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4章 ,计划
    “你是怎么知道我的联系方式的?”陈昊答非所问。

    郑远摆了摆手机:“警察系统上,有你的手机号,好像是在处理两次骚扰纠纷时候预留的!”

    “你进酒吧的时候,我就注意到你了!”

    陈昊也算是服了,这家伙的侦察能力,跟自己的比起来简直有过之无不及。

    “那你又是怎么知道我被人打的?”

    “额,我连你的手机号都能查得到,你认为我会不知道这件事么?并且,我刚刚在酒吧用警察系统看过关于你被打这案件的监控视频,看得出来,你的身手不错,所以我才决定找你帮忙!”

    “怎么?”

    “顺宁靠近边境,你应该也知道那地方的境况如何,我是追踪一个嫌疑人过来这边的,为的就是能把他在苏城的交易网也给连根拔起,而与这次和他接头的,就是你的仇人王翔,而他这次能这么快放出来,也是因为这个原因,背后捞他的人就是他的老板!”

    “什么交易?”陈昊虽然已经猜到个大概,但是也多嘴问了一句!

    “我能为这事辗转两千公里,你猜都能猜出来!”

    听了这句话,陈昊眼前似乎浮现某一个画面,自己在前世就是因为这种事才死的,现在好不容易重活一次,过着安定的日子,打死也不想回到以前的生活!

    “我只是一个遵纪守法的市民,你认为这事要我帮忙合适么?再了,就凭我们两个就想办成这么大的事,你脑袋秀逗了吧?苏城那么多武装力量呢!”

    郑远似乎不是那么容易忽悠的,他继续道:“这事我们两个当然干不成!”

    陈昊看看周边,来往行动的人群中不知道安插了多少便衣,根据多年的经验,他知道郑远在自己准备动手的时候叫自己出来,可能也是不想让自己破坏他们的行动。

    他想了一下,道:“如果这样,帮忙倒是可以,不过我有条件!”

    “你讲,除了枪支弹药意外,我尽量满足你!”

    “待会你们动手之前,我得先扒了王翔这子一层皮!”

    郑远想了一秒钟,便知道陈昊是什么意思了!

    自己被打,也不追赔偿和刑事责任,天下哪里有那么好话的人?

    “好吧!”

    郑远的计划,便是由陈昊带着他进去包间去,假装是找王翔的麻烦!

    因为前些天的冲突,王翔必定会认为陈昊是来找他报仇的,根本不会把他跟警察联系在一起。

    两人合计一番之后,准备行动!

    郑远用耳机讲了几句话,然后酒吧周围便是一阵暗流涌动!

    陈昊走进酒吧,这里还是像刚才一般热闹,连点打架闹事的异常都没有!

    二楼是酒吧的包间,装饰豪华的走廊里,有几个王翔的人在站着岗。

    大包间的门口,一边站着一个!

    几个手提箱子的人走进包间,守门的男子马上就跑到另外一个包间。

    “翔哥,客人到了!”

    王翔一手搂着一个姑娘,听了这话后,站起身来抖了两抖,走出包厢!

    一楼的酒吧洗手间,陈昊把一名男酒保给拉了进去。

    “大哥别这样,我不卖的!”男酒保一脸惊悚,道

    “卖你妹,老子也不是断背山,想什么呢?你这衣服多少钱?”陈昊揪着他的衣服。

    “几十块吧,酒吧发的!”

    陈昊直接从旁边郑远身上搜出钱包来,拿出几张钞票,在他面前晃了几下:“你出钱,没意见吧?”

    郑远摇摇头!

    陈昊把三百块钱塞到酒保手里:“脱衣服!”

    酒保看着三百块,可怜巴巴的道:“大哥,我真不行,我···”

    陈昊也是无奈了:“老子的性取向正常得很,别再忘那方面想啊,我就是想买你这身衣服,卖不卖!”

    “卖!”酒保急忙把身上的工作服给脱下来!

    陈昊把衣服给换上,别,穿上这身,再端个盘子,还真有点酒保的样子。

    郑远把一个袖珍摄像机安装到陈昊身上:“记住了,一定要拍到到他们货物的画面,即便是被认出来了也别紧张,我就在门外”

    “既然都已经胸有成竹,弄个相机不是多此一举么?直接让人往里一冲,人赃并获岂不更好?”

    “这事上不能有太多人知道,酒吧里这么多人呢!”

    郑远完,朝陈昊端着的盘子上放了一瓶酒!

    陈昊弄了一下领结,看了下这瓶酒,惊道:“我去,为破案不惜下血本啊?”

    郑远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声道:“假的!”

    额!

    好吧!

    陈昊点头,这种事情,这具身体虽然是第一次,但他的心理已经不是第一次干了,自然也不紧张!

    “对方可有武器吧?你们的行动得快点,要不然老子得挂里边不可!”

    郑远点头:“在我们动手之后,你只有一分钟的时间,超过之后,刚才答应你的条件不算数。”

    “我去你大爷!”陈昊直接骂出口!

    ······

    包厢内,王翔几人已经正式聊开,谈话间,倒想是几个多年不见的好哥们,只不过他们喝的酒有控制,并不是狠饮一通的那种,毕竟喝酒容易误事,正是还是最要紧的!

    “这批货量可不啊,你确定要全部吃下去,你有那么大胃口么?”

    王翔喝了一口红酒,呵呵道:“这当然是有多大胃口吃多大饭嘛,况且你也知道,我只是一个打工的,打工的听老板的,老板想要这么多货那我就得进这么多货,您是吧?”

    “那好吧,只要见了钱,货自然就有!”

    王翔啪啪两声,两个跟班的就把身上风衣的纽扣给解开,展现出内层来,这衣服看似很厚,其实里边不是棉花也不是羽绒,而是一沓一沓红色的钞票。

    这是一单大生意,这两件衣服除了表面的布,其他都是用钱做的,两件衣服加起来,何止百万?

    两箱货摆到桌面上,打开!

    王翔正打算验证,门口响起了敲门声,货马上就被收了起来!

    他朝着门口不耐烦的骂了一声:“谁他娘的敲门啊,找死?”

    守门的那人把门推开一点,朝里问道:“翔哥,罗曼尼康帝是你叫的么?”

    “什么罗曼尼康帝?不是,暴风这破酒吧哪来的这么贵的酒啊?我怎么不知道?拿进来我看看!”

    门又被关上,端着酒的陈昊上下被搜身后,才推开门!

    陈昊穿着酒吧的衣服,戴着酒吧的帽子,王翔还一时认不出来!

    陈昊直接把就摆到桌上去,然后规矩的退了两步!

    王翔翻看了一下酒瓶子,找了起子打开打开木塞瓶盖,闻了一下,骂道:“这他娘的什么味啊?”

    他抬头看向酒保,却发现帽子下陈昊那张笑得十分阴险的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