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5章 ,杀人
    王翔的心里‘咯噔’一下,一惊,却也很快就反应过来,抄起桌上的酒瓶子就朝陈昊的身上砸去。

    这间包房里,陈昊是没有任何羁绊的,所以也可以放开手脚!

    快速的避让开酒瓶后,先把旁边的一人用脚卷倒,揪起他的头发狠狠的把头朝地面砸上去。

    ‘喷’的一声,昏了!

    三个黑色西装的男子看见如此情状,还以为陈昊是警察,怒眼看向王翔。

    “这里怎么会有条子?”

    王翔摇头,笑道:“他不是条子,前几天把他给打了,现在找我报仇呢!”

    这间包房里一共六个人,被陈昊放晕一个,算上王翔,还剩下五个清醒的。

    虽自己现在这具身体没有以前那般生死锤炼,但是对付这几个人,足够了!

    王翔几人不忙着动手,陈昊也悠悠的站起身来,咔擦一声把包房的门反锁。

    “听你叫王翔!”陈昊直接坐到王翔对面的沙发上:“我那辆车八十万,加上医院住的几天,你赔个一百万,咱们就两清!”

    王翔呵呵一笑:“一百万?你笑呢?”

    “当然不是,我这人从来不跟不是朋友的人开玩笑,咱们俩见面就是仇人,你我是不是笑!”

    陈昊明眼对着王翔话,但是余光还是瞄着旁边的三人,经验告诉他,这三个人身上,绝逼是带着武器的,不可轻视!

    酒吧外的黑色车厢里,几个警察带着耳机,紧紧的盯着电脑屏幕上的画面,这是由陈昊身上的微型摄像头传回来的。

    “陈昊怎么坐下了?他们在什么?怎么没声音!”

    “不知道,可能是录音器出现了故障!”

    “盯紧画面,一有动静,马上行动!”

    早在进包房之前,陈昊就把摄像头的录音器给关掉了,现在,只有画面没有声音!

    帮忙归帮忙,协助归协助!

    这种事情以前为正义的命令,现在是无利不起早,若是王翔被警察抓,自己的所有损失可就真成损失了!

    陈昊平静的坐在沙发上,扫视包房一周,道:“你们五个人,我还真不放在眼里,我保证外边的人进来之前,把你们揍成猪头!”

    听了这话,王翔没觉得什么,毕竟威胁的话谁不会,但是旁边的一名西装男子却坐不住了。

    噌的一声站起来,一脚朝着陈昊身上扫过去。

    陈昊往后一倒,一个翻滚离开沙发,虽然姿势不好看,却也避开这一攻击!

    陈昊动了动有伤的手臂,看着这男子,一脸的阴笑:“腿法不错,师傅教的还是师娘教的?”

    “我靠!”

    那男子果然忍不住,再一出击!

    陈昊很快就和他交打在一起,男子的腿法是不错,可是在布满这沙发的包厢里,实在是施展不开。

    一脚踢过来时,陈昊趁机缠住他的腿,用力一拉,直接让他在地上成了一字马!

    那咔擦的一声,看得旁边的王翔都觉得下体某个部位一阵疼痛!

    只是,在拉一字马的时候,他别在腰间的枪漏了出来。

    “枪!”

    车上的警察急忙把画面连连截图!

    这下,另外的两名西装男子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在陈昊站起来之际,另外一支枪便指向他的脑袋。

    “把手举起来!”

    陈昊做不了投降的动作,只是慢慢的起身,他断定这家伙不会在三秒内开枪,因为他连膛都没上!

    而这个时候,陈昊也看见桌下的两只银白色箱子,这里边,想必就是郑远所的货物了!

    “大哥,手别哆嗦啊,我今天只是来找王翔这子要个法,无意冒犯你们!”

    王翔一脸邪笑的凑过来:“都这样了,还想找我麻烦,子,你也不去打听打听,我王翔怕过谁?”

    陈昊没有理他,而是看向稳稳坐在沙发的男子,这家伙镇静得有些出奇,他的脚,一直都没有离开过那两只箱子。

    只见他轻轻一笑,慢慢的开口:“条子!”

