,说道:“爸,你以为你还跟以前一样年轻么?你现在的身体不能喝酒了!”

    柳正祥摆摆手:“今天高兴,爸爸跟你保证,最后三次喝酒了!”

    “三次?”柳怡醉果断回绝道:“你这辈子喝的酒都能流成一条河了,不行!”

    “今天一次,今后小昊结婚一次,你结婚再一次,其他时间我滴酒不沾,这总行吧?”

    对此,柳怡醉还是一脸严肃的表情:“不行!”

    这还真不是柳怡醉矫情,而真是为了柳正祥的身体着想,哪个女儿不喜欢自己的父亲身体健健康康的呢?

    不过,柳正祥的执拗脾气上来,可不是柳怡醉一两句话能压得下去的,看他这样子,今天这顿酒是喝定了!

    趁陈昊打电话订位置的时候,她把陈昊拉到院子里,说道:“陈昊,你不能把我爸给灌醉了!”

    陈昊哑然,幽幽的说道:“你见过我喝酒么?我的酒量差劲得很,恐怕一两杯下肚就得不省人事,你别担心!”

    “那你待会跟我爸说让他少喝点!”

    陈昊点头:“老爷子的脾气你也知道,我尽量劝劝他吧!”

    ······

    订完位置,陈昊打电话给在学校的刘念,把事情的原委给讲清楚。

    刘念楞了半晌之后,才担心的对陈昊说道:“小醉姐是你前妻,柳树叔又是你前老丈人,我是你现在的女朋友,这样的关系坐在一起吃饭,会不会觉得尴尬啊?而且···陈昊哥,我知道柳树叔就像是的父亲一样,可是,我毕竟顶替了他女儿的位置,你说他会不会不喜欢我啊?”

    这个,以陈昊对柳正祥的了解,还真不会这样:“放心吧,他不会的,你在他眼里就是儿媳妇,怎么会不喜欢你呢?”

    刘念犹豫了一下:“那好吧,我准备一下马上就去!”

    陈昊把饭店的地址跟刘念说了,就在苏城大学的正门外,很近的!

    刘念急急忙忙的回到宿舍,先把自己箱子里的所有衣服都给翻出来,她一向节省,所以也没有多少衣服!

    她把正在上网的老白给拉起来:“老白,我要见一位非常重要的人,你帮我看看穿什么衣服比较合适?”

    老白有气无力的说道:“见什么人啊?我见你去跟陈昊约会的时候也没这么打扮过?什么人比陈昊还重要么?”

    刘念摇摇头:“不是比陈昊哥还重要,只是想给人家留下个好印象!”

    “什么人?”老白继续追问道:“你要是不说我就不给你看!”

    刘念犹豫了一下,只好说道:“应该算是未来公公吧!”

    “什么?”老白直接把一口水给喷了出来:“你说什么?你们都发展到见家长的程度了吗?”

    刘念点点头,无意间瞄了一眼老白电脑屏幕上的网页,楞了一下:“无痛人流?老白你······”

    老白急忙把网页给关掉,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然后轻轻点头道:“我中奖了!”

    “你男朋友知道么?”

    “他知道,可又有什么用呢?念儿,你能借我点钱么?”

    刘念刚才还感觉见家长是一件非常可怕的事,可现在看来,老白的这件事,要比自己的可怕得多了!

    她二话不说,把自己的钱夹拿出来,翻出里边的现金,数了一下:“只有一千二,我全部的现金,要是不够,我再去取点!”

    老白接过钱:“这些就够了,谢谢!”

    刘念看了看自己满床的衣服,说道:“你说我穿什么合适?”

    对于衣服,老白是个搭配的高手,她随手挑了几件:“你的衣服都是差不多的款式,保留得很,见男方家长,只需要这点就行了,至于漂亮,你已经有了!”

    换好衣服,她就急急忙忙的出门往学校的大门走去!

    几人在饭店的门口相遇,陈昊刚把车停稳,柳怡醉就从车上下来,朝刘念走去:“小念!”

    刘念跟她打个招呼:“小醉姐!”

    看着刘念忐忑不安的样子,柳怡醉呵呵一笑:“别紧张,我爸这次就是看看他这战友儿媳妇怎么样?他总是拉着副脸,你千万不要以为他是不喜欢你,知道么?”

    刘念点点头:“我···我不紧张的!”

    柳正祥披着大衣,身上还有领兵时候的就有的杀气,这样的打扮,不觉得就会让别人产生一种压抑感,刘念也不例外,柳正祥走向她的时候,她只感觉这大叔好像就是来找自己麻烦的!

    来到刘念的面前,柳正祥严肃的脸忽然变得慈祥了许多,哈哈一笑:“丫头,你就是小念吧?我是柳正祥,小醉她爸!”

    刘念急忙一个鞠躬,说道:“柳树叔好!”

    柳怡醉有些埋怨的看了一眼柳正祥:“爸,你那副严肃的模样能不能收起来?你看把小醉都吓着了!”

    几人有说有笑的走进包间,围桌而坐,服务员陆续的把酒菜都给上上来!

    内蒙大草原来的‘闷倒驴’,这家伙可不是一般人能喝得上,不是因为贵,而是因为太烈,特别是温过之后。

    菜还没吃几口,柳正祥就已经拉着陈昊开始喝酒了!

    一口酒下肚,陈昊只觉得嗓子烧得火辣辣的痛,肚子肠胃都是一阵燥热,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这么猛的酒还真是第一次喝,辣得眼泪都下来了,看得刘念在旁边一阵担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