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6章 ,晕厥的感觉
    手里拿着家伙,底气自然也足了些!

    “哟呵,这子还是个刺头呢,给我弄死他!”领头的一挥手,十几个人也就朝着陈昊冲上来!

    十几个人打群架,对于这都市来,已经算是大场面了,于是,看见这一幕,正常人的正常反应当然是报警了。

    那保安看见场面不能控制,急忙打电话先把警给报了!

    虽然双方都拿着武器,但是陈昊的招式不可不狠毒,他先是把冲在前边的那家伙给弄倒,然后转身就跑。

    在停满了车的停车场四处乱窜,从两车之间跑过,然后突然转身朝追在后边那人的身上就砸去!

    打了又跑,如果此刻能看到监控,你会看到十几个人手拿家伙的人在狂追一个人。

    有些狼狈,但陈昊不得不怎么做了!

    几圈下来,愣是有几个人被砸得倒地不起,后边还在狂追的人,愣是连陈昊的屁都没吃上!

    “都是一群猪脑子啊,前堵后追两边包抄啊!”王翔在后边急得大叫,虽然自己经常打架,但是在公众场合闹出这么大动静,警察可是来得很快的!

    “啪!”

    一辆汽车的挡风玻璃被人砸烂,那人楞了一下,看了一样车标和车型。

    尼玛,迈巴赫,这可赔不起!

    只是,现在打架,他也顾不得这么多,又急忙朝着陈昊追上去!

    对方人多势众,陈昊终于还是被包围了!

    圈子越来越,陈昊站立不动,拿着甩棍的一手轻轻的擦了一下脸,再吸了一下鼻子!

    王翔笑着走上来,对陈昊道:“今天把你车给砸了,那是我拿钱办事,你可怪不得我,可你把我兄弟的脑袋砸成这样,医药费是不是得赔点啊?”

    “大哥,这子是个硬茬啊,练过的!”

    王翔朝着话的那子脑袋上拍了一把:“我他娘的不是瞎啊!”

    既然是拿钱办事的额,那陈昊也就想得没错,肯定是有人指使的,至于是谁可就不得而知了!

    不过自己来到这个世界才几个月的时间,好与不好的交际圈子也就那么大,是谁叫人来找自己麻烦的,动脑筋稍微一想也能想出来!

    今时电台,张洪江那老子可不是个好东西!

    “张洪江让你们来的?”陈昊总算是朝他们问了一句话!

    王翔哈哈一笑:“是谁让我们来的就不能了,这是规矩不能坏,你现在要是赔医药费,今天也就损失一台车,要是不识抬举,那你的损失可就大了!”

    陈昊只是轻笑一声,动了动拿甩棍的手指!

    “呀哈!”

    陈昊一声怪叫,凌脚而起!

    然后,便只见王翔双手抱着下体,嘴巴张得老大,一口气怎么也喘不上来,十几秒之后,才挤出一句话。

    “啊,我的人中!”

    “老大,人中不在那,那地方是裆中!”

    “裆你大爷,给老子弄死他!”王翔痛苦的直接趟到地上,满眼都是杀气的看着陈昊,奈何肋骨断裂般的疼痛愣是让他不敢起身!

    一人对多人,就怪不得陈昊用如此阴招了!

    几人迅速扭打在一起,陈昊这久的锻炼成果立马几呈现出来,一时间,竟然还不分高下!

    警笛大作的同时,刘念那姑娘不知道从哪跑出来的,手里拿着个黑色的物件朝着刚准备起来的王翔脑袋上狠狠的砸下去!

    得亏这是个的塑胶花盆,加上刘念的力气不大,要不然,以这狠度,王翔的脑袋非得开花不可!

    王翔何时吃过此等大亏,被一个女人砸了脑袋,这要是传出去,他以后怎么混?

    他不顾疼痛,爬起来,朝着刘念推了手:“臭娘们儿,还敢砸我脑袋?”

    刘念弱不经风的身材,哪能容得他这么一推?

    摔倒在地上之后,陈昊心一急,忘记去挡一边的棒球棍,直接任凭它砸到身上。

    “白痴!”

    陈昊暗骂一声,急忙上来,用甩棍挡住王翔朝刘念砸下来的拳头,同时身子护住倒地的刘念。

    当感受到脑袋的撞击时,陈昊的眼前是恍惚的,晕厥的前奏,对于他来已经非常熟悉。

    失明前的最后一刻,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替刘念挡住这一棒,他只知道,这一棒子要是砸到刘念身上,这丫头绝对受不了!

    陈昊眼前一黑,终于倒压在刘念身上!

    王翔的气急败坏,让他忘记警察来了要逃跑,还想给陈昊补上几脚,却被四面的来的警车给围住!

    拿着防爆盾的警察四面而围,十几个人愣是一个没跑掉!

    ······

    刘念的眼睛被泪水塞满,接下来的一个时里,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她是怎么到医院的。

    她只知道,躺在急救室里边的那个人,刚刚给自己挡了一棒!

    坐在急救室的门口,她什么也做不了,只能哭泣!

    接到电话的洛萱几人风风火火的赶来,叶珊珊的高跟鞋被她拎在手上!

    “怎么样了?”洛萱先是顺着门缝往里看了几眼,然后转身问道刘念!

    刘念抽泣着,眼泪如狂泉,两个眼睛被揉得红得不行,面对洛萱的疑问,她还是只能哭,因为她自己也不知道情况怎么样了!

    “怎么会这样呢?那些是什么人?竟然把人打成这样?”叶珊珊一边穿鞋,一边问道!

    刘念还是哭泣,梗咽了几下后,才幽幽道:“都是我不好,都怪我!”

    洛萱朝她旁边坐下,把她揽在怀里:“别哭了,陈昊肯定没事的!”

    刘念还是重复的那句话:“都是我不好……”

    她为什么不好?

    她想着如果自己不跑上去,陈昊也不可能替自己挨了那一下。

    但是,当时她见陈昊处落下风,只是想帮忙而已!

    终于,急救室的门被打开,白大褂的男医生从里边走出来,洛萱急忙起来,问道:“大夫,情况怎么样了?严重么?”

    医生把口罩取下:“手臂骨折,轻微脑震荡,养几天就好了,哎,那闺女,别哭得跟生离死别似的,这两天死了好几个,听哭声我就觉得心慌!”

    刘念没声了,变成抽泣!

    洛萱看了她一眼,心道:“这下,这姑娘的心是彻底拴在陈昊身上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