    他完,忽然噌的一声站起来,手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把刀子,寒光一现,遭殃的就是他旁边王翔的手下。

    直取颈部动脉,一点余地都不留!

    陈昊和王翔都一惊!

    王翔看见自己的手下捂着脖子慢慢倒下,一脸惊悚的看着男子,慢悠悠才道:“你干什么?”

    男子朝着拿枪指着陈昊的人轻轻示意,只见那人又从腰间掏出一把上了消音器的枪。

    “太平静,太沉得住气了,枪口对着你的脑袋你都不显紧张,让你举起手来你的眼神里都有下意识的厌恶,这只明一个问题,你经常受到的训练让你产生骨子里的底气,不允许你做这个投降的动作。”

    “加上你的身手,虽然特意有所克制,但招招都是致命招式,这股子狠劲,可不是普通人或者一般警察能有的!”

    王翔一脸懵逼,看了陈昊几眼,又看看男子:“那你杀他啊,你杀我的人干嘛?”

    “不好意思,这屋里的人都得死,包括你!”男子完,又动手了!

    陈昊猛的把头一低,顺手把那把上了膛的枪瞬间拆掉弹夹,动作一气呵成,拿枪的人还反应不过来,只觉得胸口一闷,整个人倒在沙发上。

    手下意识的扣下扳机,‘咻’一声响,子弹击中天花板,留下一个洞!

    陈昊没有停止手中的动作,拿起烟灰缸狠狠砸下去!

    王翔还在苦苦挣扎着,那男子的刀尖都已经抵近他的脑袋。

    陈昊翻身过去,勒住他脖子用力一翻,男子的刀子顺势朝陈昊的手臂上划了一道口子。

    “cao!”

    陈昊暗骂一声,稳住身子,男子也迅速的从地上起来。

    有这身手,这家伙可不是好缠的角色,这种亏,他吃不起,勿忘初衷,拿起掉落在地上的一件大衣,迅速避到一边。

    王翔着急忙慌的想着逃命,无奈太过着急,一时间居然打不门!

    陈昊一脚把他给踹开:“还想跑,把这么多钱缝在衣服里,亏你想得出来,真他娘的沉!”

    “昊哥,昊哥,钱都给你,让我走,这家伙是个疯子!”

    陈昊看着拿刀的男子,冷笑一声:“能做这行的,哪个不是疯子!”

    “黑吃黑?你不是条子!”男子一脸奇怪的道!

    “我一直都没我是,你我往日无怨今日无仇,抡关系八辈子也打不上,可是,有人想找你命,只能怪你自己命不好了!”

    陈昊的话音刚落,只听‘咻’的一声,一颗子弹从窗口射进来,正中男子的脑袋!

    郑远像是蜘蛛侠一样趴在窗外,打中之后,立马翻身进来。

    “杀人?”

    这是一个多么可怕的词?王翔虽然是个出名的混混,可毕竟只是在大老板手下做事的人,混混终究是混混,要不然他也不可能私底下为了十万块钱替人砸陈昊的车。

    他平时打打架还可以,哪里见过这种场面?看见男子被打死后,双膝一软朝着陈昊就跪下了!

    “大哥饶命,弟有眼无珠,伤了大哥您,是我该死,你打我一顿吧,我绝对不还手!”

    这求饶的话,陈昊也算是服了:“你的意思是让我把你殴打致死么?”

    “不···不!”王翔快要哭了:“我···我不喜欢苛刑,不是,我不想死啊!”

    陈昊把手上的衣服放下,在他面前晃了晃:“有多少?”

    “八···八十万!”

    “这不够啊!”

    “还有,还有另外一件衣服,我这还有卡!”王翔抖索的从怀里掏出一张银行卡来:“卡里有一百多万,密码是······”

    陈昊当然是接下了卡!

    郑远给还活着的那两人铐上手铐,搜遍他们全身,然后才朝陈昊走过来。

    “卡你带走,衣服留下!”

    陈昊鄙视的看他一眼:“过河拆桥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